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591 魔門也有傳說(上)

芳華夫人出身陰陽魔宗,最是玩弄男女的高手,別看平日里一副凜然不可侵犯的模樣,但是骨子里是怎樣的人,楊晨早就知道。
  這樣的人,放在純陽宮肯定是不合適的。別的不說,光是道門當中的那些道學先生,就能夠把純陽宮罵成一灘垃圾。
  各大宗門能夠接收妖族加入異人堂已經算是了不起的成就,這幾乎就是很多道學先生們的底線了。如果再要來一個魔女半什么的,那就等著被滅門吧!
  楊晨當然不會犯這樣的錯誤,所以,把芳華夫人當做俘虜,那是降魔衛道的典范。但是要一直留在身邊的話,那可就是禍患了。這天下之大,認識芳華夫人的可不止一個兩個。
  是以,楊晨是一定要把芳華夫人處理掉的。不過,暫時來說,芳華夫人還算是有點用處,就這么殺掉的話,還有點可惜。純陽宮在魔門那邊的影響力并不大,把芳華夫人送回去,也不乏為一個很不錯的棋子。
  要知道,陰陽魔宗也是一個大宗門,就算芳華夫人只是其中一個普通的長老,但架不住陰陽魔宗的高手眾多,幾乎可以和五大宗門比肩的魔道大宗,無論如何有一個自己人安置在其中,還是有用處的吧?
  只是,本來芳華夫人在陰陽魔宗的地位就不高,遠不到核心的地步,加上她招惹了無極魔宗,回去之后,說不定處境艱難,那也是一樁麻煩事。
  既然想要讓芳華夫人為自己辦事,那就要想辦法提升芳華夫人的地位和實力,免得她辦事未成就先掛了。說起來,只要實力提升的話,地位自然會水漲船高,在魔門,遠比道門更加的現實。
  光是提升修為對于楊晨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事,但楊晨為讓芳華夫人安心,還是打算問問她自己的打算。
  芳華夫人早已經在楊晨面前發下心魔大誓效忠,加上之前的龍威和血色長河的威懾,楊晨對她的忠心到可以不用懷疑。沒人愿意自尋死路,尤其是一個得到了源源不斷的駐顏丹的美艷女子,面且將在不久的將來成為魔門大人物的家伙。
  “為我提升修為?”芳華夫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楊晨單獨的將自己帶到了這個偏僻的地方原理純陽宮山門之后,原以為是想要讓自己服侍,芳華夫人也打算拿出渾身的解數來討好楊晨了,忽然被問起這個問題,芳華夫人直接就呆在了原地。
  元嬰巔峰的高手,也不乏因為大喜大悲而無法控制自己情緒的情形出現。道門之中稍微少一點,畢竟道心堅固,但魔門中人就不同,本就是快意尋歡肆意作樂的信條,對于悲喜的表現完全不同。
  楊晨手中有百年丹,那是毋庸置疑的,否則三大宗門也不用非要塞到楊晨身邊幾個人。但這么珍貴的百年丹,一顆就要花費十幾斤極品靈石的代價,這樣的東西,真的要給自己嗎?
  “你是打算靠自己的努力提升心境度劫大乘呢,還是直接吞服百年丹靠修為硬抗?”楊晨給了芳華夫人一個選擇。其實這個選擇和沒有選擇一樣,只要不是生死關頭,誰愿意用透支未來的方式提升?
  “這里有幾顆二轉問心丹,你已經是元嬰巔峰的修為,想必只要服下,很快就能夠引發天劫。”楊晨也不吝嗇,直接拿出幾顆問心丹放在了芳華夫人眼前:“你先吞一顆,我為你護法!”
  對自己人尤其是為自己辦事的人楊晨是從來不吝嗇的,這一點從上官峰杜謙以及刀疤和酒仙前輩他們身上就可以看出來,對芳華夫人,楊晨也是一視同仁,盡管旁人看著楊晨帶著
  芳華夫人的時候總是有些目光暖昧。
  芳華夫人終于確定,楊晨是真的要給她提升修為而不是毀了她,拿著那顆問心丹,幾乎不敢相信。當下一口將問心丹吞下,然后毫不懷疑的開始閉關領悟,再不管其他。
  楊晨很是盡心的在不遠處打坐,一邊護法,一邊修行,同時還在煉化妖魔大陸的空間連接點。
  初步煉制空間的時候,斬仙臺入口和妖魔大陸核心就表現出了不一樣的地方。斬仙臺入口楊晨只在回夢大法中花費了半個月的時間就輕易完成,而妖魔大陸核心卻整整花了半年。
  但楊晨卻有一種強烈的預感,煉化斬仙臺入口比煉化妖魔大陸核心要艱難許多倍。畢竟斬仙臺入口是跨越仙界和凡間的,由道祖太上老君親自煉制的,妖魔大陸核心不過是偶然的一個空間缺口,雙方等級就不可同日而語。
  這也是楊晨為什么一開始就煉化妖魔失陸核心而不是斬仙臺入口的原因。先易后難,而且容易的還能積累經驗,畢竟那門煉化空間的功法也是推測居多,有些東西還需要簡單點的東西來驗證。
  不能不說,即便是魔門中人,能夠修行到元嬰巔峰的就沒有一個資質差的,也沒有一個笨蛋,只是幾個月的時間,芳華夫人就似乎領悟到了許多的東西。甚至不用動用第二顆問心丹,就已經引發了天劫。
  楊晨就站在距離芳華夫人不遠處的地方,看著陰火劫降臨到了芳華夫人的身上。這個距離,根本就是在芳華夫人度劫的范圍之內,馬上楊晨就被陰火劫波及。
  芳華夫人畢竟是魔門出身,并不會改變她時刻爾虞我詐的心性。盡管她有足夠的時間提醒楊晨離開度劫范圍,但她并沒有這么做。也許在內心當中,她臣服于楊晨是被迫的,并不是自愿的吧!
  反正她只是不提醒楊晨而已,并沒有違背心魔誓言,如果楊晨無法抵抗陰火劫的威力,身死道消,那么芳華夫人自然是沒有了約束。還有比這更好的一舉兩得的機會嗎?
  對于芳華夫人的這點小心思,楊晨心中一清二楚,但為了震懾這個女人,楊晨毫不猶豫的站在原地。以芳華夫人引發的陰火劫,楊晨有絕對的信心抵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