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587 奴婢服了(下)


  ---------..
  原本陰陽焚天火因為只有丁火真元沒有丙火真元,所以發展的并不均衡,這也是后來楊晨不敢多吸收更高級的火種的原因,生怕將這個平衡徹底打破之后帶來毀滅性的后果。
  現在丙火真元終于也完成,再也不用擔心陰陽失衡,陰陽焚天火終于可以肆無忌憚的吸收那些五品火種了。
  識海的變化,不僅僅是陽火龍變得越發的栩栩如生,同時直接帶動了神識的進一步增長。
  人仙七品的神識,即便有三清訣這種強悍的功法,但在離開妖魔大陸之后的一百多年中,都沒有太過于顯著的增長。沒辦法,相對于這百多年來按部就班修行增長的靈石,人仙七品有點太過于龐大,以至于根本就無法顯現出明顯的效果。
  但這一刻,停滯許久的神識增長再次降臨,直接將楊晨的神識連跨兩個境界,沖到了人仙九品。只差一絲,就能夠邁入到地仙的境界當中。
  三清訣終于再次顯現出強悍的本質,識海猛地擴大數倍,然后又開始緩緩縮小,神識凝練壓縮之間,識海已經堅愈精鋼。
  然后,楊晨就發現,自己的靈力修為和神識修為似乎差距又足夠大,足以到達神識再次分裂的邊緣。
  被這個結果嚇了一跳,楊晨急忙停止了三清訣的修行。看來,今后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只能努力的修行,盡快讓靈力修為的增長趕上神識增長的速度了。
  所有的大陰陽五行飛劍。成品的全部都拿出來,再次仔細的祭煉一番。反正楊晨身上的好材料足夠多,這一次祭煉就加入了許多。每一把飛劍,都是精心祭煉,天罡煉寶訣,地煞祭陣訣,乾坤養寶訣輪番上陣,幾乎將所有的飛劍品質都小小的提升了一個境界。
  這一番煉制。就是三年多的時間。除了飛劍,楊晨也沒有厚此薄彼,藥園,蘊靈爐,金鐘,索鉤,酒葫蘆。飛梭,倒海碧玉盞。養藥葫蘆全部都輪流煉制一遍。然后各自溫養中。
  忙完這一切,楊晨掐指一算,已經是接近十年的時間。沉浸在法寶的祭煉當中,并沒有覺得時光流逝,現在一切做完,才覺得自己應該出關出去看看了。
  只是,一從龍宮出來。就發現自己的小院當中似乎有點不對勁。不過,具體哪里不對。一時還無法說出來。
  “你出關了?”一個略有些熟悉但總體還算是陌生的女聲在楊晨耳邊響起,聲音中似乎還充滿了驚喜。
  楊晨一扭頭。就看到了兩張自己絕對沒有想到的面孔。一個是太天門的大乘期女長老陶珺琪,一個是乾坤門的天才弟子青木仙子師無雙。
  這是怎么回事?自己閉關的小院,怎么會有太天門和乾坤門的人出現?正在驚詫間,楊晨神識忽的又發現了幾個讓人無語的身影正在向這邊走過來,看那幾乎一模一樣的體型,楊晨不用問也知道,這一定是五行宗的慕容五姐妹。
  自己竟然就在太天門,五行宗和乾坤門的這幾個女弟子的眼皮子地下閉關修行了整整十年,這個發現讓楊晨差點身上的汗毛都豎起來。宗門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難道又被滅門了?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神識向外一擴,楊晨略微有些放下心來。周圍的那些熟悉的人影都還是純陽宮的弟子,大家看起來一切正常,連楊晨院落里原本的高月和公孫玲的那些奴仆都還在,看起來并沒有什么不妥。
  只是這么一會,五個一模一樣的靚麗身影就出現在楊晨面前,正是五行宗慕容五姐妹。加上陶珺琪和師無雙,三大宗門當年給自己提親的女主角全部到齊。
  “你們……”任楊晨已經有萬年的前世記憶,甚至已經有了四個美艷無雙的嬌妻,但這樣的架勢楊晨還是沒有經歷過,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只是說了這兩個字,就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怔在原地。
  “你這里閉關,也沒有安排幾個得力人手伺候,所以我們幫你打理一下。”青木仙子師無雙不愧是最長袖善舞的,臉色平靜帶著一絲讓人感覺親切的笑容,配合她絕世的容顏,幾句話就把事情交代的很清楚。
  青木仙子這邊剛說完,那邊陶珺琪就接著補充道:“掌教宮主已經應允此事,有什么需要,你就和我們說。”御姐的風情加上她凡間那種高高在上的身份,用這樣的態度和楊晨說話,給人一種別樣的吸引力。
  旁邊的慕容五姐妹雖然沒有多說什么,卻都是齊刷刷的一點頭。五個一模一樣的絕世妖嬈同樣的動作,說不出的讓人心曠神怡。
  讓楊晨奇怪的是,她們和楊晨說話的口吻中,只是用你這個稱呼,就好像和一個同輩中人交流一般。這個很不一般,別人不說,陶珺琪可絕對是比楊晨輩分要高的,隨便稱呼楊晨一聲小子,一點都不為過。
  現在她們卻都是用這種語氣說話,楊晨怎么會感覺自在?不是當年的提親已經婉拒了嗎?又有什么變故了?
  “我剛出關,先去拜見一下宮中長輩!”楊晨下意識的用這個理由先抵擋一陣,至少找掌教宮主他們問問清楚再說,到現在為止,楊晨都是一腦子的霧水。
  “宮主,陶珺琪,師無雙和慕容五姐妹,這是怎么回事?”在下了幾重禁制的議事大殿中,楊晨面對著全部到齊的高層們,向著掌教宮主苦笑著問道。
  “哦,她們的事情,是我們應允的。”掌教宮主很是隨意的回答道。
  “可是,別人不說,陶珺琪可是太天門長老啊!”楊晨不明就里,但這事哪里能隨便答應,趕忙先找個理由:“太天門可一直想要對我純陽宮不利的啊!”
  “太天門怎么了?許他們打我們宗門的主意,就不興我們收點利息?好事不能他們都占全了吧?”這邊掌教宮主還沒有答話,那邊楊晨的師祖王永就已經很是火爆的大聲回答道:“楊晨,我以師祖的身份命令你,睡她!”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