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525 吸收業火(上)

“只要大師答應,一切好說!”聽楊晨有松口的意思,怪袍男子自然是喜出望外,急忙沒口子的答應下來。
  “靈石我不缺,法寶暫時也不需要,我只要幾種東西。”楊晨既然做出了決定打算過去看看,自然也不會和怪袍男子客氣,直接開口提要求。
  “大師盡管吩咐。”怪袍男子更是開心,楊晨這么說,就是已經答應了,只看價碼。不過,對他們這些人來說,又有什么價碼是他們拿不出來的?
  “火種,多多益善,不管是妖火還是魔火,不管什么品級,我都要。”楊晨先把自己想要的東西最優先的提了出來:“這一次的事情,我不管是什么事情,至少要有十種六品火種,二十種五品火種,一百種四品火種,四品以下火種不得少于五百種。如果另外有多的,額外的火種我用魔煞珠來換。”
  聽到這條件,怪袍男子正要說什么,卻被楊晨直接阻止。
  “不是我獅子大開口,想必前輩你也清楚,你們要干的事情有多大。”楊晨的理由很充分,理直氣壯:“這事情反正不是前輩一個人做的,你們這么多的大乘期高手都做不到的事情,讓晚輩一個元嬰初期去做,這里面的風險不問可知。沒有足夠的好處,換成是前輩,你樂意嗎?”
  這話是十分的在理,至少聽在怪袍男子的耳中,暫時來說是沒有什么可辯駁的。不過。他是什么人,他可不是道門那些大家講道理的高手,魔門中人,需要的時候,誰還會和你講道理?
  但怪袍男子暫時卻沒有開口,更沒有答復,他已經看出來了,楊晨似乎是意猶未盡。似乎還有條件沒有說完。
  索性讓楊晨先把所有的條件都提出來,至于答應不答應,等他到了地頭,難道還能由得了他做主不成?權當是聽傻小子嘮嗑,解悶罷了。
  “還有什么條件?一塊說出來吧,省的一個一個的討價還價,不痛快。”怪袍男子臉色不變。口中飛快的說道。
  “丹方!”楊晨毫不猶豫的說道:“妖族也好,魔門也好。丹方。元嬰期以上使用的丹方,不能低于二十種。”
  元嬰期以上的,那就是大乘期使用的丹方,楊晨這一次是碰上了凱子一般,獅子大開口,一點都沒有客氣的意思。
  怪袍男子打的是另外的主意,自然也不和楊晨討價還價。反而是催促他把所有的條件全部說完,甚至還提醒他有什么遺漏。
  “法寶材料這些難道你不想要?我們這些人。只要達成目的,付出什么代價倒是不在乎的。”怪袍男子反過來勸道:“只要物有所值。身外之物而已。”
  “極品的辛金,壬水材料,各種本源靈力,如果有的話,在下可以用魔煞珠或者靈石來換。”楊晨也知道不能太過分,所以這些東西只是提出來交換的需要,并沒有必須達成。
  現在大陰陽五行飛劍大部分都已經成型,甲木蓬萊神木飛劍,乙木血妖藤飛劍,丙火明光劍,丁火是自己打造的飛劍,戊土息壤飛劍,己土九幽飛劍,庚金斬仙刀,壬水太天門貢獻的飛劍,癸水蛟骨飛劍,只差辛金飛劍一柄。
  不過,壬水飛劍太天門拿出來的很不錯,但距離楊晨的要求還稍微差了點,需要再用一些高級材料煉制,現在的壬水飛劍,充其量也不過是一個劍胚而已,還不算是壬水飛劍。
  本源靈力已經有了甲木,丙火,丁火,戊土,己土,庚金,壬水,癸水,還缺乙木真元和辛金真元兩種,如果能湊齊的話,大陰陽五行訣就幾乎全了,只差丙火真訣。
  當然,這些都是楊晨希望能碰運氣碰到的,提了出來,也沒有指望能夠得到。但說不定這些高手們身上就有,能換來楊晨也絕不會拒絕就是。
  “其他的暫時沒有什么,不過有一點,路上在下自己凈化魔氣得到的魔煞珠,可是歸在下所有。”楊晨想了想,再沒有其他要求,把最后的這一條提完之后,終于不再多要。
  怪袍男子臉上一直帶著笑容聽完,但心中卻已經冷笑連連。按說他們這次所圖之大,用這些代價來換取楊晨的幫助無可厚非。只是話又說回來,他們不是魔修就是妖修,在這個無法無天的妖魔大陸,想要什么東西,莫非還真的要付出什么代價嗎?
  “沒問題,大師,我們這就上路?”怪袍男子直接拍板,然后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
  “全都同意?”楊晨臉上一愣,心中同樣冷笑起來。這家伙看似已經全部答應,心中肯定打的別的主意。楊晨可不是初出茅廬的傻小子,對于魔門中人還會無條件的信任。
  “一條不落!”怪袍男子很是肯定的回答道。
  “這么長時間了,還未請教前輩名諱,在下失禮了。”楊晨忽的轉了個話題,開始請教起怪袍男子的身份來。
  “在下姓李,名號早已忘記了,其他人給在下起了個外號叫影魅。”怪袍男子終于說出了他的身份,但還是沒有全盤托底,只是給了一個姓和外號:“你叫我老李就行,也不用避諱什么。”
  雙方都是自稱在下,妖魔大陸可沒有什么晚輩的自稱。不管是楊晨還是影魅,都是這樣的稱呼。
  楊晨倒還沒有狂妄到要稱呼他老李的地步,第一次見面,關系沒到那種地步,這稱呼可以隨便不得。換成是李承的話,讓楊晨叫聲老李還成,這老家伙,絕對沒這個交情。
  “影前輩,在下這個人,想必前輩也調查過了。”楊晨呵呵笑著開口:“在聚集點做生意,童叟無欺。不過這次的生意有點大,前輩看是不是先付一些訂金?”
  “訂金?”影魅臉色一肅,心中開始翻騰起來。
  按道理,楊晨這個要求一點都不為過,但放在影魅這里,卻不行。他可是從一開始就打著空手套白狼的主意,讓他付定金,這不是要命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