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516 魔氣不能亂用(上)

“晚輩的神識麻煩,一直借助于凝神丹。”李力亨說開了話頭,仿佛找到了一個可以傾訴的長輩,一股腦的把自己的苦惱全部的向李力亨說了出來。
  李力亨心中也是有著巨大的壓力的,在宗門,所有的一切都維系在他修行的這門跨界煉神大法的基礎上。甚至在一開始被立為少門主的時候,李力亨自己都不知道為了什么,當時他也像其他人一般,暗地里猜測自己是李門主的私生子。
  后來逐漸的發現,李門主并沒有對他特別的照顧,而其他人也從來沒有人把他當做是少門主對待,這才讓李力亨有了些懷疑。
  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跨界煉神大法修行小有成就,和流風子前輩聯系上的時候,一切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權勢到資源,甚至到說話的管用程度,都發生了質的變化。
  李力亨頓時明白了自己為什么會成為少門主,那只是以前宗門留下來的傳統而已。如果李力亨無法修行成功的話,不用多少年,他就會被廢掉少門主的位子,成為一個泯然眾人的太天門普通弟子。
  在這種情形之下,李力亨要說沒有壓力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知道自己的凝神丹是宗門huā費了巨大的代價從楊晨那里換來的,而且宗門的外事堂堂主甚至于幾次三番的在楊晨面前低頭,所有的希望似乎都維系在了少門主的身上。
  哪怕現在李力亨還能時常的聯系到流風子前輩。李力亨也一直有著危機意識,特別是凝神丹的消耗量越來越大,而宗門的庫存越來越少的情形之下,李力亨更是著急萬分。
  “老祖宗,弟子懇請老祖宗賜下一種可以根治弟子神識的方法,讓宗門從此不要再受那個狼心狗肺的家伙勒索,弟子感激不盡!”說完了自己的惶恐和擔憂,李力亨幾乎是涕淚交加的說出了這個請求。
  “好孩子。你受委屈了!”當流風子前輩把這幾個詞傳遞給李力亨的時候,楊晨在那邊差點肉麻的想要吐出來,不過戲還是要繼續做,所以楊晨依舊還是保持著那種“慈祥”的態度安慰道:“看來你的心魔也就是源于此了。”
  聽著流風子前輩如此關懷的話語,李力亨差點眼中一酸流下淚來。別人只看到李力亨身為少門主的風光無限,誰又能想到他心中的苦悶呢。
  “懇請老祖宗垂憐,幫弟子解決。不至于讓宗門受制于人。”李力亨幾乎是在哭求了,態度誠懇的一塌糊涂。連稱呼都在不知不覺中從前輩改成了老祖宗。
  “唉!”流風子老祖宗長嘆了一聲。仿佛帶著一股難以言說的遺憾。這一聲長嘆讓李力亨差點絕望,只感覺一瓢涼水從頭澆到了腳底板,全身上下都涼透了。
  “你的麻煩,其實用凝神丹解決是正途。”流風子老祖宗接下來的話,讓李力亨心中又泛起了一些小小的期望。既然這是正途,那么應該還有非正途的辦法吧?
  “只要忍上幾十年,就能一切風平浪靜。到時候只要你潛心修行,以你的資質。只要區區四五百年,定可以從容自在的與老夫溝通。何必非要急在一時?”流風子老祖宗的話語,從滿了規勸,其中不乏也有要李力亨忍一時風平浪靜的意味。
  “老祖宗,你不知道那可恨的賊子,為了區區凝神丹勒索了我宗門多少的財物。”李力亨一聽這話里話外的意思,似乎還真的有別的辦法,心中頓時間充滿了希望。見老祖宗的態度還不是很堅決,馬上開始游說,增加說服力。
  “哦?勒索我太天門?他不要命了?”流風子老祖宗只是很平常的一句話,卻說的十分的霸氣,里面充斥著的那股自信,讓李力亨很是受用。
  不過,這時候顯然不是受用這些的時候,而是要激起老祖宗同仇敵愾之心,告訴自己解決神識問題的另一個方法,一個擺脫楊晨的控制,在不受制于人的方法。
  “那賊子是凡間唯一的一個五品煉丹師,現在宗門只找到他一個能煉制凝神丹的煉丹師,為了晚輩,宗門也不得不被他勒索。”李力亨咬牙切齒的說道:“而且幾位宗門前輩,甚至不惜受辱低頭,弟子實在是無法忍受了。”
  李力亨一口一個賊子,讓楊晨在腦海中恨不能反罵回去,但可惜,這個只能存在念頭里,不可能付諸實施。
  “區區凝神丹,他竟然敢勒索宗門數種七品火種,而且還帶上了一個種植滿數十萬年靈藥的上古秘傳藥園空間。”為了增強說服力,李力亨甚至把買丹方的七品火種也算到了凝神丹的頭上,一股腦的告訴了流風子老祖宗。
  “豎子欺人太甚!”果然不出李力亨的所料,流風子老祖宗在聽到這些之后,直接氣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只差怒發沖冠了,不過就算有,李力亨也看不到。
  “他要不飛升還則罷了,一旦飛升靈界,老夫親自把他碎尸萬段!”流風子老祖宗已經被氣壞了,怒火如同火山一般的爆發,澎湃的氣勢將李力亨的神識幾乎要碾壓成碎片。
  不過李力亨此刻卻再沒有一點害怕的感覺,盡管在這種壓力下讓他極度的不舒服,可李力亨的心中卻是充滿了快意。成功的挑起了老祖宗的怒火,想來接下來無法奈何凡間楊晨的老祖宗,會更直接的提升自己的能力,讓自己去出手對付楊晨。
  “告訴李天成,讓他派人馬上把這個家伙干掉,把東西都拿回來!”老祖宗果然不是受氣的人,馬上就要付諸行動。
  “老祖宗,門主他為了晚輩,寧可忍辱負重,也要留下一個可以煉制凝神丹的人,對晚輩的關愛,無以復加。”李力亨的一番做作,簡直是唱念做打俱佳,由不得人不信服:“只要晚輩一天還需要凝神丹,一天就不得不任由那賊子盤剝勒索。”
  “還有一種方法,可以解決你的問題。”在一連串的鋪墊之下,李力亨終于聽到了自己想要聽到的天籟之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