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528 錘煉(上)

“魔頭此舉也能得道的話,那豈不是天下大亂?”這次不是楊晨發問,而是旁邊旁聽的四女中的高月。(:,看小說最快更新)
  “你又怎知魔頭殺掉的人,不是日后為非作歹的壞人?”李承這句話很是有哲理性,當然,同樣意味著高深莫測。非要用通俗的話來說的話,也許就是不知所云。
  高月不再問話,而是開始思索起來。說實話,楊晨和李承的這番對話,很是讓四女有些感悟。就連楊晨自己,似乎也想通了許多的事情。
  “所謂的善念惡念,既然只是念頭,那只要沒有行為,那也只是念頭而已。”李承笑呵呵的為楊晨寬心道:“業火也只是火種的一種,又沒有智慧,如何判斷是善是惡?”
  “莫非……”楊晨忽的心中一動,想通了許多的東西。
  李承含笑給了楊晨一個鼓勵的眼神,楊晨頓時間更有了底氣,接著說道:“莫非這業火只是在自身心虛的情形之下,才會反噬?”
  “有點接近了!”李承啪的一拍手,給了楊晨一句十分肯定的答復:“只要你的想法沒有付諸實施,就不會對外界有任何的影響,你自然也不會心虛。所謂的善念惡念,不過就是看你有沒有后悔而已。”
  “人世間,又有誰能從不后悔?”楊晨嘆了口氣說道:“總有一些事情,會讓人無法釋懷的。”
  “后悔又能如何?能把已經發生的事情改變嗎?”李承用一種別有用意的目光盯了楊晨一眼,笑著說道:“堅持本心而已,修道之途如果瞻前顧后,那又修什么道?老老實實的過凡塵俗世的生活去吧。”
  “何為本心?”楊晨忽的很鄭重的向李承問道。
  “不后悔的,就是本心。”李承毫不猶豫的給了一個似乎之前已經說過的答案。然后一伸手,手中多了兩盞亮著微弱火苗的油燈:“兩種業火。在這里最為合適。拿去吧!”
  “多謝大哥!”這一次楊晨是十分正式的向李承行禮拜謝。剛剛的一席話,讓楊晨更有一種守得云開見月明的豁然開朗,心境自然而然的有所提升。這一拜卻是真心實意的感謝。
  “些許小事,何足掛齒!”李承用他一向的開朗音調說道:“還是我們喝酒痛快!”一邊說著,李承一邊將葫蘆扔給了楊晨。
  楊晨接過葫蘆。只是下意識的神識探查了一下,打算看看自己的酒母少了多少。但一探查之下,卻又當場愣在了原地。葫蘆當中,酒母的確是少了一半,但卻多了幾種其他的液體。
  李承說過,游歷天下的時候找到過幾個靈泉也給了楊晨。現在葫蘆當中,正有幾個汩汩涌出的泉眼,已經慢慢的形成了幾個小小的湖泊。
  這并不是讓楊晨驚訝的,讓楊晨驚訝的是另一個小小的湖泊。或者不能用湖泊來形容。只是個小小的池塘而已,幾丈方圓,看起來并不是很大。
  但這個小小的池塘。卻是一種讓楊晨感覺十分熟悉但卻又有些陌生的液體。楊晨只是仔細的探查了一下。馬上就知道了這液體的名字。
  辛金靈液,這是楊晨遍尋不著的兩種本源靈液之一。辛金靈液。不知道李承從哪里弄來的,雖然沒有楊晨從太白金星和龍宮那里得到的庚金靈液和癸水靈液那么離譜,但這么多的辛金靈液,也足以讓楊晨用來洗澡了。
  “取了你一些本源靈液,自然也要彌補你一些。”李承當然知道楊晨現在的驚訝是為什么,笑呵呵的端著酒杯說道:“禮尚往來嘛,正好我手頭上缺一些壬水癸水和甲木靈液,都取了一些,用這些辛金靈液來補充。不告自取,我罰酒三杯!”
  李承口中說著不告自取,但臉上卻沒有一點不告自取的愧疚,拿著杯子,連接的倒了三杯玉龍釀,都是一口悶掉,臉上笑呵呵的,就如同沒有發生過一般。
  楊晨當然不會為了這點小事和李承計較,更何況,李承這是給了楊晨一個大好的機會。眼看著大陰陽五行訣修成在望,楊晨怎么會計較這點小小的不值一提的事情。
  “多謝大哥!”楊晨這一次口中說著感謝,沒有再拜謝什么的,只是端起了酒杯,和李承美美的喝了幾杯。
  “大哥,你可不能厚此薄彼。”高月明顯是四女當中最會來事的,見楊晨和李承現在皆大歡喜,也上前來,敬了李承一杯,隨后開口道:“我們幾個的修行,還需要大哥你勤加指點!”
  其他三女也不是本人,聞弦歌而知雅意,馬上也排隊上前來,一一的敬酒。李承是酒到杯干,十分的豪爽。
  “其實,你們幾個,個個資質上佳,而且你們這個夫君,讓你們修行的都是本源功法,在這方面,沒有什么可指點的。”李承等四女全部都喝過一輪之后,這才開口道:“日后只要把陰陽五行的本源功法學全,就不會再有什么問題。”
  “不過,修行也不僅僅是境界和功法的問題,還要看許多實際的運用。”李承看楊晨對眼,對于楊晨的四個夫人也不見外:“只要能達成目的的方法就是好方法,能殺死敵人的招數就是好招數,不必拘泥于境界修為。這方面,如果你們有什么問題的話,提出來,大家一起探討探討也好。”
  話說的客氣,說是探討,但眾人都明白,這已經是答應指點了。當然,具體要指點什么還是要看四女能提出來什么樣的問題。李承這么說,眾人都是大喜。
  “趕路還有些日子,小弟你倒是可以把兩種業火試著利用一下。”答應了四女,李承轉而向著楊晨說道:“這兩種業火,總好過你的地心火和玄木火。”
  說完這些,李承似乎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直接問道:“不對呀,小弟,你手上這么多的火種,怎么會只用這兩種三品火種做你的本命火種,而不用更高級的?莫非這其中有什么緣故?還是遇上了什么無法解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