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558 憑什么責罰(上)

碧瑤仙島是第一個路過的宗門,楊晨一家五口,自然也要都拜訪一番。之所以要全部都在一起,是楊晨生怕眾女有些情形之下控制不住。
  這里可是石珊珊的師門,一旦出手,就是大麻煩。現在四女出手可不見得有什么分寸,沒辦法,在妖魔大陸那種環境之下廝殺慣了,出手就是要命的招數。楊晨在身邊,就是為了以防萬一。
  加上來去在海上的路途,楊晨一家這一次離開道門到妖魔大陸歷練整整七十多年。
  作為碧瑤仙島的天才弟子,石珊珊一向是被人關注的。大家都知道她和楊晨他們去了妖魔大陸,而本命玉牌沒有碎裂,也表明石珊珊一直還活著。不過,具體什么情況,卻沒有人知道。
  石珊珊回到宗門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拜見師父,然后拜見島主和幾位長老。
  自家宗門的天才弟子到妖魔大陸歷練成功回來,自然是引起了高層的注意。這可不是什么資質不佳必須要靠著到妖魔大陸歷練來爭取機會的平庸弟子,而是未來宗門的支柱,尤其還是和五品煉丹師楊晨一起,更是要隆重接待。
  當然,少不了宗門的長輩會問起在妖魔大陸的經歷,好在妖魔大陸那邊已經組織好官方的謊言,所以他們應付起來并不是太困難。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澹臺島主的表現,和石珊珊的師父一模一樣,都是只要回來就是好事。但總是有人有不同的意見,或者說,他們更想知道石珊珊這次歷練的效果。
  “歷練的效果如何?”傳功長老貝雙玉就直接問了出來。當然,身為長輩,同時也是宗門的傳功長老。問這種問題絲毫沒有什么不對。長輩關心晚輩。難道還錯了?
  “啟稟長老,效果很好!”石珊珊恭敬的回答道。在師門長輩面前,石珊珊就算是再冷面。態度也還是十分恭敬的。
  “珊珊你離開的時候,修為和你李芷琪師姐差不多,現在你李師姐已經是元嬰后期。你才是剛剛到元嬰中期。”傳功長老貝雙玉稍稍沉吟一下,還是覺得那個口中的效果很好實在沒辦法確切的定義,馬上想了個辦法:“不如,你們切磋一下,看看有多大差距?”
  傳功長老口中的李芷琪李師姐,同樣是一個資質上佳的弟子,這一點,從她短短七十多年時間就從元嬰初期巔峰修行到了元嬰后期就可以看出來。
  石珊珊自己說效果不錯,但在眾人眼中。石珊珊的修為境界是差了那個李芷琪師姐一籌的。單從修為上論,如果石珊珊的成長只是如此的話,那妖魔大陸的歷練。似乎也沒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出奇。靈力精純這種事情。一向是到了靈界才被修士們重視,凡間還并不是有人很樂意下大力氣來淬煉。
  不過。眾人都是明白人,真正的厲害不能用修為境界來衡量,所以,讓兩人切磋較量一下,倒是能夠真正的看到兩人的差距。傳功長老提出的這個辦法,卻是讓眾人都是眼前一亮。
  “不行!”包括楊晨在內,楊晨一家五口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出了這句話。
  開什么玩笑,這個時候石珊珊還習慣于殺戮,隨手就是殺招,而且單對單的話,石珊珊面對一個大乘初期的高手也不見得會落敗,讓她和李師姐較量切磋,一個失手,可就是萬劫不復。…,
  這哪能隨便答應,所以楊晨和四女都是齊刷刷的拒絕聲。
  五個人的聲音頓時間引起了碧瑤仙島所有人的注意,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會讓他們五個這樣的失態。
  “不會是歷練半天,沒什么效果,所以才不敢吧?”馬上就有長老用一種陰陽怪氣的語調揶揄到。
  開口的這位劉姓女長老,正好是傳功長老口中的那個李師姐的師父,劉梓枂。她已經是元嬰巔峰的水準,只差一步就邁入大乘期。
  石珊珊的資質好,所以在宗門是受到了很大照顧的。這讓很多人都覺得有些不平衡,其中就有這個李芷琪師姐的師父劉長老。在她眼中,自家的弟子同樣的資質出眾,只不過比石珊珊稍微差那么一點而已,待遇上卻是千差萬別。
  平日里本就看石珊珊不順眼,覺得她享受特權,今天遇上這樣的機會,石珊珊竟然不敢應戰,這說明了什么?說明石珊珊心虛,說明她根本就是浪得虛名。
  什么妖魔大陸歷練,分明就是往自己臉上貼金。現在修為境界連自家的徒弟都不如,她還有臉坐在這里?要不是有個五品煉丹師的相公,早就被一干長老們喝斥了。
  正好,石珊珊的軟弱也讓一干長老看到她的外強中干,今天這個機會,一定要抓住,讓自己的徒弟狠狠的折辱石珊珊一番,讓大家都看看她的本來面目。
  這么想著的劉梓枂長老,馬上就說出了那一番揶揄的話語。平日里幾個和她相熟的長老,都是一陣附和的笑聲。只不過,笑了幾聲之后就停了下來,畢竟楊晨還在場,他們也不想和楊晨弄僵關系。
  “為什么不行?”傳功長老貝雙玉覺得自己這個要求并不是很過分,稱量一下弟子的修為,無論從身份還是從輩分上來說,自己這個傳功長老都有資格吧?
  “弟子在妖魔大陸習慣了殺戮,怕一個失手傷到了李師姐,到時候弟子該如何自處?”石珊珊性格沒那么圓滑,想到什么說什么,很是自然的將這番話說了出來。
  石珊珊不說這話還好,碧瑤仙島的高層哪怕看在楊晨的面子上,也不會如何逼迫石珊珊,更別說石珊珊一直是宗門的驕傲。
  但現在這句話一出口,頓時間讓劉梓枂火冒三丈。這話是什么意思?就是說自己的徒弟根本就不是她石珊珊的對手,怕一個不小心傷了她?
  有沒有搞錯,你石珊珊只是個元嬰中期,還是剛剛進入中期的樣子,我徒弟已經是元嬰后期,一個元嬰后期怕傷在你一個元嬰中期的手上,你這是在打誰的臉?
  “既然有效果,何不讓我等開開眼界?”劉梓枂長老頓時間換了個說法,開始相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