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575 近水樓臺(上)

“師父?”不光是楊晨,連高月都看出來了,急忙的叫了一聲師父:“出了什么事情?”
  “不是大事,楊晨,你的那個弟子,木柏,他的爺爺木明遠出了點事情。”王永知道柏木妖一族是楊晨親自帶回來的,所以楊晨他們回來第一時間就是告訴楊晨。
  “他在外出歷練的時候,被人設計,決斗中受了重傷。”王永飛快的把話說完。
  一聽木明遠只是受了重傷,楊晨和高月公孫玲心中的焦急都散了幾分。重傷只要不死的話,總有辦法可想的,只要不是當場死亡,就有機會。
  “情況很嚴重,楊晨你回來的正好,還是過去看看吧!”在純陽宮,甚至在凡間的修士們當中,如果在治療傷勢上楊晨自認第二的話,還沒有人敢認第一。哪怕有許多人不服氣,但也不會改變大多數人內心當中的認同。
  連王永都這樣的焦急,想來木明遠的傷勢不容樂觀。三人也不怠慢,只是差遣王永的奴仆向掌教宮主匯報一聲,就急忙趕到了木明遠養傷的地方。
  木明遠在這二百多年中,也已經度過了雷劫,進入了元嬰境界。因為柏木成妖,而且在苦寒之地修行上萬年,修為強悍,很是闖出一片響亮的名頭。
  前段時間,大楨也就是幾年前,外出歷練的時候,被某個宗門的人設計公平決斗。雙方先是起了齟齬,然后對方挑戰,木明遠應戰,好像沒有什么不合規矩的地方。
  按道理來說,以木明遠植物成妖的底蘊,對上相同境界的高手,就算失敗,也絕不會敗的太難看口但對方不知道用了什么樣的手法,竟然將木明遠打的全身癱瘓,修為盡廢。
  那個叫做飛云宗的小宗門,似乎是針對純陽宮的。這也難怪,這些年純陽宮的擴張,除了引起一些大宗門的忌憚之外,很多的小宗門也是很很多眼紅的。一些嫉妒的家伙做出什么事情來,都不為過。
  不過楊晨聽了王永在路上的解說之后,就明白過來。這個飛云宗,前世根本就是太天門秘密控制的一個小宗門。這樣的小宗門,太天門不知道控制了多少。
  太天門針對純陽宮,那是一點都不稀奇的。
  不過,楊晨暫時也沒有把這個飛云宗的底細和師祖王永細說,還是先看看木明遠的傷勢再說。
  對方看起來安排的決斗十分的合情合理,而且有不少其他宗門的弟子和散修觀戰,基本上決斗的過程也沒有作弊,完全是靠著實力將木明遠重傷的。
  甚至于飛云宗的人看似十分地道,決斗中并沒有直接要了木明遠的性命,而是派人將他送了回來。但人是送回來了,但也成了一個廢人。
  這一次木明遠的傷勢之重,甚至比當年的石珊珊和孫輕雪都要嚴重。當時石珊珊和孫輕雪被胡謙義重傷,甚至毀了經脈,也同樣是修為盡毀。但木明遠卻更嚴重,連身體的大部分都被摧毀,遠不止經脈摧毀那么簡單。
  當年就等楊晨不出手,石珊珊和孫輕雪傷勢痊愈之后還是能夠從頭修行的。但這一次木明遠卻是連重新修行的機會都沒有了。
  這些都是王永在路上給楊晨解說的,具體的情形,還要楊晨看過之后才能夠半斷。
  木明遠養傷的地方,是在花夢幽的庭院當中。花夢幽有特殊的和植物親和的能力,能夠輕松的調理植物生長。木柏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大部分時間都在師妹這里修行。
  有花夢幽的照顧,加上純陽宮的靈藥,這些年下來木明遠才沒有一命嗚呼。不過,情況也不容樂觀。
  現在的木明遠,早已經無法維持人形,現了樹目,扎根在花夢幽的庭院當中,被花夢幽照料著。
  整棵巨大的柏木,到處都是傷痕,樹皮幾乎已經碎裂的不像樣子,連主根的部分都有十分嚴重的損毀,樹干也幾乎大半的碎裂,只是勉強的連著一點,隨時都有分崩離析的可能。這樣的情形,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實屬不易。
  所有的樹葉全部都呈現出一種枯黃色,任何人一眼看過來,都只有一個想法,這株大樹恐怕是不行了。
  花夢幽用的一種特殊的方法維持著木明遠的性命,但巨大的柏木枝干上,卻連著無數條細細的小管子,似乎在給木明遠輸送養料一般。
  “師祖好!師父好!兩位師娘好!”木柏也在,見到王永帶著楊晨和高月公孫玲過來,急忙問安。
  “先看看你爺爺!”楊晨一擺手,讓木柏先不用多禮,這種時候,還是先看看傷員要緊。
  目測就已經十分的不妙,等楊晨用神識一探查的時候,更是皺起了眉頭。基本上,木明遠的生機算是只剩下那么一絲,全靠著花夢幽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在吊著性命而已,隨時就會油盡燈枯。
  “好狠的手段!”楊晨也不由得感嘆一聲,然后伸手摸上了木明遠的樹干。
  御獸決發動,楊晨開始探查木明遠是不是還有意識。讓人稍有點寬慰的是,木明遠的意識雖然還在昏迷中,卻沒有被打散。
  這時候,連掌教宮主和幾個長老也聽說楊晨回來,都趕了過來。見面先不說寒暄,掌教宮主直接開始問木明遠的傷勢。
  “他的傷勢如何,還能救過來嗎?”第一句話,掌教宮主問的就是這個,是真心實意的那種關心。
  木明遠是直接帶著一個家族投效純陽宮的,在異人堂也是有很大的影響力,這也是飛云宗的那些家伙對付木明遠的理由。
  事實上,這些年純陽宮異人堂出去歷練的高手,基本上都被很多人為難過,牽涉到的宗門很多,散修也很多。木明遠的事情,不過是其中最嚴重的一出而已。
  “保命應該沒有問題。”楊晨仔細的從里到外的檢查了木明遠一遍之后,終于給出了這個讓大家都心中一松的答案。
  只要能留下性命就好,其他的一切,等到活下來再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