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第六章斬盡毛神方見妖(上)

不光是臺上的文士,就連臺下的其他待決之囚,聽到楊晨的話,也都是齊齊的打一個冷顫。殘仙絕魔手,幾乎可以說是仙界最惡毒的刑罰,中招之后,哪怕是大羅金仙,也會全身麻癢結合,痛苦不堪,麻癢到極致的時候,甚至能讓人不顧一切臉面,一絲不掛,將全身上下抓的鮮血淋漓。尤其陰狠的是,這殘仙絕魔手,不但能讓施法者隨心所欲的控制,而且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從此阻斷中招之人的修為。中了殘仙絕魔手,修為只能任由施法之人控制,除非有比施法者法力高強數倍的人才能夠找到施法者的控制手法,解除中招之人的痛苦,否則就是跗骨之蛆,終生相隨。
  楊晨在楊曦的陷害下得罪了凡間太天門的人,沒有料到,太天門只是仙界玄天門的一個分支,而玄天門卻是這次天庭叛亂的主力一支。飛升之后,楊晨就被人盯上,玄天門門主為了給其他人一個教訓,在楊晨身上下的,就是殘仙絕魔手。
  有意讓楊晨成為不聽話的典型,每一個月,楊晨身上的禁制就會發作一次,每一次楊晨都是痛苦不堪,在仙界顏面盡失。甚至為了讓其他人看著印象深刻,楊晨的修為并沒有被控制,甚至讓他修到了大羅金仙的地步。
  殘仙絕魔手是屬于搶奪到的魔功系列,過于陰毒,只有幾個大門派的掌門才有資格修行,口口相傳,旁人根本不得而知。只是這手法施展的多了,楊晨卻也學會了一些。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會知道殘仙絕魔手?”文士大驚,幾乎是絕望的問道。楊晨對他一個臨死之人,顯然沒有什么恫嚇的必要。
  “在下說過,一介凡人,掌控斬仙臺而已。”說著,手中兇刀已經突地變成了細針。
  “前輩,你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但前輩你心存歹念在先,在下以殘仙絕魔手相報,這段因果,在下接下了!”沒有殺人,所以楊晨沒有說他的套話。說完這話,楊晨已然動手。細針在文士身上連連閃爍幾下,中年文士已經忍不住開始呻吟起來。
  麻癢難當,如果是平常,或許文士可以用手抓癢,但現在卻是在斬仙臺中,修為全廢,身體被捆的結結實實,哪里有抓撓的可能。可憐的文士只能不停的扭動著身體,卻沒有任何的減緩痛苦的手段。這個時候,哪怕讓他顏面盡失,他也愿意有人能幫他抓撓,可惜,楊晨沒有這份好心。
  斬仙臺微微一閃金光,中年文士就被掛在了斬仙臺外,楊晨的聲音從臺上傳來:“前輩會放到最后一個斬首,這數千人的斬首時間,前輩也只能生受了。”
  進入斬仙臺的眾仙卻沒有料到,楊晨還有這一手。文士說的絕地,他們同樣都知道,正想看楊晨的笑話,卻沒想到,竟然直接被楊晨看出來。聯想到剛剛藥園楊晨也知道,這些仙人們發現,似乎很難有什么東西能夠瞞過斬仙臺上的這位劊子手。
  哪怕是仙人,也不會愿意自己在臨死之前還要受到折辱,但楊晨的做法卻讓他們生不出任何的憤恨之心。楊晨只是一介凡人,不可能主宰天庭變化,他們的悲劇,正如楊晨所說,冤有頭債有主,算不到楊晨頭上。
  至于那個中年文士,楊晨也說的清楚,他謀害楊晨在先,楊晨也不介意接下這段因果。大家修行路上都不知道殺過多少人,對這般的舉動,或許除了那個中年文士,沒有一個覺得有什么不妥。
  何況楊晨并沒有強迫,愿意的就留下一點心愿,不愿意的楊晨也痛快的送人上路,絕不刁難,任誰都沒有什么更多的話說。
  要死的人,何況還是不知道活了多長,見識了多少生老病死的仙人,什么都看的開了。想活的話,在進入斬仙臺之前服軟低頭就行,既然已經送了進來,那就是已經做出了選擇,早已看破了生死。楊晨的這點小動作,誰還會看在眼中?
  楊晨也正是猜中了這一點,所以才會這般肆無忌憚。不管生死上看的有多豁達,總歸還是有點小小的遺憾的,這就是楊晨那句話的威力了——“還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也許可以幫忙完成一下。”
  這句話導致的直接后果就是,至少有半數待決之囚給楊晨說出了他們的要求并許下好處。
  “我的師門式微,有機會的話,照顧一下吧!我這里還有一篇失傳的《癸水真訣》,配合癸水元氣的話,威力巨大,你幫我傳下去吧!”
  ……
  “我知道一處絕谷之中有一個靈石礦脈,人跡罕至,妖獸眾多,估計還沒人發現,送給你了!”
  ……
  “飛升之前,我給后輩煉制了數十把飛劍,但后來飛升的后輩弟子卻從沒發現過,你去取了吧!那些飛劍也是我飛升之前的心血,不要讓它們蒙塵。”
  ……
  楊晨腦海如同翻騰的沸水鍋,不停的將這些仙人們的遺愿和好處瘋狂的鐫刻其中。有些事情,類似照顧后輩這樣的,楊晨直接答應。有些需要殺人的,楊晨會先斟酌一番,和自己的仇人有交集的,楊晨會答應下來,沒有交集的,楊晨也不會輕易點頭。
  越是這樣,反倒顯得楊晨越發的會遵守承諾,那些原本想要他殺人的,見他搖頭不答應,而自己馬上就要死,留下的那些東西也是白費,索性也心一橫,直接把那些原本要許下的好處都說了出來,什么條件也不要,慨然赴死。
  每一次殺人之前,楊晨總是要把“冤有頭債有主”的職業用語說上一遍,砍頭之后,也會默運魔功,將這些仙人們不知道的最后的一絲饋贈,吸入到自己的體內。
  這一番下來,速度很快,楊晨在這里沒有時間觀念,但是一路上卻沒有停歇,等到他把包括被他用殘仙絕魔手炮制的文士在內的所有人全部都斬殺的時候,斬仙臺的一半,已經變成了鮮紅的顏色。
  ——————
  新書上傳,還有打榜的需求,請大家多多支持,這里先謝謝了。
  推薦票,點擊,收藏,多多益善,請新老朋友多多捧場!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