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536 真是豬腦子(下)

“真正的寶藏?”旁邊聽著的老魔頭心中一顫,終于忍不住,開始動手。
  楊晨的手猛的一晃,一把抓住了一道飛到手邊的綠光。綠光停下,恢復成一頭全身綠色的小貂,正被楊晨捏著脖子,不停的掙扎著。
  老魔頭已經祭出了飛劍,但眼看到這一幕,卻忽的警兆大生,再也顧不得攻擊楊晨,身形飛速的后退,就想要逃離。
  那只綠色的小貂,就是他用來追蹤楊晨等人下落的云貂。云貂的速度極快,而且,出動的時候無聲無息,就連老魔頭自己要不是和云貂有主寵關系,也無法發現云貂的蹤跡。在云貂的出手之下,老魔頭已經暗算過幾個比他還要境界高的高手,無一失手。
  剛剛老魔頭命令云貂搶奪楊晨手上的玉簡,楊晨在云貂的那種極速之下,竟然還能出手抓住云貂,光是這份速度和準確,就不是等閑人能夠做到的。云貂以前能暗算大乘期的高手,現在卻被楊晨抓住,這時候不跑,什么時候才要逃?
  只可惜,老魔頭的算計還是有些錯誤。李承給他的壓力太大,以至于連公孫玲早就布置好了口袋都沒有發現。身形一晃,就逃出去數十丈。
  又跑了一段路,老魔才發現不對,似乎這里沒有任何人追他。扭頭沒有看到任何人的人影,神識也無法探查到有任何人的存在。
  這怎么可能?剛剛楊晨他們六個人還在原地。怎么現在就空無一人了呢?老魔頭不信邪,壯了壯膽子,轉身返回。
  讓老魔頭興奮的是,那個廢墟上真的沒有一個人,楊晨李承他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老魔頭大喜,天賜良機,怎么也要看看,那楊晨口中真正的寶藏是什么。打定主意的他飛快的開始一個人細細的翻找起來。
  公孫玲收起了山河地理圖,小臉上滿是笑容。又多了一個大乘期高手,山河地理圖是越來越厲害了。
  把玉簡交給了李承,楊晨再次開始琢磨。這一片玉簡上,記錄的是宗門封山離開的緣故。
  魔氣越來越濃郁,滲出魔氣的中心點已經無法靠近,周圍的妖獸全部都被魔化。而且實力得到了跳躍性的提升。
  心魔宗的弟子,也已經大多數無法承受這種程度的魔氣。雖然宗門留下來的陣法可以有效的屏蔽魔氣。但是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魔化妖獸成群結隊的有針對性的開始攻擊心魔宗,無數外出歷練的弟子都被屠戮,魔氣也瘋狂的滲透,這里已經無法再呆下去,宗門只能選擇離開。
  不過,人離開,但宗門留下的這些基業不能丟。尤其是先祖留下的一些靠著魔氣來煉制的純正的心魔法寶,還沒有完成。不得已之下,宗門只能夠將山門封印。留待日后有宗門后人打開。
  想要徹底的解決魔氣的麻煩,就需要將那個滲出魔氣的中心點破壞。麻煩的是,當年修為最高的心魔宗先祖,也根本無法奈何那個滲出點。
  根據宗門先祖和后來的高手們猜測,那個點是不知道如何出現的跨越兩界的一個點,想要破壞,必須要有斬斷空間之力。而想要擁有這樣的能力,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能夠得到另外的一樣可以跨越兩界的法寶。
  公孫玲或許從這上面只看到了心魔宗的歷史和離開的理由,但楊晨看到的卻是更多。
  之所以進來,就是為了能夠得到一些心魔修行的方法。不管是道門還是魔門抑或是妖族,這種心魔修行的方法都是珍品。沒人能夠躲開心魔,連楊晨都不例外。但如果能把心魔當成自己修行的助力,那修行的效率將會成倍的提升。
  盡管這兩片玉簡上沒有記載任何一門心魔修行的功法,但是,靠著心魔宗的來歷,楊晨也大概能夠猜到一些端倪。
  既然心魔宗的先祖是靠著一縷魔氣引發心魔,克服心魔之后得以開宗立派,這過程和楊晨帶著四女用九幽飛劍進行心魔修行有什么區別?說不得楊晨和四女,同樣也可以用這樣的方法來找到心魔修行的途徑。
  或許唯一要說的區別,就是心魔宗先祖的時候,魔氣并不熾烈,而現在魔氣濃郁了不知道多少倍,修行的難度更高而已。
  這樣一來的話,找到找不到什么心魔宗的修行功法,對楊晨和四女來說,已經沒有多大的意義。至于說李承,楊晨甚至有些懷疑,李承是不是早已經掌握了這種方法,從來就沒見他被魔氣困擾過。
  讓楊晨憂心的是玉簡中的那段記載,魔化妖獸有針對性的攻擊心魔宗,這委實是出乎了楊晨的意料之外。
  魔化妖獸人們一貫的認識,都是被魔氣侵蝕,變成了只有本能而沒有思維的魔物,莫非在很久以前是可以被指揮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妖魔大陸很可能會醞釀出一個巨大的災難,一旦魔化妖獸的實力突破了外圍封印的法陣,那么凡間就會遭到一場浩劫。
  要知道,魔氣是能夠跳躍性的拔高魔化妖獸的實力的,現在魔氣和魔化妖獸都是被困在妖魔大陸,一旦蔓延到外面的大海,進而到了道門的地盤,那絕對是一場滅絕性的災難。
  問題是,再好的封印法陣,在歲月長河面前,也是不堪一擊的,這一點從這心魔宗的廢墟上就能夠看出來。
  現在妖魔大陸的封印法陣還能封住魔氣,但是幾千年幾萬年之后呢?靈力耗盡的那一天,是不是意味著凡間變成魔界?
  楊晨不是圣人,但是在這種事情面前,卻也是當仁不讓的。破壞那個魔氣的滲出點,本身就是一場大功德,有機會有能力的話,楊晨不介意順手撈點功德。
  當然,這些都是推測,誰也無法證實。況且又不是馬上就要發生災難,以后會不會魔氣自動關閉也說不上,楊晨現在琢磨這些,并不現實。
  正在思忖間,高月又找到了一片玉簡。這片玉簡上,卻是不知道哪個心魔宗高手推測的一種融合運用斬斷兩界空間的一種方法。
  只是,這種方法需要另一個可以跨越兩界的空間點才能夠成功,但這凡俗時間,又哪來的跨越兩界的空間點?這可不是乾坤袋的空間,那只是袖里乾坤的一種法術,和跨越兩界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跨越兩界空間,這可不是跨界煉神**,讓神識進入另一界。剛想到跨界煉神**,楊晨忽的身體一振,想起了一個跨越兩界的空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