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597 七情六欲丹(上)

轟,沒有任何的征兆,楊晨所處的位置忽的開始爆炸。劇烈的爆炸威力幾乎全部都集中在楊晨的身上,聲勢足以毀天滅地一般。
  飛梭在瞬間被楊晨收起,體表出現了金鐘的影子,三條龍影圍繞著楊晨的身體上下翻飛。不管是爆炸帶起的碎片還是爆炸本身的靈力攻擊,都被攔在了楊晨的身體之外,沒有一點傷到楊晨。
  “有點本事!”周圍空無一物的地方,忽的傳來了一個女子的聲音,只是贊嘆了一句,緊接著就是一大片鋪天蓋地的攻擊。
  “陰陽魔宗?”楊晨人仙九品的神識,幾乎在瞬間就發現了周圍的人的身份。哪怕她們的身形在陣法的屏蔽下隱藏的再好,也無法逃過楊晨的神識掃描。
  實力上的巨大差距,絕不是一個凡間的屏蔽陣法就能夠填補的。雖則這陣法哪怕讓一個大乘巔峰甚至于剛剛度劫飛升的人仙一品的高手都束手無策,但這并不妨礙楊晨發現它的輕松。
  陰陽魔宗這一次可以說是精英盡出,只楊晨神識探查到的,周圍就有十三個大乘期的高手,另外還有數十位元嬰,男女都有,上來就是要命的架勢,連招呼都沒有一聲。
  瞬間楊晨就意識到是誰在出手,這樣的聲勢,除了芳華夫人之外,似乎并沒有人能夠組織起來。
  萬艷千紅靈法還差最后一次殺楊晨的機會。殺了楊晨,就進入大圓滿境界,否則的話,就只能夠徹底的被楊晨所迷,心甘情愿的成為楊晨的附庸和情人。至于修為境界,就只能是比大圓滿略差一籌的圓滿境界。
  芳華夫人的野心很大,以前是沒有機會,現在她既然已經度劫大乘。就絕不會甘心自己成為楊晨的附庸,她會想盡一切辦法來干掉楊晨。這一點,從她在剛和楊晨顛鸞倒鳳之后就連續兩次出手就可以看出來。
  在那種情形之下芳華夫人還殺不了楊晨,那么就只能夠借助幫手。不管怎樣,總要搏一把。現在殺不了楊晨,日后兩人的差距會越來越大,所以動手的時機越早。成功率就越高。
  想必芳華夫人也是這樣的想法,所以才會挑選這個時機。至于說芳華夫人如何說服這些宗門的高手。不用問。楊晨給她的那一批讓她用來發展自己勢力的靈石和資源,肯定已經成了這些陰陽魔宗高手們出馬的報酬。
  這算不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楊晨有些哭笑,但也很是佩服芳華夫人這種鍥而不舍的精神。一次不成就兩次,兩次不成就三次,怪不得芳華夫人在魔門也是混的有聲有色,不是沒有道理的。
  更多的原因楊晨沒有多想,這個時節也由不得她多想。金鐘猛的一震。一聲悠揚的鐘聲從楊晨身上發出,攜帶著一股龐大的讓人無法置信的威壓。向著周圍擴散開去。
  針對神識的攻擊,幾乎是避無可避的。除了用自己的修為硬抗之外,別無他法。
  周圍的陰陽魔宗高手全部都被這一聲鐘聲震的身體一滯,十幾個修為比較低的元嬰高手,直接暈厥在地。
  奇怪的是,大部分的陰陽魔宗高手,似乎都只是被鐘聲影響了一下,然后就適應過來,依舊還是向著楊晨發出了最強的攻擊。
  在陣法的加持之下,十三個大乘期高手的攻擊,結結實實的落在了楊晨的金鐘之上。嗡,又是一聲震天的鐘聲,只不過這一次不是楊晨主動發出,而是金鐘反震那些攻擊的聲音而已。
  即便攻擊已經接二連三的降臨,但楊晨卻還是肉眼無法看到任何人的蹤影,只是神識能夠清晰的發現敵人的位置而已。不能不說,這陣法的確是有獨到之處,用來埋伏襲擊,簡直就是最合適不過的。
  陰陽魔宗高手的強悍也在兩聲鐘聲之后表現的淋漓盡致,以楊晨的估計,金鐘現在針對神識的攻擊,哪怕是普通的大乘中期的高手,都無法承受,而周圍的這數十人,除了修為最低的那十幾個之外,剩下的居然全部都是安然無恙。
  發現這一點之后,楊晨也只是冷笑一聲,金鐘再次發出了一聲震天的鐘聲。隨同鐘聲一起發出的,還有一股強大的人皇之氣,瞬間就彌漫到了周圍數十丈方圓。
  空無一物的環境中,忽的響起了一連串的驚呼聲。數十丈之內的所有修士,除了楊晨,全部都被打落了一個小境界。來的都是高手,發現這個變化之后,全部都是驚訝出聲。
  楊晨的難纏,恐怕還要在他們的估計之上,但所有的陰陽魔宗的高手卻沒有一個退卻的。開什么玩笑,對付一個元嬰初期的小輩,十三個大乘期高手加上數十個元嬰高手如果還要逃的話,陰陽魔宗還有臉在魔門當中混嗎?
  現在他們唯一要關注的,就是阻止楊晨在危急時刻吞下百年丹,只要能做到這一點,這么多高手,磨也能將楊晨磨死。畢竟楊晨只是個煉丹師而已,從來沒有聽說他戰斗手法有多兇悍。
  十三個大乘期高手當中,楊晨并沒有發現芳華夫人的身影。想必她正躲在不知道什么地方暗中觀察結果,但肯定不會太遠。否則楊晨的蹤跡不會這般容易的被發現。
  上門送死的家伙,楊晨也不會有絲毫的憐憫。鐘聲攻擊之后,手一張,哮天口含著斬仙刀就出現在楊晨的手上,尾巴一卷,纏上了楊晨的手腕,兇悍無匹的斬仙刀終于在淬煉完畢之后,第一次出現在普通的修士面前。
  刀光狠狠的劃出一道明亮的曲線,切斷了一支剛剛出現的飛劍,將一面石盾斬成了兩半,刀勢未停,又劃過了一片空間。
  刀光閃過,原本空空如也的地方,忽的出現一片血光,隨后兩截人體就忽的憑空出現,鮮血噴涌中,一個家伙臉上帶著濃濃的不可思議的表情,出現在楊晨的視野中。
  楊晨反手又是一刀,那個家伙的腦門上,剛剛出現了一個小小的人影,就被這一刀斬中,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瞬間消弭的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