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504 超越品級的存在(上)

妖魔大陸屏蔽神識,這是陣法的功勞。就算是楊晨強大的可以到人仙二品的神識,也無法沖破這個恐怖的陣法。
  但是,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李力亨。他修行的功法是跨界煉神大法。這種功法的強大在于,修行者的神識可以穿越凡間和靈界仙界的壁障,同在凡間的小小屏蔽神識的陣法,哪怕李力亨的修為還低的很,卻也難不住李力亨。
  于是,可憐的太天門少門主李力亨就在這個時候成了楊晨發泄怒火的犧牲品。當他在修行的時候,被突如其來的流風子前輩的憤怒所包圍的時候,他甚至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你這個該死的騙子!”攜帶著一股讓人無法逼視的威嚴,流風子前輩的憤怒簡直讓李力亨不知所措。流風子前輩甚至直接怒斥他是個該死的騙子。
  如山的壓力直接將李力亨的意識牢牢的壓在某個角落,感受著流風子前輩滔天的怒焰,李力亨甚至無法表達出一個字的意思。
  李力亨從來沒有發現,當他面對一個人的怒火時竟然會如此的可怕。哪怕他面對李門主的憤怒時,也不過是臉上害怕,心中未嘗沒有一點小小的逆反,但在流風子前輩的怒火面前,他甚至連呼吸都不敢繼續。心跳?那東西會不會驚擾到流風子前輩,能不能讓它停下來?
  終于在流風子前輩一陣急風暴雨式的火焰之后。前輩的心情稍稍的有了些平復。那股始終壓在頭上的巨大的壓力也稍稍的減緩,讓李力亨終于有機會可以表達出自己的一點點的心思。但也只是一點點,再沒有其他。
  “前輩,是不是有什么誤會?”李力亨看著情形,小心翼翼的問道,他實在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流風子前輩,會招來如此滔天的怒火。
  堂堂太天門少門主,最近在宗門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哪里受過這樣的恐怖壓力。現在李力亨只求能證明自己的無辜,千萬不要讓流風子前輩記恨。
  要知道,他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流風子前輩賜予的,一旦沒有了流風子前輩的支持,他就只能是原來那個被隨便一個藥堂的高手就能欺凌的可憐蟲。
  說是小心翼翼。但實際上這是在他的意識世界里,那根本就是能用誠惶誠恐來形容。
  “老夫問過幾個宗門飛升上來的高手。這數百年來。從來沒有一個人宗門弟子修行過跨界煉神大法。”流風子前輩的怒火果然是事出有因,當然,這也只是楊晨胡鄒的一個理由,否則哪里有借口發飆?
  不過,飛升的那些家伙不知道有跨界煉神大法也正常,這本來就是只掌握在幾個核心長老們心中的秘密,不是什么人都能知道的。
  總之。這個理由不管從哪里推敲都是合理的,最近沒有核心長老們飛升。而上一批知道跨界煉神大法飛升到靈界的長老們,顯然不知道現在有個叫李力亨的小家伙在修行這一門幾乎不可能成功的功法。
  “說!你是哪里冒出來的小子。敢冒充我太天門弟子!”說完剛剛的理由,流風子前輩的怒火再次冒了出來,滔天的威勢再次將李力亨壓的再也說不出話來。
  似乎流風子前輩的怒火有些太大,恐怖的威壓直接讓可憐的李力亨失去了意識。這還不算,就連每次李力亨修心都會圍在李力亨身邊的門主和幾位核心長老,也通過李力亨這個媒介感覺到了那股恐怖的壓力。
  和壓力一起釋放的,還有一種毫不掩飾的殺意,讓所有在場的人都是如墮冰窟,修為差一點的那些奴仆,不是暈厥,就是恐懼的牙齒咯咯作響,沒有一個還能維持站著的形態。
  良久,那股恐怖的氣息才慢慢的消散,門主和幾個核心長老才緩過神來,隨后馬上開始救治已經因為壓力而暈厥的李力亨。
  等到李力亨清醒過來,等的心焦的一干長老們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竟然是因為這個,所有人都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不過想想也是,這位流風子前輩不知道指點了他們多少,前后加起來也有幾十年,平均一年一次的話,也有幾十次。這么多次“無私”的指點,如果是被人欺騙的話,換成他們,也會怒火滔天的。
  “怎么辦?流風子前輩不相信我是太天門弟子,怎么辦?”李力亨對這個問題是最看重的人,他現在享有的一切,地位,權勢,甚至包括財富,女人,都是來自于流風子前輩的支持,一旦流風子前輩不再相信他,他將會徹底的墮入地獄。
  李門主看著李力亨著急惶恐的樣子,和幾個核心長老交換了一下目光,隨后才溫和的說道:“無妨!無妨!”
  接下來,自然是屏退左右,然后布置下數十重禁制,隨后李門主才笑著安慰李力亨道:“不要怕,天沒有塌下來!”
  “可是流風子前輩已經不相信弟子了!”李力亨怎么可能不沮喪?對李門主來說,可以說他已經得到了夢寐以求的指點,幾個長老也同樣如此,他們自然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但對李力亨來說,卻還遠遠不夠。
  “我太天門有一套互相辨認的暗號。”李門主覺得,有些事情也應該讓李力亨知道了,而且現在事情就牽涉到了李力亨本人,所以也不怕他泄露:“是為了讓靈界前輩認清我宗門布置在其他門派的弟子。”
  太天門在其他宗門不知道安插了多少的棋子,這些棋子有的可能會犧牲,但有的卻會飛升。一旦飛升到靈界,他們的身份得不到玄天門的認可,那可是大麻煩。所以,太天門自然有一套完整的辨識方案。
  “下次再聯系上流風子前輩的話,就給他說一番話。”李門主信心十足的對李力亨說道:“這些是數萬年以來就留下的暗號,也是證明你是我太天門最核心弟子的證據。只要你說出這些暗號,流風子前輩一定會對你信任有加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