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55 唯師弟馬首是瞻(下)

“楊師弟,恭喜啊!”汪元是驛秀山莊的總管,平日里輕易不能離開,楊晨的消息,更多的是從外面聽說的。見到楊晨出現,汪元馬上雙手抱拳,沖著楊晨恭喜起來。
  楊晨笑吟吟的接受了汪元的恭喜,同時也做出同樣的動作,向著汪元同樣恭喜道:“恭喜師兄修為大進!”
  汪元和上次楊晨離開的時候相比,境界又有提升,不知道是他突然之間開了竅,還是因為有了楊晨千年玄陽果的保證,產生了足夠的信心,原本只是煉氣八層的修為,現在已經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到了煉氣九層,馬上就要到煉氣巔峰,只差一大步就可以筑基了。
  “托師弟的福!”這一點上,汪元是著實感謝楊晨的。原本他也和上官峰一般,筑基無望,才會選擇到驛秀山莊做總管。但楊晨的千年玄陽果讓他重新點燃了筑基的希望。有了這個動力,短短的幾年時間,本已經停留在瓶頸期的修行,竟然突飛猛進,一舉突破了原本的境界,走到了距離筑基更近的地方。
  想明白原因之后,汪元甚至覺得,楊晨哪怕不給他千年玄陽果,他也有望在幾十年之內筑基成功。
  不過,當他看到楊晨手上那顆紅彤彤的果實的時候,饒是汪元已經快要到煉氣巔峰,心境堅實,一顆心也忍不住在胸腔當中瘋狂的跳動起來。
  那果子的顏色,形狀,大小,幾乎和他上次見過楊晨啃食的千年玄陽果一模一樣,不,不是一模一樣,根本就是千年玄陽果。楊晨沒有食言,竟然真的給他找來了一顆千年玄陽果。
  “師兄,這是上次答應師兄的東西。”楊晨平攤開的手上款款的放著一枚千年玄陽果,臉上笑吟吟的說道:“這次去浮空山集會,特意為師兄走了一趟。一直沒什么機會外出,耽擱了不少時間,師兄見諒!”
  汪元幾乎是顫抖著雙手,將那顆千年玄陽果接過來的。心神蕩漾之下,接過玄陽果之后竟然呆立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還是在楊晨的提醒之下,才找了一個玉匣,將玄陽果裝好,這才向著楊晨不住的道謝起來。
  從未有過一刻,汪元覺得筑基離自己如此之近,簡直就是觸手可及。巨大的幸福讓他直到現在身體都是在微微顫抖著的。原本作為驛秀山莊總管的他,本是個伶牙俐齒的人,但此刻面對著楊晨說出來的感謝,卻全部都是支離破碎,不知所云。結結巴巴的話語中,斷斷續續的夾雜著謝字,委實是讓汪元大為失態。
  好容易在楊晨的面前平靜下來,汪元才真正的考慮起以后的道路。有了千年玄陽果,筑基已經毫無問題,相信不久的將來,自己也會是純陽宮的正式的內山門弟子。
  不過,即便在內山門當中,也有幾個不同的派系。基本上,就是按照各個殿和堂區分。按照道理,汪元自己是應該屬于他所加入的殿或者堂的勢力。但現在,看著眼前年紀輕輕卻又頂著天才名號的楊晨,汪元忽然覺得,也許在純陽宮里面,跟著楊晨走也是一條不錯的道路。
  且不說楊晨登頂天梯的極端表現,光是楊晨屢屢被藥堂堂主朱辰濤重視,就讓他看出了其中一些端倪。驛秀山莊近兩年新晉的準外山門弟子多發了一種叫做尋氣丹的丹藥,可以讓新弟子們快速的找到氣感,進入修行狀態。只此一項,就讓純陽宮在兩年之內多了十六個外山門弟子,比起以前,足足提高了至少有兩倍。
  這里面是誰的功勞,雖然上面消息封鎖的很嚴,但在驛秀山莊的總管眼中,還是有很多的線索的。所有這些,都是在楊晨進入九壤山莊之后發生的,加上藥堂堂主的重視,要是汪元還猜不到是楊晨,那他就是個笨蛋。
  煉氣期的時候就表現出來修行和煉丹兩種天才天分的人,不管是哪一種,都是可以著力巴結的對象,何況是二者合一的楊晨。
  當時能夠當機立斷的選擇來做驛秀山莊的總管,能夠看到楊晨擁有千年玄陽果之后果斷的倒在楊晨這一邊,汪元也是一個堅毅果決的人物。此刻拿到了千年玄陽果,失神片刻清醒之后,馬上就決定了自己要怎樣做。
  “楊師弟,以后有什么事情,盡管招呼,純陽宮師兄我的一切事宜,唯師弟馬首是瞻!”面對著楊晨,汪元不再說什么感謝的話語,而是說出了這一番如同效忠一般的話語。語聲真誠,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的修為高就對楊晨有什么蔑視。
  “不敢,汪師兄,以后有事,互相提攜是應該的,這些話以后就不要再說了!”楊晨客氣的推讓了一句。
  汪元口中答應著,心中也在答應著,話是不會再說了,只要辦事的時候跟著楊晨的意思走就行。這一次讓他筑基,說不定下一次,就能夠凝結金丹。
  楊晨并沒有意識到,自己在無意中已經多了一個忠實的擁躉,和汪元告別之后,楊晨就一個人踏上了前往仙落淵的路途。
  換成其他人,沒有人指點,根本就不知道仙落淵的所在,但楊晨卻清楚的知道仙落淵的走法。在離開了眉清山大概上千里的路程之后,楊晨忽的發現,似乎有人在暗中追蹤著自己,只是這個人十分的聰明,一點都沒有暴露出痕跡。察覺這一點之后,楊晨不動聲色的拐到了另一個方向,又花了兩天的時間,乘坐著竹鷹飛到了一個掩藏在某個不知名山谷當中的看起來深不見底的深潭邊落下來。
  款款的收起了竹鷹,楊晨伸手拿出那塊白玉令牌,握在手中,靈力輸入,一個圓形的光球將楊晨籠罩在其中。隨后,楊晨想都不想的直接跳進了深潭當中,片刻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炷香之后,深潭的邊上突地多了一個人影,皺眉看著眼前黑乎乎的山中深潭,皺起了眉頭。想了一會,伸手進潭水中摸了摸,并不覺得有什么特殊,躊躇再三,身體一躍跳進了潭水當中,開始下沉。
  下沉了十丈,毫無異樣,但深潭卻根本看不到底,只是黑乎乎的一片。跟著的人影放心了許多,靈力運起,再次下潛。正在他以為能很快的追上楊晨的時候,異變陡生。
  ————
  求推薦收藏,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