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507 拍賣場的奇跡(上)

有三清訣作為后盾,楊晨每次將妖藤虛影釋放開來的時候,都會面臨一次負面情緒的大侵襲,那種滋味真的不好受,煩躁,悲傷,絕望,仇恨,痛苦,心酸,不一而足,每一次的滋味都不一樣,每一次都讓楊晨欲仙欲死。
  而每一次,楊晨都堅持了下來,雖然有幾次差點讓自己沖動的跳起來,但最終楊晨還是堅持了下來。
  和第一次被三清訣及時拯救不同,這些日子里楊晨堅持下來的主要原因,是他本身意志的堅強,和三清訣沒有一點的關系。每一次楊晨都是自己硬扛著那種負面情緒,努力的想通,努力的控制自己不會做蠢事。
  每次楊晨經歷一次心魔作祟,那妖藤虛影就弱小幾分。經歷過幾十次這樣的情形之后,原本十丈方圓的大小,已經縮小了至少一半。
  照這個速度下去,再有幾十次,甚至用不了那么多次,妖藤虛影就會徹底的消失。很明顯,沒有補充的情況下,妖藤虛影也折騰不了多久。而且楊晨如果愿意的話,甚至一次性的可以將所有的妖藤虛影都耗干凈。
  顯然楊晨并不想那么做,好容易感受到了一些心魔的厲害,自己還能努力克服,怎么能夠放過這樣的機會?
  如此一來,楊晨的目關又開始投向了那個單獨的乾坤袋當中的大塊頭魔煞珠上。那顆魔煞珠周遭都縈繞著一股濃濃的黑氣。而且還是經過了凝練的魔氣,絕對可以補充道這個妖藤虛影當中的。
  說干就干,楊晨也不怕毀了魔煞珠,反正楊晨也沒有打算服用,直接神識探入到魔煞珠上,開始瘋狂的吸收那股黑氣。
  正如楊晨所料,那是再次經過了凝練的高濃度魔氣,很快就補充了妖藤虛影的消耗。讓妖藤虛影再次恢復了原本的十丈方圓大小。
  不過,在補充魔氣之前,楊晨沒有忘記讓太天門少門主李力亨也嘗嘗這種滋味。李力亨的神識印記,結結實實的讓妖藤虛影的某一根藤條抽了一記。
  遠在另一個大陸的李力亨,就如同突然之間進入了噩夢一般,整個人都變得歇斯底里,瘋狂躁動。甚至直接給了自己身邊的人一劍。
  要不是李力亨不遠處經常會有一個長老關注著,李力亨絕對能夠自己將他的身邊人屠戮一空。即便是長老出手的及時。也還是死掉了一個奴仆。連他最寵愛的楊瀾,也被他親手刺了一劍,只不過傷勢較輕而已。
  李力亨的那種出格的表現,根本就是修行過程中走火入魔的情形。接到消息的李門主和其他核心長老們,聚集在李力亨身邊,憂心忡忡的討論著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大家都是高手,李力亨的心魔很明顯就是最近這幾十年來。一直在太天門核心高層的關注之下潛心修行,根本沒有經歷任何的歷練。心志不堅造成的。或許,是時候讓李力亨出去走走。歷練一番了。
  少門主出山,總是要手忙腳亂一番的。而且李力亨現在是太天門的寶貝,怎么也容不得有半點的閃失。于是,如何安排李力亨的歷練,還又不能出任何問題,就成了太天門高層的難題。
  楊晨才不會管這一記會給李力亨和太天門帶來怎樣的麻煩,他只是一時興起不忘記給太天門找點樂子而已。給了李力亨一下之后,楊晨就開始繼續自己的磨練計劃。
  差不多每天數次的磨練,楊晨整整的經歷了半年多之久。一旦妖藤虛影的魔氣不足,楊晨就會主動的從魔煞珠當中吸收魔氣,用來壯大妖藤虛影。整個過程已經十分的熟悉,甚至不需要楊晨花費太多的腦子。
  心志的磨練,不比身體的打磨和戰斗經驗的積累難度低,這半年多的時間,楊晨仿佛經歷了無數次的靈魂洗禮,精神上如同脫胎換骨一番。今生積累的那些煩惱,也好像在這半年的磨練中,漸漸的消失無蹤。
  妖藤虛影已經很弱小,楊晨習慣性的直接從乾坤袋當中的魔煞珠上吸收魔氣,但這次他的神識一探之下,卻吸收了個空。
  驚訝之下,楊晨將那顆魔煞珠拿了出來,頓時又是一驚。原本黑氣縈繞的魔煞珠,現在竟然變成了金色,再沒有一點黑氣繚繞的感覺。
  不知不覺間,楊晨竟然已經將這么一大顆魔煞珠上的魔氣吸收的干干凈凈,連那顆小的也沒有放過,順帶的處理的清潔溜溜。同樣的,丁點大的魔煞珠同樣也變得金燦燦,就恍如一顆小小的丹藥一般。
  金色的魔煞珠,甚至還散發出一股讓人不由得會沉浸其中的清香。和以前的那種蠱惑人們吞服的靈魂吸引不同,純粹是味道上的感覺。
  這是什么情況?莫非魔煞珠本來就應該這樣處理?楊晨從未見過處理過的魔煞珠,也無法判斷自己手上的東西是什么情況。
  既然魔氣已經吸收干凈,而且計算日子,也差不多到了要和四個妻子團聚的時刻,楊晨索性將縮成一小團的妖藤虛影再次用神識絲封印,準備起身向聚集點趕去,正好順路了解一下魔煞珠。相信那個聚集點上,會有很多人知道魔煞珠到底是怎么回事。
  說干就干是楊晨的風格,很快楊晨就出現在了那個聚集點當中。距離相聚的日子還有一個月不到的時間,楊晨也懶得再出去,就在這個如同道門坊市的聚集點中直接找了個房間安頓下來。
  “掌柜的,幫我看看這顆魔煞珠是什么品級。”找到了一個專門做魔煞珠生意的店鋪,楊晨掏出了那顆小拇指尖大小的金色魔煞珠,放到了桌面上的一個玉盤當中。圓溜溜的魔煞珠立刻在盤子里滴溜溜的開始滾了起來。
  “這么小?”被楊晨驚擾了好睡的掌柜很不滿的從后面走上前來,遠遠的就不耐煩的嘟囔了一句,但緊接著就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嗖的一聲撲到了柜臺上。
  “純金色的魔煞珠,怎么可能?”再次仔細的觀察了一遍確認沒有作假之后,掌柜的直接大叫了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