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555


  告訴那些修士一聲,楊晨只是出于道義上的幫忙。www.)至于他們聽不聽,那是他們的事情,楊晨完全不知道自己煉魔師楊大師的影響力有多大,那個聚集點的修士已經走得一個不剩。
  聽的楊晨竟然斷掉了中心點,四女都有些駭然。她們還沒有進入到核心區域的實力,甚至于在那片區域,她們都不得不聯手自保,聯手試煉。自家夫君竟然不動聲色的達到了這種境地,讓她們在歡喜的同時,卻也有些覺得被夫君拉的越來越遠。
  “不要妄自菲薄。”楊晨當然能明白自己的四個妻子心中想的是什么,其他人不說,石珊珊幾乎是已經將心里的意思寫在臉上了,怎能看不出來。
  “我這一趟,也是運氣好到了極點,否則早已身死道消。”楊晨嘆了一口氣,開始講述自己的經歷。
  聽到那些人仙七品以上的種獸,地仙二品的終極魔化妖藤,眾女都是忍不住的驚呼。一想到自家夫君就在那么多隨時可以秒殺自己的地界內,壯著膽子行進了上萬里到達中心,大家都是忍不住的心驚肉跳。
  事情已經過了都是如此的讓人震撼,可想而知當時楊晨的心情,也就怪不得楊晨一出來就會如此倉皇的逃離一般。換成她們,也絕對是同樣的表現。
  再聽說自家夫君因為九幽飛劍而被終極魔化妖藤當做是后輩,而且差點被吸收用來療傷,大家都是接連的后怕。至于說恐怖的黑液已經終極魔化妖藤恰好在那個時候瀕臨死亡,都是讓人震驚無比的事情。
  怪不得夫君說幸運到了極點,果真是如此。這么多的巧合,哪一個沒有趕上,楊晨都是死路一條。這會能夠全須全尾的回來。已經是大幸。
  “以后再不可冒此等兇險!”聽完楊晨的敘述。眾人在驚懼之時,高月也再次拿出了久違的師父面孔,嚴厲的斥責了一番楊晨:“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我們姐妹著想,你要有個三長兩短,讓我等姐妹該如何自處?”
  這一次。四位嬌妻全部都站在了楊晨的對立面,對楊晨全部都是一通的埋怨。直到楊晨連連保證,以后再不冒這種危險,眾女這才作罷。
  盡管四女這般表現,但楊晨心中卻是充滿了甜蜜。還有比自家的夫人關心自己更讓人覺得幸福的事情嗎?
  一路上楊晨都沒有停留,駕馭著飛梭全速向著妖魔大陸的邊緣飛行。這一趟已經完全達到了歷練的目的,時間也過了幾十年,該到了返回宗門的時候。
  飛梭風馳電掣,一路上飛奔。直到過了妖魔大陸一半之后,楊晨才終于放下心來。至少到了這里,暫時來說也就不會遇到什么兇險了。
  一家人的情緒這才緩和下來。四女開始和楊晨交流歷練的心得。各種戰斗總結,楊晨也是把自己的經驗傾囊相授。大家都是獲益匪淺。
  因為遵照了李承的指點,大家這段時間以來,全部都是在打磨靈力,使得靈力越發的精純。單純的論起靈力修為,倒是都沒有增長多少,依舊還是保持著元嬰中期左右的水平。
  但論起真正的戰斗能力,四女甚至已經能夠單獨的應付一個大乘初期的魔化妖獸。至于楊晨,更不能用常理猜度,反正凡間除了一些大宗門的老怪物之外,再不可能有人是他的對手。
  九幽飛劍和那些魔煞珠,之前都來不及處理,而且楊晨生怕在妖魔大陸處理的話,會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煩,還是暫時先封存在那個乾坤袋當中,等到離開了妖魔大陸,再行凈化。
  連著趕了幾個月的路,終于來到了妖魔大陸的邊緣,依舊還是當年的那個入口,不過現在已經變成了楊晨等人要離開的出口。
  想要離開,就必須要發下心魔大誓,才能被陣法放行。別說楊晨等人不過只是元嬰期的修為,就算是渡劫飛升的那些高手,在飛升之前,也必須要發下心魔大誓,絕不泄露妖魔大陸的真實情形,才會被陣法放過,否則只會引發陣法的攻擊。
  楊晨等人早知道這個規矩,大家一個不落的發下心魔大誓之后,這才得以從陣法的一個突然出現的口子行來到另一個地方。這里是所有要離開的人等待出口打開的一個休息所。
  基本上,這里的規矩和聚集點是一樣的,要離開的人也都知道妖魔大陸藏龍臥虎,誰也不會在要安全離開的當口給自己豎一個不知道多強悍的敵人,所有這里相對的十分安靜。
  “大哥?”出乎楊晨意料的是,在這里楊晨再次看到了李承的身影:“這可真是有緣啊!”
  李承也在這個休息點,等著出口放行,時間上,竟然和楊晨等人如此的一致。進來的時候也是一起,不曾做過約定,但連離開的時候同樣都是一起,不能不說,真的是有緣。
  “你們也要離開?”李承也沒有想過會在這里遇上楊晨一家,和四個弟妹見禮之后,也不由的感嘆道:“果然是有緣,看來你我真的是有兄弟的緣分。”
  熟人相見,自是開心,大家又是一番寒暄。李承也是在中心區域附近歷練了一番之后,覺得已經達到了歷練的目的,這才離開。
  從這一點上來說,楊晨李承的看法是一致的,并不是非要能夠對付最強悍的魔化妖獸才叫完成目標,只要能磨練自己的戰斗技巧,能夠找到應付心魔的方法,能夠對抗高強度的戰斗,這些就足夠了。
  至于說對付敵人,修為高了,時間到了自然會做到。何況,以大家的資質,也并不需要耗在這里為自己爭取更多的機會。
  等到大家都聊的差不多,楊晨才忽的想起,自己結拜的這個大哥,應該是一個煉器高手,不看他指點公孫玲淬煉山河地理圖,也不過就需要幾百年的時間而已。
  這么一個煉器高手,說不定就知道該如何煉制那些強悍的黑液。楊晨的壬水飛劍,說不定也有了煉制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