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535 大家都有好處(下)

“魔氣都被遺址門戶石板上的那個陣法吸收凝練,根本彌漫不到這里來。”李承看出了楊晨的疑惑,飛快的解釋道。
  楊晨這才明白,四處再打量一番,卻發現,這里就只有他們幾個,原先已經進來的那些老魔頭們,早已經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總歸方圓幾十里之內,再沒有其他人存在。
  “能控制心魔的功法,很有意思,值得去看看。”李承一邊說著,一邊看著四周,判斷要去的方向。
  單從肉眼來看,根本什么都看不到。這里肯定是心魔宗的山門,但具體的主殿在什么地方,這么多年下來,早就被這些密密麻麻的叢林包圍覆蓋,就算是神識大開,一時半會之間,也找不到具體的位置。
  估計那些老魔頭進來之后也只是隨便的選一個方向,然后去碰運氣。誰也不知道里面的那些好東西在哪里,就只能用這樣的方式。
  李承也沒有什么更好的辦法,畢竟是一個誰都沒有來過的地方,數萬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內第一次打開,找不到路也是正常的。
  周圍各個方向上,都有靈力分布,但很不均勻。而且這里看起來一片荒涼,也不知道里面的防護法陣已經失效多久,至少門戶這邊進來的地方,就已經被叢林植物包圍,一股滄桑的感覺。
  “阿玲,仔細看看是哪個方向?”大家這么找明顯不是好辦法。楊晨轉向了公孫玲,向她詢問大家要探究的防線。
  尋找遺址這種事情,自然是擁有山河地理圖的公孫玲最為合適。只要沿著這片區域走上一圈,基本上所有的地形就會在山河地理圖內同樣形成,身為山河地理圖主人的公孫玲,可以輕松的發現任何的可疑位置。
  一行人跟著公孫玲的指點,坐在飛梭當中在平原上飛速的繞圈子,不到半天的時間。這差不多上萬里的河山就已經在山河地理圖內形成,很快公孫玲就發現了不同尋常的地方。
  “周圍的四個方向的山上都有大量的建筑遺址,不過都很破敗,看不出是什么建筑。”公孫玲挨個的指了四個方向,沖著楊晨說道。
  楊晨的神識已經開到了最大,現在已經探查到了數千里外的山上。神識絲感受著一個個分散在各個方向上的老魔頭的身影,分析著哪個方向的老家伙們最多。
  “哪里有法陣的痕跡?”楊晨又問了一句。想了想補充了一下:“最強的防護法陣的痕跡。還有,靈脈最集中的方位。”
  最好的東西肯定是保護的最好的。所以最強的防護陣法肯定是保護最需要的東西。靈脈則是一個宗門的根本。只要找到這兩樣東西,不愁發現不了好東西。
  老魔頭們人最多的方向上,似乎就是一個最大的靈脈。不過,靈脈這種東西,如果開啟了封印大陣,還用來保護最好的東西,肯定是消耗最多的那個。現在靈力最強的靈脈。可不一定就是當年靈力最強的靈脈,經過幾萬年甚至更長時間的消耗。誰知道會有什么變化。
  公孫玲本身就是陣修,對于陣法的敏感程度自然不是其他人能夠比擬的。尤其有山河地理圖這種作弊一樣的東西。在仔細的分析比對過之后,確定了兩處地方。
  兩處地方基本上都在一個方向上,全部都符合這兩樣特征,有陣法痕跡,而且周圍有枯竭的靈脈,現在剛剛又醞釀出一些不太強的靈力。
  事實上,符合這兩個特征的還有二十幾個地方,但這兩處的陣法比較特殊。一個是范圍最大的,包裹了一個龐大的建筑群,另一個卻是陣法范圍最小的,只護著一個房間大小。
  兩處的陣法都已經失效,但是卻最值得懷疑。旁人沒有公孫玲的手段,只能先找現在看起來靈力最強大的靈脈所在,殊不知,那些靈脈之所以強大,是因為從來沒有消耗過,而且一直在孕育的緣故。
  找到那邊的老魔頭們,雖然不敢說毫無收獲,但肯定不是最大的贏家。至少楊晨已經發現,那二十幾個有陣法痕跡的地方,基本上都是最先進入的那批老魔頭們在尋找。畢竟先進來三天,幾萬里的區域,也足夠他們先剔除一些不可能的地方了。
  只是,剩下來的這二十幾處,誰也無法判斷具體是哪一個,只能暫時間一個人先霸占一處,細細的尋找研究。本就是個碰運氣的活,自然也是考校大家的眼力和機緣。
  楊晨等人趕去的這個方向,就有兩個老魔頭,不過兩個老家伙都是集中在區域最大的那個法陣痕跡上。那里有一大片的建筑群,想要找到適合的東西,還需要時間。
  這一片區域,差不多就有四五百里方圓,兩個老魔頭各自占據了一個方向細細的尋找著。其他方向上,已經有幾個零星的人影向著那些有法陣痕跡的地方找去,估計是第二批進來的高手。
  區域這么大,也不是幾個人能夠掌控的。見此情形,楊晨索性先去那個最小的地方。一個房間大小,想來搜查也用不了多長的時間。
  公孫玲指路,楊晨駕馭著飛梭,倒海碧玉盞包裹,靜悄悄的從地下繞過了那片大建筑群,直奔被防護起來的那個小區域而去。
  到達地頭,眾人從飛梭當中出來,看著眼前那一片被各種植物掩蓋的小廢墟,忍不住都有一種慨嘆。再強大的法陣,似乎也無法和歲月相抗衡。
  法陣已經完全失效,原本保護的應該是一座石室,但現在石室也被各種叢林植物扎根,坍塌了不知道多久,有些地方堅硬的石頭也被風華成了一灘細沙,只有偶爾的幾個角落里,還能露出某些石雕的一角。
  “找找看吧!”李承招呼了一聲,大家開始在這里仔細的尋找起來。
  地方真的不大,大家又都是元嬰修士,輕而易舉的就能夠做到掘地三尺,很快,那邊的石珊珊就從地下找出一片看起來有些殘缺的玉簡。(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