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530 門戶終于打開(上)

一干山谷中的家伙們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好玩的家伙,都現在這個情形,已經如同羊入狼窩了,竟然還想著報酬,這家伙真的是在妖魔大陸上歷練過的嗎?怎么會連如此簡單的形勢都看不明白?
  “要報酬可以,你打算要哪個人的命?”一群人的哄笑聲中,有人大聲的問道。
  長年累月的呆在這么個鬼地方,每天除了魔化妖獸就是這些不靠譜的同伴,生活的戰戰兢兢又充滿希望,實在不是人過的日子。忽然之間來了個看起來像是開心果一樣的家伙,總算是一點小小的歡樂,不逗一逗楊晨簡直說不過去。
  “你的。”楊晨笑呵呵的開了口。他的話,又引起一大堆人的笑聲,經久不散。
  刷,一道白光忽的從李承手中發出,正中剛剛問話的家伙。在眾人愕然的眼神和笑聲中,被白光打中的家伙,整個人忽的一僵,然后保持著一個正在捧腹狂笑的形態,動也不動。
  所有的笑聲猛地停歇了下來,就仿佛有只無形的手捏住了所有人的喉嚨。眾人呆呆的看著那個一動不動的家伙,目光中充滿了疑惑。
  簌簌聲不停的響起,在眾人的目光當中,那個剛剛問了問題的家伙,身上開始紛紛的掉落一下細小的沙粒。先是衣袍,鞋子,然后是頭發,最后是皮肉,全部都化成為一蓬干燥無比的細沙,掉落在地下。
  一股讓人難以言喻的氣息在那人身上爆發。砰,輕輕的一聲響,整個人完全的散架,變成了一堆細沙,細沙隨后變成了一堆灰燼,魔氣一吹拂,迅速的消失的無影無蹤。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哪怕這些大乘期高手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未經他們大腦允許還能分泌唾液這種事情。
  剛剛那個同伴身上爆發出的氣息。有見識廣的人似曾相似,幾乎就是赑風劫的味道,而化為灰燼的死法,也和度劫失敗幾乎一模一樣。不知道李承打出的白光是什么東西,竟然能有赑風劫的攻擊力。
  “好吧,你的報酬我收了,你想要做什么?”恐怖的情形。楊晨仿佛視若未見一般,很是一本正經的問道。問完之后。似乎才想起來他已經魂歸極樂。這才恍然大悟一般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帶著埋怨的語氣說道:“真是的,這么老大的人了,也不知道先說要求再付代價。”
  在一干黑衣大乘期魔門高手幾乎要殺人一般的目光中,楊晨面色如常的轉向了眾人,再次問道:“還有誰想用命來當報酬的?”
  一個大乘中期的高手,就這么莫名其妙的被一個不知道從哪里來的莫名其妙的小輩用一種莫名其妙的法寶莫名其妙的擊殺。而周圍看著的高手竟然沒有一個人認出來那是什么東西。唯一有些確定的是,似乎那個法寶可以發出類似赑風劫一擊的威力。對于不夠度劫威力的高手來說,絕對是致命一擊。
  “沒有人?那在下就說在下出手的價碼了。”楊晨環視一圈。都沒有人接口,楊晨只當所有人同意了他要代價的要求,緊接著,把和影魅說過的話語再次說了一遍。
  “差點被這幾個小輩唬住!”當楊晨說完自己的價碼之后,過了好一會,才終于有人開口出聲:“這等赑風一擊,哪里是你等小輩能煉制的,發出這一擊,你還能有幾下?”
  一聽到這話,眾人頓時恍然。大家都是被李承突然發出的赑風一擊嚇住了,誰也沒想過這種攻擊普通人怎么可能煉制,除了已經度過赑風劫馬上就要飛升的高手,誰能煉制出來?
  度劫之后,只有幾十個呼吸的時間就要飛升,就算是幫后輩煉制這種攻擊法寶,又能煉制幾個?說不定發出這一擊,就沒有更多的攻擊手段。一千多人,怎么會被一個這樣的攻擊嚇住?
  “果然是高見!”李承在那邊呵呵一笑,揚起了自己的右手,右手當中,握著一枚雪白的玉佩,玉佩上隱隱有靈光閃過,讓眾人看得清楚:“這里面的確只有一擊之力,不知道哪位前輩愿意用自己的命換這里諸多前輩的機會?”
  李承的話,讓所有人都愣在原地。的確,李承并沒有多少攻擊手段,而且現在明告訴大家,只剩下一次攻擊,但是,在場的哪一個,愿意用自己的性命來成全別人?
  要是真有這般大公無私不為自己考慮的圣徒,那還算什么魔門高手?能夠修行到大乘期的魔道高手,又有哪個是這種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好人”?
  一干高手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說不出話來。甚至有人已經開始懷疑周圍的人,一旦有人起了壞心思,隨便把自己推出去,消耗李承的赑風一擊,那豈不是糟糕之至?一時間,原本就不怎么和諧的氣氛,越發的緊張起來。所有人都是小心防備,誰也不敢放松。
  只有影魅心中清楚,李承哪里是只剩下致命一擊?如果李承愿意的話,不敢說他能夠吧這里的人全干掉,但一個人干掉幾十個絕對是綽綽有余的。不過這種心思他只會放在自己的心里,絕不會顯露出來。
  獨家資源,就要獨家掌握。影魅也不是什么好人,這里也沒有影魅的至親只交,憑什么影魅會告訴別人?說不得還會誤導幾個平日里有齟齬的家伙,讓他們去李承這邊送死,這才是魔門的生存之道。
  有機靈的開始向后靠,而更機靈的,則慢慢的向著四女背后李承看不到的地方挪去。李承一個人,不可能完全關注這么多人的動靜,況且,大家害怕李承的攻擊,四處躲避也是正常的事情。
  李承是聰明人,也決不敢輕易的釋放最后一擊,讓自己的保命手段失效,如此一來,大家開始僵持起來。在李承注意不到的地方,幾個人不經意的一些看似正常的動作,卻已經讓幾個默契的高手有了新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