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524 李承的指點(下)

“大師就不想知道在下找大師何事?”怪袍男子臉上的神色不變,只是眼神中有些許的尷尬,看著楊晨開口問道。
  在他心中,自己都這樣說了,楊晨總該會問了吧?
  “不想!”楊晨的回答直接把怪袍男子接下來的話給堵到了嗓子眼當中,異常的難受。
  怎么會這樣?怪袍男子實在是有點看不透楊晨,難道楊晨就沒有好奇心嗎?一般修士遇上這種事情,就算是知道了以后不做,也至少要了解一下吧,怎么會連一點好奇都沒有?
  殊不知楊晨在心魔錘煉中,不知道因為好奇而遭受了多少的磨難,哪里還會輕易的主動問出。
  不過楊晨也知道,對方既然找上門來,肯定是有事情,不管自己怎么說,最后對方依舊還是會把事情說出來,那自己又何必費事。
  “其實在下來找大師,是有事相求!”怪袍男子見楊晨如此,也沒有辦法,忍住尷尬,繼續自顧自的開口,如同自言自語一般。
  他也知道楊晨肯定不會接口,所以直接往下繼續:“大師能夠完全凈化魔煞珠上的魔氣,想來對魔氣有很深的研究,在下不才,想請大師到一個地方幫忙參詳一下。事成之后,必有重謝!”
  “如果在下不樂意呢?”楊晨終于算是接上了怪袍男子的話題。這讓怪袍男子終于長出一口氣,只要開口接話就成。后面的事情就好辦了。
  “事關重大,而且不是在下一個人的事情,所以,如果大師實在是不愿意配合的話,在下也只能得罪了。”怪袍男子依舊保持著那種和氣的態度,說話的字里行間卻充滿了威脅。
  楊晨只是個元嬰初期,而怪袍男子卻已經是大乘中期,兩者之間的修為境界。差了一個大境界還多,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說,怪袍男子似乎都吃定了楊晨。如果不是要請楊晨幫忙的話,說不定他早就開始動手了。
  “不客氣?”楊晨忽的笑了起來:“你就不怕我幫你辦事的時候不盡心?”
  “正因為如此,所以在下并不想出現那種情形。”怪袍男子臉上同樣也帶著笑,溫和的解釋道:“其實不是什么特別大的事情,只是要大師出手凈化一些魔氣而已。地點有些特殊,想必大師不會拒絕的。否則。大師的幾位紅顏知己和那位叫李承的朋友。說不定會遇上些麻煩。”
  對方用楊晨身邊的人來威脅,楊晨一點都不意外。這些家伙說不定從四女一離開聚集點就已經盯上,只是等楊晨的態度而已。
  但楊晨想不到的是,這些家伙竟然敢打李承的主意。且不說李承是楊晨重生之后第一個看不透的高手,單說李承一劍斬掉太上長老腦袋的威風,相信這世上敢動他的人就沒幾個。這些人是腦子壞了還是故意如此?
  轉念一想,楊晨似乎也知道了點原因。說不定這些人調查的時候。根本就不知道李承曾經干掉過一個太上高手。聚集點里當時的那些人,除了楊晨和李承之外。都是被嚇的大氣都不敢出,吭都沒有吭一聲的主。那種丟人的事情,他們怎么會告訴別人?
  怪袍男子的這伙人,連李承的底細虛實都沒有打探清楚,竟然就敢用李承來威脅楊晨。恐怕他們最多也只是知道楊晨和李承喝過幾次酒,所以以為是多好的朋友,這才用來威脅楊晨,殊不知楊晨和李承的關系,離朋友還不知道差多遠。
  楊晨現在很想看到對方一個或者一群高手要對李承不客氣的時候,突然發現李承不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而是一頭兇惡的猛虎時的表情。只是事情還牽涉到高月石珊珊她們四女,楊晨也不得不稍微慎重一些。
  “什么事情?”楊晨終于開口,算是主動的詢問了一次。
  “很簡單,大師你擅長的活計,凈化魔氣。”怪袍男子臉上頓時間露出了放松的笑容,楊晨肯這么問,那么事情就有門了:“只是深入妖魔大陸一些而已。”
  “有什么好處?”楊晨依舊還是如同和太天門毛堂主談判一般的口吻,赤裸裸的利益。
  “靈石材料法寶丹藥,大師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怪袍男子更是歡喜,既然問報酬,那就一切好說,能用靈石解決的麻煩根本就不是麻煩。歡喜之余,似乎想起了什么,馬上又加了一句:“如果大師喜歡美女,那就更簡單了,四個大乘期的鼎爐,大師什么時候想要,什么時候就送到大師身邊。”
  不能不說,怪袍男子的口氣實在是太大。前面的靈石法寶什么的還好,畢竟是身外之物,可是他居然如此輕松的送四個大乘期的美女,而且還是做鼎爐,這就不能不讓人驚嘆他的大手筆了。
  那可是四個大乘期高手,能修到大乘期境界的,都不簡單,尤其是美女更是鳳毛麟角,哪里會心甘情愿的做人鼎爐?尤其還是做一個元嬰初期后輩的鼎爐?除非是太天門門主這等身份顯赫之輩,或許才有可能。
  怪袍男子也不知道什么身份,居然就敢如此的許諾,讓人不得不好奇,他所求的這一件事情到底是什么。
  不管他要做什么,有一點可以肯定。能用如此大的代價來請動楊晨的,絕不是什么小事情。按照一般常理來分析,如果所得的好處如果不是給外人報酬的十倍數十倍以上,這生意絕不會做。
  這么大的事情,楊晨也真的有些好奇了。但楊晨也深知其中的風險,稍稍一思忖,就再次問道:“這么大的本錢,還要深入大陸,想必有大兇險。在下的安全如何保障?”
  不等怪袍男子回答,楊晨就繼續說道:“還有,李承是在下的朋友,在下倒是很希望能和他一起去看看,不知道貴方能不能滿足在下這個小小的要求?”
  這種事情,把李承也拉上,想必會有很多好玩的事情會發生,楊晨也不由得期待起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