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上)

都說人臨死的時候,會想起很多自己一輩子做過的事情,尤其是那些錯過的,后悔的,最讓人不甘心的。楊晨現在就是這樣的狀況。
  第一個閃現在腦海中的,是楊晨被冤枉以后欲告無門走投無路之下的情形。罪魁禍首在楊晨眼前得意的叫囂,而楊晨卻身負重傷,根本無法反抗。
  “人是我殺的,事情是我做的,那又怎么樣?現在誰會相信你?你就是那個兇手!”楊曦臉上的獰笑,在楊晨的眼前無比的清晰:“告訴你,是我把消息傳出去的,是我引的太天門少主過來的,是我殺了他,是我誣賴你,那又怎么樣?”
  “你卑鄙!”重傷的楊晨,根本無法和楊曦正面對抗,只能痛罵。
  “你是個什么東西?也配擁有萬年朱果?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樣子?”楊曦冷笑一聲:“是我向太天門告發你,你貪圖太天門少主得到的朱果,暗下殺手。太天門用朱果獎賞我,卻追殺你。要怪,就怪你不識時務,當初你乖乖的把朱果交出來,不就什么事情都沒有了?你一個我家佃戶生的賤種,也配擁有朱果?也敢拒絕我的要求?”
  ……
  第二個出現的,是楊晨的美女師父被太天門門主強逼,要她做練功鼎爐,美女師父誓死不從,憤而自盡的場面。
  “楊晨,走,有多遠走多遠,千萬不要想著替我報仇,活下去,走!”美女師父眼中的訣別目光,在楊晨的腦海中如此的清晰,即便是在臨死的時候,楊晨也能感覺到那種揪心的疼痛。
  “師父,都怪我!都怪我連累了你!”楊晨跪在師父面前,痛哭失聲。
  因為一個朱果,楊晨被楊曦陷害,現在甚至牽連到了師門。太天門的當代門主突然發現,楊晨的美女師父竟然是罕見的后天滿靈根,登時做出決定,要她做自己的練功鼎爐。太天門的四個元嬰修士,包圍住了純陽宮,此刻卻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楊晨,走!”美女師父眼中的堅決,絲毫沒有改變過。一個血遁大法,將楊晨送到了包圍圈之外,而楊晨看到師父的最后一眼,卻是她自爆元嬰的場面。
  “師父!”楊晨慘烈的叫聲,幾乎延綿了數十里。
  ……
  第三個出現的場面,是楊晨在剛剛飛升之后。楊晨原以為自己苦練到了飛升之前,終于可以報仇雪恨,卻沒料到,自己畢竟是人單勢孤,面對太天門這樣的大門派,依舊是無計可施,最終不得不飛升。只是,飛升之后,遇到的竟然還是太天門在靈界仙界的依靠。
  “飛升你也是廢物一個,留著你,是給其他人做個榜樣,讓他們知道得罪我的下場!”原先的太天門門主,現在的玄天門副門主,冷笑著看著楊晨,對他下了禁制。
  每一個飛升之后的人都可以看到楊晨的凄慘境遇,但玄天門勢大,卻是誰都不敢有什么怨言。反正受苦受罪是楊晨,大家只當他是一個教訓。而楊晨,也為此而遭受了數千年的苦難。
  ……
  不過很快,楊晨的記憶就回到了一個最幸福的畫面上,那是自己的美女師父送給自己的第一把飛劍的時刻。
  “楊晨,這明光劍,是我專門為你煉制的,你好好拿著,勤加修煉吧!”師父的纖纖玉指捏著那把明光劍,送到了楊晨面前,那一刻,是楊晨在修行路上最幸福的時刻。
  畫面定格,身體當中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痛苦,楊晨忍不住慘叫出聲。
  “啊……”
  一聲長長的慘叫聲,從楊晨口中傳出,聲音中充滿了濃濃的不甘之意,將周圍的人全部都嚇了一大跳。
  “什么人敢在此地大聲喧嘩?”一聲怒喝傳了過來,隨后,一道人影悠忽出現,頓時看到了人群中還在張著嘴手足無措的楊晨。
  “山門之處無故喧嘩,還未入山門就如此無禮,今年的靈根測試,你不用參加了!”楊晨還沒有看清楚來人長的什么模樣,來人已經大袖一拂,楊晨身不由己的經騰空飛起,在空中手舞足蹈一番,遠遠的飛了出去。
  咕咚一聲,楊晨重重的摔在地上,半晌無法起身。但這劇痛也讓楊晨明白過來,自己還活著。
  在易老魔的天魔爆體大法之下還活著?這簡直就是驚喜了,這點點痛算是什么?楊晨心中狂喜之下,正待要運轉玄功,療傷止痛,卻發現自己身體內竟然沒有一絲的法力。
  大驚之下,楊晨幾乎都已經不敢相信,再次調動,依舊還是毫無動靜。難道法力全失?這下麻煩大了,楊晨心中突地一顫,忽的想到了剛剛的光景。山門?靈根測試?那是什么?
  現在楊晨才發現,自己已經不是在仙界的誅魔戰場上,而是在一個十分陌生的地方。周圍山清水秀,煙霞裊裊,看起來倒像是一個修煉的好地方。
  掙扎著爬著坐起來,楊晨才發現,自己身上竟然穿著一身粗布衣裳,腰上有些硌,一摸之下,卻摸到了一柄磨的鋒利的柴刀。
  轟,楊晨腦子里如同炸雷一般,瞬間明白過來,這是自己當年參加太天門的靈根測試時候的情景。自己竟然在天魔爆體大法的轟擊之下,不但沒有死,而且還回到了自己的幼年時期。
  “這是凡間的太天門外山門!”看著遠處那些充滿各種眼神的似曾熟悉的人影,楊晨徹底的確定,自己重生了。那些人之所以那樣的似熟非熟,那是因為自己已經忘記的足夠久,足足有一萬年。
  只是,再長的時間,也無法消去楊晨對太天門的仇恨。楊曦就是進了太天門,后來殺了太天門的少門主,卻賴在了自己的頭上。而后的一切苦難,全部都和這件事情,這個門派有關。
  從一個大羅金仙突然又變成了凡夫俗子,除了仇恨,楊晨心中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時的心情。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不管怎么說,自己還活著。十萬天兵天將身隕道消,至少自己還活著,而且還是活在最讓人期待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