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514 攻擊心神的法寶(上)

這樣的日子并沒有持續太長時間,當楊晨這樣的狀態一直保持了八個月之后,終于有人忍不住,準備強行動手。
  沒辦法,八個月的時間里,雖然楊晨已經更深入了一些,遇上的魔化妖獸也越發的強悍了許多,最低也都是在元嬰中期的水準,平均水準甚至接近元嬰后期圓滿的境界,但楊晨卻始終沒有崩潰,也沒有進入到那種生死為難千鈞一發的境地。
  正相反,楊晨反而越來越嫻熟,面對越來越多的魔化妖獸,楊晨反而在這種如潮一般的魔物圍殺中磨練了出來,狠辣,出手不容情,一沾即走,招數幾乎要多簡練有多簡練。
  幾個月之前,楊晨雖然動手也很犀利,但還有那么一點點的小瑕疵,導致效率并不高,而短短的幾個月之后,成群結隊的元嬰中后期的魔化妖獸竟然已經無法奈何楊晨。
  一開始楊晨還受了不少傷,但近幾個月來,楊晨已經很少受傷。就算受傷,也是主動將一些不怎么致命甚至不怎么會形成嚴重傷害的部位送到魔物的攻擊之下,而反擊更是犀利,通常楊晨受傷的代價,就是至少有五六頭正在攻擊楊晨的魔化妖獸一命嗚呼。
  照這樣下去,楊晨會越來越厲害,他們的計劃也越來越無法實行。大家都知道對反的存在,只是抱著同樣的心思,默契的合作而已。現在終于有人先忍不住。跳了出來。
  一波上百頭的元嬰后期的魔化妖獸直接包圍了楊晨,瘋狂的攻擊中,楊晨的身體左沖右突,手中的血妖藤劍一次次的從妖獸身上拔出,現場只留下一具具鮮血被吸干的妖獸尸體。
  不過,畢竟是元嬰后期的魔物,就算楊晨再怎么看起來輕松,也是消耗極大。在楊晨終于將最后一頭魔物干掉的時候。自己也忍不住疲憊交加,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口的喘息著,飛快的調息著。
  只不過,楊晨才剛剛坐下,氣息還沒有喘上兩三口喘勻過來,就聽到了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楊大師。好身手啊!”
  “李前輩好耐性!”楊晨坐在地上,一點都沒有站起來的意思。依舊還是大口喘著氣。仿佛認命了一樣。
  “你知道是老夫?”楊晨口中的李前輩是唯一的一個交給楊晨兩顆三品魔煞珠的大乘期高手李天學,此刻他微微有些驚訝,似乎不敢相信楊晨一開始就猜到了他。
  “不難猜。”楊晨依舊還是坐在地上,用手撐了一下地,將身體靠在了旁邊的一棵大樹上,偏著頭看著站在那邊的李天學,強自微笑著說道:“其實除了前輩你之外。他們幾個都有份,只不過前輩一直覺得自己運氣不錯。所以才會最先出來而已。”
  聞言,李天學頓時間對楊晨刮目相看。正如楊晨所說,同樣都是在妖魔大陸歷練,同樣都是幾百年的下來,從元嬰期一直到現在的大乘期,就只有他有運氣得到兩顆三品的魔煞珠,一顆三品下,一顆三品中。他也一向覺得,自己的運氣不錯。
  修行之人,這個說起來虛無縹緲的福緣可是十分的重要,沒有福緣或者福緣淺的人,就算是資質再好,成績也不會太高。就像李天學以為的,為什么同樣的條件同樣的時間,自己就能找到兩顆這么高品級的,其他人就只有一顆呢?
  這充分的說明了,李天學他的運氣比旁人好,福緣比其他人深厚。所以,面對這樣的情形,他決定自己先動手,說不定運氣好,就能直接將楊晨拿下讓他屈服。
  “大師,你還是不用想著僥幸了。”李天學看著坐在那邊喘息的楊晨,微微的搖著頭說道:“你不覺的剛剛的戰斗很疲憊嗎?在下不小心在這里布置了一個驅散靈力的小陣法,所以大師還是不用想著能從周圍吸收靈力了。當然,在下沒有達到目的之前,也不會給大師吸收靈石恢復的機會。”
  距離這么近,一個大乘期的高手想要困住一個元嬰期的后輩,簡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我并不需要僥幸。”楊晨倚著大樹,微笑著看著李天學說道:“反正你無論如何是不會殺我的,而這種脅迫我的事情,對于劉前輩他們幾個來說,同樣也是一個機會,不是嗎?”
  楊晨現在的狀況,簡直太符合生死危機邊緣,千鈞一發之際了,這時候只要有人跳出來解救了楊晨,還怕楊晨不會感恩戴德,馬上口稱恩公,拜倒在地嗎?
  李天學的臉色微微一變,似乎也想到了這個可能。不過,他并沒有驚慌失措,而是哈哈笑了起來:“楊大師果然高明,可惜,你還是漏算了一點,你以為在下會任由他們如此輕松的接近嗎?”
  不等楊晨再說什么,李天學已經一指周圍,大笑著說道:“周圍十里,邊緣之外,都是在下的布置的聚魔之陣,魔氣比他們經歷過的任何地方都濃郁,他們三個都是魔修,可不敢隨意沾染。”
  “前輩果然是算無遺策!”楊晨聞言,也不由得對李天學另眼相看,旁人在這里一般都是殺戮歷練,少有會研究魔氣的。但眼前的這位前輩,卻是能在歷練之余研究陣法,布置聚魔之陣,聚集魔氣,果然是高明。
  “不過晚輩還是有些不明白,既然前輩對魔氣的研究如此之深,怎么還要晚輩幫忙煉化魔煞珠?”這一點楊晨的確很不明白,所以他馬上就面對面的問了出來。
  “老夫目前只研究到如何凝聚魔氣,卻無法驅除魔氣。”李天學也不隱瞞,直接把原因說了出來:“而且只能凝聚妖魔大陸逸散的魔氣,卻不能凝聚魔煞珠上的魔氣。這么說,你可明白?”
  “晚輩了解了。”楊晨笑著點了點頭,看著李天學開口說道:“前輩,我們打個商量如何?”
  “商量什么?”李天學一愣,隨即問道。
  “前輩把你凝聚魔氣的陣法教給晚輩,晚輩就不追究你算計晚輩的事情了,前輩你看怎么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