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556 小反擊(上)

“有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大哥。”楊晨想到了就馬上行動,問了出來。
  “哦?什么問題?”李承不以為意,很是隨意的問道。
  “我最近找到了一種壬水材料,想要煉制成壬水飛劍,但這材料有些特殊,不知道該如何煉制。”楊晨很是誠心的請教道。
  楊晨前世雖然也算是一個煉器不錯的好手,但和真正的煉器專家相比,還是差了許多。而且,他自己煉制的,僅僅限于火屬性的法寶,其他屬性的,看得多聽得多但是動手的少。
  能夠在幾次因緣際會中把大陰陽五行飛劍湊到現在的這個地步上,已經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但真正碰上了自己不熟悉的材料,不知道煉制方法的時候,楊晨還是要抓瞎。
  休息的地方就沒幾個人,除了楊晨一家和李承之外,就有兩個大乘期的好手在另一個角落里。李承也不虞有人聽到,好奇的問道:“什么好材料,連你都不知道煉制方法?”
  楊晨的手段李承也是見識過的,尤其是他陰陽五行兼修,而且還煉制了大陰陽五行飛劍,這足以讓他對楊晨刮目相看。但現在聽到竟然有楊晨搞不定的材料,馬上就來了興趣。
  楊晨心念一動,一滴黑液從息壤飛劍的縫隙當中沁出,然后阿碧也從藥園中伸出一根細細的綠藤,一片葉子張開,盛放著那一滴黑液,款款的攤在楊晨的手上。
  小心的端著這一滴黑液,楊晨朝著李承的方向伸出手去。李承臉色也嚴肅了起來,站起身來,小心的看著那一滴黑液,然后皺起了眉頭。
  仔細觀察一番之后,李承忽的咬了咬牙,伸出了一根手指,輕輕的觸到了黑液之上。
  楊晨眼看著這一切發生,卻沒有阻止,只是靜靜的等著李承分析的結果。楊晨知道李承的修為,只用一根小手指接觸絕不會有什么危險,但還是小心準備著,時刻打算用碧玉血妖藤為李承拔毒。
  “咝!”李承接觸了黑液之后,發出一陣倒抽冷氣的聲音,好一會才幾個手指一栓,將沾到的那點黑液隨手化去,不留下一點蹤跡,隨后才咬牙切齒的道:“用這種東西煉制飛劍,你可真歹毒啊!誰要是你的敵人,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
  李承毫不客氣的笑罵已經充分的說明了黑液的恐怖。楊晨的幾個夫人都在一旁看著,雖然楊晨說過黑液的事情,但始終沒讓她們見到實物,生怕傷到眾女,現在終于有機會親眼目睹。
  盡管不知道黑液的厲害,但連李承都這么說,可見「夢已啟航☆清逸爾雅」這黑液讓人害怕到何種地步。眾女聽著李承的笑罵,心中也是有些戚戚焉,就算不用這些黑液,成為楊晨的敵人也不是什么讓人高興的事情。
  “材料不錯,頂級當中的頂級。”李承罵過之后,還是很客觀的評價道:“不過,你打算用什么材料來做劍柄?想必以你的習慣,還是喜歡手握著飛劍戰斗吧?”
  這邊李承話音剛落,那邊忽的就插入了一個陌生的聲音:“什么頂級材料,能有這么好?可否讓老夫看看?”
  話語中倒是有商有量,但語氣中卻絲毫沒有什么商量的意思,而是一種頤指氣使的囂張,仿佛楊晨必須要按照他的話語去做一般。
  說話的,正是另外一個角落休息的兩個大乘期高手其中的一個。兩個高手一個大乘初期,一個大乘中期,開口的是那個大乘初期。不過,大乘中期的高手也在一片冷眼看著,目光中卻射☆出一陣威脅。
  妖魔大陸修行歷練之人的壞習慣,欺軟怕硬巧取豪奪,沒有絲毫的所謂道義。大家興☆奮的是拳頭大的就是真理,所以這種時候做出這種事,也是再平凡不過的事情。
  “小子,臨離開妖魔大陸之前教你一嚇)乖。”大乘初期的中年男子獰笑道:“財不露白,千萬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獻寶,那會死的很慘的。今天「百度斬仙吧☆文字首發」你們碰上了我們,算你們運氣好,老夫兩個還是講道理的,只是看看,不過分吧?”
  四女都是一陣色變,雖然她們都是元嬰中期,但是斬殺的大乘期好手也不是一個兩個了,哪里容得下兩個大乘初期中期的家伙在這里呱噪充大輩?當下就想要教訓兩個為老不尊的家伙。
  “別那么沖動,這里可禁制動手。”楊晨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讓四女都乖乖的扔掉了脾氣。
  “有這么好的賢內助,你還真是好福氣啊!”李承卻是絲毫不管發生了什么事,只顧夸著眾女。
  “他想要我的東西,我給他,不算是動手吧?”楊晨忽的好像自言自語一般的問道。
  “不算!”李承馬上搖頭,很肯定的回答道:“不信你問他們,這算不算動手?”
  “當然不算!這怎么能算動手呢?”聽的楊晨如此的上道,兩個大乘期高手臉上都是笑容,大乘初期的高手馬上回答道,說完,依舊還是那副獰笑的面孔:“算你上道,留你一條性命!”
  “那就好!既然你們想看,那就看看吧!”楊晨頭也不抬,手心一彈,那一滴黑液就想著大乘中期的高手飛了過去。李承剛剛只是伸手指沾了一點點,還剩下一些,足夠兩個家伙看仔細了。
  眼看著黑液近身,大乘中期的高手很是隨意的伸手就接。剛剛楊晨也是這么伸手拿出來,李承也是伸手指就沾,兩個元嬰期的小輩都是如此的輕松,換成他一個大乘期的前輩,豈不更加的容易?
  不過,楊晨現在如此爽快的說給就給,也讓兩人有些判斷錯誤。這么簡單就到手,這東西顯然也不是多好的東西,一個元嬰期后輩說的極品中的極品,能有什么?不知道有多少東西他們都沒見過沒聽說過,知道什么叫極品嗎?
  這時候兩人都已經有點后悔,好東西沒到手,沒的落下一個以大欺小的名頭,雖然誰也不會在乎這一點,但終歸不好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