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603 劍氣認主(下)

提起妖魔大陸歷練的事情,明顯是楊晨在借著這個機會明顯的來表示自己的不滿,同時也是一個十分嚴重的警告。如果貝長老敢輕易的亂動,楊晨不小心傷了她或者殺了她的話,那就是最好的搪塞借口。
  反正誰都知道,妖魔大陸歷練過之后,會有一種出手無法收住的麻煩。這一點,石珊珊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在碧瑤仙島一干長老們面前演示過,貝雙玉劉梓枂之所以會針對石珊珊,就是因為則個原因。
  說來說去,還是貝雙玉先動手的,楊晨只要用這個理由,殺了貝雙玉之后,旁人也說不出來什么。雖然殺了碧瑤仙島的傳功長老那絕對是大罪,但看剛剛的架勢,在場的長老們可都不是瞎子,此刻誰都明白了貝雙玉想要干什么。
  閔華楓尤其是憤怒,貝雙玉不但沒有收斂的意思,反而變本加厲的在自己面前就要當面將楊晨斬殺,完全不顧宗門的發展和面對純陽宮的麻煩。要知道,楊晨還是一個五品煉丹師,殺了他,會讓那些已經排隊等著楊晨煉丹的多少高手們恨之入骨?這還沒算其他的四大宗門。
  碧瑤仙島就是再強大,近期發展再迅速,也不可能和四大宗門同時叫板。如果楊晨真的出了事情,這簡直就是四大宗門最好的借口,聯合起來將碧瑤仙島絞殺,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碧瑤仙島和青云宗交好。但三大宗門聯合,足夠將碧瑤仙島和青云宗打壓到極致了。這些還都是宗門之間的事情,還沒算上石珊珊孫輕雪高月公孫玲的反應。
  這個時候,沒人會忽略她們四個,石珊珊一個就能夠和閔華楓斗個平手,四個會怎樣?聯合起來的話,說不定碧瑤仙島的這些普通長老們,誰都逃不脫她們的襲擊。
  所有的長老們全部都是腦海中升起一個念頭。貝雙玉這是要將宗門推向深淵啊!心思如此的歹毒,看來,她已經不適合做碧瑤仙島的傳功長老了。
  當然,這不是最震撼的事情,最讓她們駭異的是,貝雙玉這個大乘期高手的偷襲,連她們近在咫尺都沒有反應過來。可楊晨不但接了下來,還在一招之間就讓貝雙玉狼狽不堪。連動都不敢動。這樣的強悍。哪怕是閔華楓,都無法做到。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不可思議的一幕,貝雙玉的身形剛剛出現在楊晨的面前,法寶已經開始攻擊,但楊晨卻只是輕輕的一伸手,電光火石之間,就揪住了貝雙玉的脖子向下一摜。大乘期的貝長老,就被一個元嬰初期的后輩直接臉沖下砸進了地面。
  隨后。楊晨只是輕而易舉的拿出一柄她們個個都聽說過的鬼頭刀,放在了貝雙玉的后頸上。然后貝雙玉就變得比最馴服的小貓還要乖,不但頭不敢抬,甚至說句不好聽的,她連身體顫抖都不敢抖了。
  這是怎樣讓人恐懼的一幕?沒人會覺得貝雙玉是在讓著小輩,也沒人會覺得貝雙玉怕死。要知道,一個如此盛名的人物,寧死也不會讓自己受辱的,這個場景換成她們,她們絕對會自己一頭撞在那刀鋒之上,將自己了解。如此的奇恥大辱,就算是活下來,也沒有臉見任何人。
  可偏偏貝雙玉不但沒有主動求死,反而動都不敢動一下,這說明了什么?誰也不是傻子,都明白這里面肯定會有什么大家不知道的東西。
  楊晨此刻卻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甚至連手中鬼頭刀的刀柄都放開了,就那么憑空將刀架在貝雙玉的脖子上,自己好整以暇的坐在地上,依舊還是平靜的看著場中的澹臺島主。
  貝雙玉雖然有錯在先,可說來說去還是碧瑤仙島的傳功長老,哪怕是看在同門的份上,其他一干長老也不能看著她遭受如此的奇恥大辱。當著她們的面,這樣折辱貝雙玉,根本就是在打她們幾個的臉,幾個長老的面孔立刻就板了起來,氣氛也多了一重肅殺。
  “楊晨!”閔華楓沒有開口,開口的是另一個長老,盯著楊晨的目光,十分的不善:“貝長老行為有虧,但出于心憂島主,情有可原,把你的刀收起來!”
  換成任何一個宗門的任何一個人,看到自家的同門被這般的對付,都會是同樣的感覺。要不是楊晨剛剛表現出來的實力太過于嚇人,連貝雙玉長老一個照面都支持不下來,否則的話,她們幾個早就動手搶人了。
  一來忌憚楊晨,二來還是自家人動手在先,三來,楊晨的煉丹大師的身份以及純陽宮和碧瑤仙島多年來的合作,讓她們沒有馬上出手,但語氣卻是前所未有的嚴厲。
  只是,語氣雖然嚴厲,但話語之中卻沒有那么理直氣壯。傻子都看出來貝雙玉的目的,大家在憤怒之外,還有另一種感覺,那就是丟人。身為堂堂碧瑤仙島大乘期的傳功長老,偷襲一個元嬰期后輩不說,還被人一招制住,丟臉之后還不說自己了斷,反而給宗門丟人,除了覺得沒面子,還能有什么其他的感覺?
  “晚輩冒犯了!”楊晨卻是從善如流,語氣平靜,也不見動手,就將斬仙刀收了起來。
  見楊晨如此,幾個長老們的臉色好了許多,這樣給她們面子,說不得,在善后的時候,也得偏向楊晨一些。
  讓她們奇怪的是,貝雙玉后頸之上雖然已經沒有了斬仙刀的威脅,但貝雙玉的身體卻依舊還是趴伏在原地,動都不動一下。幾個長老驚訝之余,神識一探查才發現,貝雙玉竟然已經暈了過去,喪失了知覺,也不知道是被氣的,還是被嚇的,想來還是前者居多。
  丟人啊!幾個長老都在心中暗暗的搖頭,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此刻的感覺,只覺得各自的臉上都是熱騰騰的一片,連面對楊晨的目光都不敢。好在楊晨并沒有看她們,而是一直盯著澹臺島主,這才讓她們好過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