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526 不付報酬不行(下)

一路上影魅都是在全速趕路,周圍不斷的會有一些不長眼的魔化妖獸沖出來。對這些攔路的家伙,影魅都沒敢讓楊晨和李承動手,直接將這些魔化妖獸滅殺。
  楊晨和李承都沒有理會影魅,路上李承只是把影魅他們要做的事情告訴了楊晨。
  說起來也很簡單,影魅他們發現了一個在妖魔大陸上的古老門派的遺址,被一個封印大陣封印住,他們已經找到了入口的所在。現在唯一的麻煩就是如果被十分濃郁的魔氣侵襲,哪怕這些已經身經百戰的家伙們,也無法承受那等程度的魔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入口卻不得其門而入。
  所以,這些人無時無刻的不在尋找一個能夠應付魔氣的高手,來幫他們打開那個神秘的入口。只不過,知道這事情的高手實在是不少,大家又互相提防,誰也不敢輕易離開,以至于一直到了現在還沒有解決。
  直到聽說楊晨的出現,才算是有了一線轉機,所有的人迅速的達成了一個協議,然后派了最擅長匿形追蹤的影魅和幾個同伴一起,把楊晨帶到地頭。
  那個古老的門派,甚至比魔氣的出現還早。或者就是因為魔氣的出現,才導致那個古老的門派無法延續,被迫用封山大陣將整個宗門盡數封閉。只是感覺傳下來的一言半語,大家就可以確定,被封印的遺址之內,有著無數的好東西,值得大家等待的這許多年的苦功。
  事情大體就是這樣。細節部分可以忽略。地頭是在妖魔大陸深處的一個山谷當中,從楊晨他們所在的位置趕過去,光是趕路,至少也要差不多半年多的時間。這還不算路上要對付層出不窮的魔化妖獸。
  不過對于影魅加上楊晨和李承來說,這并不是什么問題,影魅的大乘期高手的境界,讓他能輕松的對付絕大多數的魔化妖獸,只要有魔化妖獸沖出來,基本上都逃不過被影魅干掉的下場。偶爾有幾個小小的漏網之魚,也是被李承瞬間干掉,不留下一個活物。
  全速趕路之下。沒到半年的時間,眾人就趕到了目的地。當然,中途還不忘記繞了幾個圈子,將楊晨的四個妻子也一路帶上。既然有這種好事。不帶上四女見識見識豈不是可惜?
  路上楊晨嫌影魅的速度太慢,讓公孫玲拿出了樓船。樓船的速度,讓影魅大吃一驚,這才琢磨起當時楊晨的話來。
  楊晨讓他盡管對自己的幾個夫人出手,幸虧那幾個同伴只是遠遠的追蹤。只是為了定位而沒有動手,否則,指不定會是什么結果。不說別的,光是這樓船的速度。人家要跑的話,自己人是絕對追不上的。
  幾個追蹤四女的家伙當然沒資格趕去那個遺址。現在樓船上就是楊晨和四女加上李承以及影魅。影魅直接被扔在船頭領路,楊晨和李承則是就著公孫玲傾力做出的一些小菜。喝的大快朵頤。
  魔化妖獸根本就趕不上樓船的速度,偶爾有幾個可以飛行的能夠威脅到樓船速度的妖獸,也會被影魅直接干掉,速度飆起來飛快。
  喝酒喝的痛快了,因為這些日子幾乎是朝夕相處,李承和楊晨的關系也更近了一層。楊晨有心交好的情形之下,兩人很快就以兄弟相稱。李承報出來的年紀比楊晨大一些,所以楊晨自居為弟,李承為兄。
  楊晨對于現在的這個兄弟李承,始終看不透。不過,只要對楊晨沒有惡意,他是絕不會拒絕和李承成為這種關系的。
  大家都是修行中人,也沒有那么多的繁文瑣節,更不需要什么焚香跪拜結為異性兄弟,只是痛飲一杯,就互相開始兄弟的稱呼。
  “小弟一家深感修為還不夠精深,所以只能來妖魔大陸上殺戮歷練一番,還請大哥不吝指點。”楊晨看不透李承,但這并不妨礙他知道李承肚子里有貨色。所以,他很是不見外的請李承指點一下四女的修行。
  “四位弟妹個個都是上佳的資質,難得兄弟你居然能有如此艷福。”李承沒有直接答應,卻也沒有直接拒絕,只是說出這一番話來。不能不說,李承的眼光也絕對是毒辣,不靠任何的東西輔助,就有這般的見識。
  四女在一旁靜靜的聽著,她們也知道楊晨絕不會妄言。都是聰慧之人,一聽李承這話,馬上就勢參拜義兄。
  “今日里高興,送四位弟妹幾件見面禮。”李承哈哈的笑著,大手一揮,四道白光直接飛到了四女的腦門,幾乎毫無阻礙的鉆了進去。
  突然的景象,讓楊晨都嚇了一跳。要不是有借助魔氣進行的心魔訓練,說不定會驚呼出聲,站起身來。強忍住驚訝,楊晨向李承投過去一道詢問的目光。
  “四位弟妹的本命法寶看起來剛剛淬煉不久,為兄給你們一點小小的助力,等到淬煉完成,也能多多少少提升一點品級。”李承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拿起酒杯了喝了一口,這才笑呵呵的解釋道。
  李承開口,絕不會是虛言,楊晨頓時間大喜。四女也是有些驚疑不定,但看楊晨如此的開心,自然知道不會有假,都是笑逐顏開,紛紛道謝,每個人都向這位義兄敬了一杯。
  “說起來,還是你的福緣深啊,這么好的酒母,不知道是哪個老家伙留下來的,居然就都便宜了你。”李承一臉的享受,又自顧自的斟滿杯,悶了一大口。
  楊晨臉上開心,心中卻也是暗自驚訝。四女還在淬煉的本命法寶,李承都能用不知道什么樣的手法幫上忙,這種手段,簡直聞所未聞,這位便宜義兄,恐怕是個不得了的大人物。
  “大哥喜歡,小弟自然雙手奉上。”楊晨當然不會吝惜區區酒母,直接拿出了葫蘆,正要將那些酒母分出一半,結果剛一拿出來葫蘆,就被李承劈手搶過,以楊晨現在的實力,甚至連拿住葫蘆的機會都沒有。
  “我道是誰的手筆,原來是這些老家伙的私藏,怪不得!”李承拿著葫蘆上下賞玩著,脫口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