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536 真是豬腦子(上)

“什么好東西,給老夫看看可好?”正在石珊珊拿著玉簡用神識探查的時候,一個突兀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聲音的主人,原以為他這么突如其來的聲音,一定會讓這幾個小輩嚇得跳起來。但他的話音已經落地許久,幾個人卻連最基本的驚訝都沒有,好像早已經知道他跟了過來一般。
  “一片殘破的玉簡而已,等我們看完再說。”楊晨甚至頭也沒回的順口說了一句,完全不把后面跟過來的家伙當回事。
  發出聲音的老魔頭,也算是一個心思靈巧之輩,他不是頭幾批進來的,而是在中間靠后的順序,大概比楊晨他們早出發半天。
  這老頭進來之后就琢磨,因為進來的時間上差了快兩天半,所以無論如何是趕不上那些最開始進來的老家伙了。但他又不甘心就此一無所獲,考慮來考慮去,覺得還是楊晨他們這幾個小家伙有點神秘,說不定能有什么收獲。
  于是,老魔頭就在門戶附近守著,等著楊晨他們進來。果然不出老魔頭的所料,楊晨他們一進來,尋找的方向就和其他人不同,這讓老魔頭又驚又喜,最終還是決定悄悄的跟在楊晨他們身后。(找小說素材就到)
  不過,楊晨的飛梭速度太快,老魔頭追趕不及。但他并不怕追丟,因為老魔頭有一只神奇的云貂寵物,這寵物可以遠隔上千里追蹤人的氣味,在楊晨他們還沒有進來的時候,老魔頭就已經讓云貂記住了楊晨他們幾個的味道,所以盡管楊晨等人速度快老魔頭還是遠遠的軼在后面。
  楊晨之所以要偷偷摸摸的繞過那些老家伙不是怕事,而是爭取時間,也怕被干擾。畢竟現在可選擇的目的地這么多,自己挑選的目標被旁人知道的話會有麻煩所以路上并沒有大打出手。
  過來開始尋找之后,楊晨和李承很快就發現了偷偷摸摸跟過來的老家伙。不過,老魔頭一個人在場的不管是哪一位都不會在乎,所以也不出聲揭破,自顧自的尋找。
  現在老魔頭自己跳出來,同樣沒有人多理睬。大家關心的是石珊珊找到的那片殘破的玉簡上到底記錄了什么。
  “小子,不要給臉不要!”聽著楊晨毫不在乎的讓他等著的話語,老家伙頓時間火冒三丈。[找小說素材就到]堂堂大乘期魔修什么時候受過后輩這等的氣?馬上就發作了起來。
  “想死嗎?”李承更是可氣,頭一扭沖著老家伙就是一瞪眼然后問了一句。
  李承的手上,可是有赑風一擊的法寶,比老家伙更強悍的高手,也在一擊之下變成了齏粉,這是他親眼所見的。就算只剩下一擊,也不是他能夠承受的,眼前就他一個人,還是不要吃眼前虧的好。
  看著突然之間變得老老實實規規矩矩的老魔頭,旁邊的孫輕雪撲哧一下沒忍住,笑了出來孫輕雪的笑聲讓老魔頭頓時間紅了臉但是忌憚旁邊的李承,也不敢有什么表示只能用帶著仇恨的目光狠狠的盯了孫輕雪一眼,然后扭轉了頭,再不多說什么。
  石珊珊已經飛快的看完玉簡上的記載,然后神色如常的將玉簡交給了楊晨。楊晨接過來神識一掃,內容并不多,很快楊晨就了然。
  之后,楊晨又把玉簡交給了李承,李承又給了孫輕雪。在高月和公孫玲手中轉了一圈之后,玉簡最終回到了楊晨的手上。
  “再找找看有什么東西。”拿到玉簡的楊晨,沒有絲毫要給老魔頭看的意思,直接收進了乾坤袋當中。
  這一幕讓呆立在旁邊的老魔頭氣的七竅噴火,看這架勢,這幾個年輕人壓根就沒把他當回事,視若未見。還有什么比如此**裸的忽視更能讓他憤怒的?差點就要忍不住暴起,但最終卻是被李承所懾服,不敢輕舉妄話。
  殘破玉簡上記錄的,并不是多么珍貴的功法丹方什么的,而是一個心魔宗的簡單介紹。心魔宗是如何形成的,在這里呆了多少年,當年先祖是如何靠著一縷魔氣證道而創立了宗門,等等,不一而足。
  這份玉簡,放給老魔們隨便哪一個,估計都是直接被拿著扔掉的份。但在老魔頭還沒有看到之前,他就以為那是什么了不得的記載,心癢難耐之下,幾乎想盡辦法都要看一看其中的內容。
  其他人在廢墟當中尋找更多的線索,楊晨卻站在一旁開始發呆。這玉簡當匯總記錄的詳細,尤其是心魔宗的先祖是如何利用一縷魔氣來證道的,講的栩栩如生。甚至于魔氣是何時出現的,也有記載。
  按照這個記載,魔氣并不是妖魔大陸上天生的,而是在某一天突然出現的。根據這個心魔宗先祖的猜測,可能是妖魔大陸的某個點突然和另一界相通,才會滲出了這些魔氣。
  一開始魔氣并不強烈,只有淡淡的絲絲縷縷。心魔宗先祖被魔氣侵襲,然后在和魔氣抗爭的過程中,發現了魔氣錘煉心魔的好處,于是專門的huā費了差不多幾百年的時間來研究,這才掌握了心魔的修行方式,并一手創立了心魔宗。
  這片殘破玉簡上記錄的就是這么多。楊晨在琢磨的時候,那邊公孫玲歡叫一聲,又找到了一片玉簡,同樣殘破。
  旁邊的老魔頭心中一喜,隨即馬上感受到一股讓人倍感壓力的目光。看了一眼那邊的李承,李承正用一種似笑非笑的目光盯著他,老魔頭心中一陣發寒,乖乖的縮了縮脖子,動也不敢動一下。
  “還是故事,沒意思。”公孫玲掃了一遍之后,嘟囔了一聲,把玉簡遞給了楊晨。
  “這才是真正的寶藏!”楊晨拿過來神識一掃,隨即臉上的笑容更盛,隨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