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561 凡間好修行(下)


  金芒一繞,直接就是想著貝長老的咽喉而去。www.)貝長老早已經準備好飛劍,就是一擋。
  當,金芒被貝長老的飛劍震飛,貝長老正要前沖,卻忽的察覺到一股凌厲的風刃想著自己的腰側斬了過來,身體一頓,飛劍一轉,正切在風刃之上。
  石珊珊的攻擊,可不止是飛劍。在妖魔大陸的時候,簡直是頭頂腳踹,無所不用其極,只要能殺敵,不管什么樣的手段都會試出來。這也是習慣使然,而且還是被圍攻出來的習慣。
  現下就是周圍到處是石珊珊戒備的人,而且已經有兩個人沖了上來。本能的,石珊珊第一反應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擊倒擊殺第一個,然后迎上第二個。這是無數次的生死瞬間總結出來的被圍攻的經驗。
  敵人少一個就是一個,所以,有什么手段全部都要使出來,容不得留手。妖魔大陸上,魔化妖獸可不會和你講道義,也不會給你任何的機會,哪怕被重傷,它們能咬你一口的時候,也絕不會放過。
  事實上,在楊晨一家離開之前,石珊珊曾經不止一次的陷入這種被圍攻當中。四女當時所處的位置,已經超過了她們的實力正常應該到達的深度,對戰的敵人隨時隨地能將她們撕成碎片,由不得有任何的猶豫。
  此刻石珊珊就是陷入了這樣的狀態中,所以毫不猶豫的動用了所有的殺手。一個修士,能殺人的可不止是飛劍,任何的法寶,甚至于空手也能動用一些術法。
  一般的風刃,被一個大乘期高手如此一斬,馬上就會被擊潰退散。可石珊珊的風刃。靈力如此的精純。即便被貝長老斬中,但卻只是稍稍的一偏,并沒有消散。而是變了個方向,繼續響著貝長老斬了過來。
  貝長老在對付風刃的同時,石珊珊的身上卻已經又飛出了至少四道光芒。兩個手鐲,兩根發簪,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被石珊珊煉制成了初級的法寶,向著貝長老的身體攻擊了過來。
  而石珊珊的身體卻沒有絲毫的停頓,幾乎是和那些法寶一起,前后不會差一步,同樣的也沖了上來。凌空發出的靈力攻擊,就算是再強也強不過拳拳到肉的破壞力,這個時候。連身體都是最強悍的武器。
  從元嬰巔峰之后就主要致力于閉關修行,少參加戰斗的貝長老,哪里遇上過這等兇悍不要命的打法。雖然擋下飛劍和法寶的攻擊并不能讓他顯得手忙腳亂。但石珊珊沖上前的強攻卻也讓她極度的不適應。
  轟轟。大乘期高手就是大乘期高手,剛剛一拳把李芷琪手臂和胸口全部打斷的力量。在貝長老的面前,卻只是發出了巨大的聲音,然后就被貝長老同樣的拳頭轟回。
  貝長老在擋下石珊珊拳頭的同時,心中卻是一陣的抽抽。石珊珊這小妮子是怎么練的,竟然兩拳讓她這個大乘期高手都感覺到了拳頭生疼,指骨甚至都有些骨裂,只是在這種動靜下,其他人誰也沒有發現而已。
  只是接了兩拳,貝長老身后的閔長老就已經跟了上來。本以為這就是石珊珊被壓制的局面,忽然之間異變突生。
  刺向貝長老的兩支發簪,方向一轉,直刺向閔長老。閔長老動用飛劍,將兩支發簪輕松的擋開。
  就在這個當口,石珊珊發出的兩個手鐲和這兩只發簪,突然之間爆炸開來,竟是石珊珊毫不猶豫的直接將四個不知道花費了多長時間多少心血的法寶自爆。
  在妖魔大陸,任何身外之物都比不上自家的性命,所以,遇上這樣的不敵情形,肯定是自爆法寶來求得一線生機。
  距離如此之近,法寶自爆的威力甚至在妖魔大陸上都能夠傷到一些大乘期魔化妖獸,不用說在這里。
  猝不及防之下,貝長老直接就被兩只手鐲的碎片炸的靈力一陣震蕩,正想要調整,卻猛地臉色大變,身體急閃。隨即覺得肩膀一痛,一道金芒就從自己的肩窩出飛了出來。卻是石珊珊的飛劍直接從后面肩胛骨刺入,從前面透了過來。
  石珊珊簡直就是得理不讓人,貝長老肩膀剛剛手上,劇痛之際,兩只素手捏成的拳頭已經從一個詭異的角度轟到了貝長老的肋下。
  轟轟,兩聲沉悶的拳頭擊中**的聲音響過,兩道如同尖刺一般的靈力直刺入貝長老的身體。
  噗,一口鮮血從貝長老的口中噴出,雙眼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石珊珊,身體卻不受控制的向下慢慢的軟倒。
  刷,貝長老的身體周圍,忽的閃現一圈靈光,旁邊的閔長老已經及時的祭出一個盾形法寶,將貝長老護在其中。
  這護盾也只是剛出現,飛劍幻化的金芒就間不容緩的斬在了護盾之上。要不是護盾出現的及時,貝長老就是一個被直接腰斬成兩段的結果。
  一擊不中,石珊珊立刻后退,這已經成了本能的習慣。同時飛劍想都不想的向著沖上來的閔長老的要害之處攻去。攻敵必救,也是自保的法門之一。
  閔華楓閔長老畢竟已經是大乘中期,很快就要邁入大乘后期的高手,而且平日里也經常外出戰斗。仗著高超的修為和本命飛劍,拼命的抵擋著石珊珊如同瘋子一般的無所不在的攻擊。
  哪怕是面對大乘期的長老,石珊珊也是毫不退縮,一對一的情形之下,甚至每每總是給閔華楓長老造成一陣陣的意外。各種各樣匪夷所思的攻擊方式層出不窮,斗志之旺盛,甚至讓閔長老都有不小的壓力。
  周圍的一干碧瑤仙島的高層已經看的是目瞪口呆。誰能想到,一個看起來僅僅只是元嬰中期,而且還是剛剛步入元嬰中期的弟子,竟然一個人,重傷一個元嬰后期,一個元嬰巔峰,甚至還重傷了一個大乘初期,現在還和一個大乘中期長老打個平手。
  最讓人震撼的是,這弟子和大乘中期長老的戰斗中,竟然是她占據了主動,將閔長老壓制的只剩下抵擋之力。這就是劉梓枂口中的歷練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