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575 近水樓臺(下)


  確定了木明遠的傷勢,楊晨二話不說,直接閉關煉丹。
  木明遠的傷勢岌岌可危,命懸一線,這種情形之下,需要用到五轉的丹藥。而且這五轉的丹藥還只能是分批次的動用,從低到高,否則以木明遠現在的狀況,藥力稍微強一點,就直接能送掉他的性命。
  楊晨一開始還不敢用靈力十分充沛的丹藥,總要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所以,需要的丹藥也不是一種,而是至少五種。
  從最低級的養氣丹到最高級的靈芝玉露丹,楊晨都要準備,而且全部都是五轉煉制。
  煉制的時候,楊晨甚至動用了得自太天門的上十萬年的靈藥。而這些十萬年的靈藥蘊含的藥氣,楊晨只能利用其中最精華的一絲。還好,剩下的那些可以用來煉制駐顏丹,不至于浪費。
  每一種丹藥當中,楊晨都加入了大量的四海玄珊液。不僅僅是因為四海玄珊液能夠提升丹藥的品級,最重要的是,四海玄珊液能夠平衡藥氣,不至于讓藥氣在木明遠的體內發生沖突。
  光是從靈藥中抽取藥氣精華加上丹藥煉制,就花了楊晨足足有半年的時間。這還是楊晨一次性的同時煉制五種丹藥的結果。
  值得慶幸的是,在花夢幽的精心照顧之下,木明遠一直維持著那種不死不活的狀態,卻也沒有直接殞命。
  現在的木明遠很顯然是無法直接服藥的,得用其他的方法將藥氣送到木明遠的體內。
  這個問題難不倒楊晨,花夢幽的手段雖然不錯,但是那是因為花夢幽的實力無法做到更好,而且她也沒有見過更強悍的手法而已。正好借著這個機會,楊晨還可以傳授給花夢幽一種全新的方式。
  一顆經過精心煉制的特殊的五品養氣丹直接被楊晨溶入了四海玄珊液當中,隨后,這足足有一大桶分量的四海玄珊液,就被楊晨直接動用靈力氣化。然后楊晨用強悍的手法,控制著這些氣化的四海玄珊液均勻的分散在木明遠的全身。
  巨大的柏樹直接被紫色的霧氣遮掩,這些紫色的霧氣開始一點點的滲入到了柏樹的枝干樹根之中。
  從里到外的均勻滲透,看著簡單,但甚至連王永這個大乘期高手也只能看著這一幕發呆。旁人可能只看到是將藥氣灌入,王永卻更敏銳的發現,楊晨的大部分神識都在保護著木明遠,讓他不至于被藥氣所傷。
  以王永的控制能力。目前還無法做到這一點。事實上,如果沒有人仙一級的神識修為,根本就無法辦到。
  在眾人不可思議又帶著些許希望的目光中,紫色的霧氣一點點的深入木明遠的身體。光是這個過程,就持續了整整三天。三天之后,紫色終于慢慢的變得稀薄。到最后再沒有一點的紫色出現。
  木明遠的狀況,有了很明顯的改觀。哪怕不用神識,大家也能看的出來,原本已經奄奄一息的大樹,終于出現了一點生氣。
  楊晨卻沒有半點的停歇,直接開始用第二種丹藥。同樣還是溶入到四海玄珊液當中,同樣化為紫色的霧氣,一點點的滲入木明遠的身體。
  經過第二種丹藥治療之后,木明遠的身體。終于開始慢慢的變得穩固,不再是隨時可能會碎裂的狀態。
  到了這個地步,大家基本上都放下心來。至少這個狀態,活下來是完全沒有問題了。
  不過楊晨卻還沒有停止,接下來是第三種丹藥,同樣的手段,繼續施為。這一次完成后的結果,就是木明遠的活力更多,連看起來枯黃的樹葉也多了一點綠色。
  接下來是第四種丹藥。使用的方法還是同樣。到了這個地步。木明遠身上的那些傷痕開始慢慢的恢復,已經碎裂的身體仿佛已經被粘在一起。又成了一顆完整的大樹。最重要的是,木明遠的神智已經被喚醒,有了意識。
  基本上每一次,楊晨都是用至少九成的精力在努力的維持木明遠的身體不被強烈的藥氣所傷。到目前來說,看起來效果還不錯。
  最后一種丹藥,也是藥力最猛的五轉靈芝玉露丹,身體已經完全被摧毀的木明遠依舊還是無法承受。在楊晨的幫助之下,享用了這一顆霸道的丹藥之后,木明遠的傷勢終于算是愈合,身體之內還產生了那么一絲的靈力。
  只不過,木明遠現在的狀況,只能用傷勢愈合來形容,而無法做到痊愈。身體看起來已經捏合到了一起,但已經完全和以前的那種狀況不同。至于說體內產生的那一絲靈力,充其量不過就是外山門弟子剛剛找到氣感的那種程度。
  “你的身體,已經被徹底毀掉,即便現在恢復成這樣,也無法回到從前。”木明遠已經有了意識,但無法說話,楊晨說的這些,都是一只手摸著木明遠的樹干,用御獸決送到他的意識當中的。
  基本上,木明遠已經算是毀了。就算保持著神智,而且勉強還能從頭修行起,但是已經不可能有太大的成就。對方心狠手辣,誠心是毀掉木明遠的。
  楊晨這些話,同時口中也說了出來,周圍眾人都能夠聽見。聽到楊晨這般說,很多人都是唏噓。一個前途無量的元嬰高手,變成這樣的光景,無論誰都不會心里好過。
  “就算你重新修行,最多也不過能到筑基水準,能不能凝丹還是兩說。”楊晨似乎不怕打擊木明遠,直接把這個最好的猜測也說了出來。
  別說木明遠自己,就連聽到這話的木柏,也不由得低下了頭,心中一陣說不出的郁結。
  “想必你也明白,那些人是針對你的,從一開始就打算廢了你。”楊晨的話還沒有完,一直在繼續:“我想知道,你還想不想親手報仇?”
  一干聽到的人都瞪大了雙眼,無比疑惑的看著楊晨。元嬰境界的時候都被打成這樣,現在這個德行,還想親自報仇?開什么玩笑?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