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612 正妻大婦的威風(上)

不得已之下,這些襲擊的人就只能分出一部分高手來困住三女。不過,這有點麻煩,琤琪仙子本身就是大乘后期的修為,加上大乘初期的慕容,還有一個元嬰巔峰的師無雙,這邊至少也得分出五位大乘期高手。
  剩下的五位大乘期高手,直接沖進了楊晨的院落當中。楊晨的院子里,理論上應該只有楊晨和高月公孫玲三個高手,再加上一些高月和公孫玲的仆人而已,再沒有其他。
  只是,一沖進院子里,五個高手就不由得露出了震驚的神色。眼前看到的這一切,直接顛覆了他們的認知。如果不是很明確的是自己剛從外面沖進來的,大家都以為是出現了幻覺。
  外面看起來很是普通的一個小院,一進來卻是富麗堂皇到了極點,哪怕是五個大乘期高手個個都是見多識廣之輩,也從未見到過這般奢華的景象
  一座巨大的宮殿群,且不說這些宮殿群有多么的激ng美,光是進來廣場上鋪著的那些整齊的地磚,就足以讓人倒吸一口冷氣。
  這哪里還是地磚?分明就是大塊的最上等的美玉,一般的大小,激ng雕細刻,將他們腳下的地面裝飾的美侖美奐。如果只是漂亮的話,也就算了,問題是,每一塊玉轉,都是經過了煉器高手激ng心煉制,隨便拿一塊出,都不亞于一件上等的法寶。
  不光地磚是法寶,而且地面上溢出的靈力,比他們在任何地方見過的都要濃郁十倍以上,以至于這些即便在各大宗門都是享受最好的靈脈的大乘期高手,也都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光是看著這個地面,沖進來的五個自以為見多識廣的高手就恨不能捶胸頓足歇斯底里的發泄一番。他們這一輩子辛辛苦苦,攢足各種資源,刻苦的修行,終于有了現在的成就,可到了這里才發現,他們的身家竟然連人家的鋪在院子里的地磚都買不起。
  在這樣的地方修行是什么感覺,所有的高手都有一種期待,眼中也冒出了貪婪。恨不能現在就從地上挖起幾塊地磚來抱在懷中再也不撒手。
  這一趟,真的是來對了,早知道楊大師有錢,卻也沒有想到過,楊大師竟然會這么有錢。只是這一個宮殿,反襯下來,他們各自的宗門就是乞丐窩。
  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誰也無法掩飾自己眼中的貪婪和加重的呼吸。只要能把楊晨擒下,這一切不都是他們的嗎?
  撲通,有東西掉入水中的聲音驚起了五位大乘期高手的注意,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聲音發出的那邊。隨后,幾個人就集體的把眼睛瞪的銅鈴一般,幾乎要從眼眶里跳出來。
  一只看起來十分普通的土狗,興高采烈的跳進一個紫色的大水池子當中。在那些紫色的液體之中,愜意的用狗刨式游著,搖頭晃腦的樣子,說不出的愉快。
  只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那紫色的液體,上面泛著點點星光,這種明顯的特征足以讓任何自詡見多識廣的高手明白這是什么東西。
  四海玄珊液,除了四海玄珊液之外,再也沒有其他東西是這樣的顏色。不過,在任何修士眼中都是不要命也要搶奪的四海玄珊液,平常有一滴就足以讓人欣喜若狂的好東西,這里竟然有這么大的的一池子。
  怪不得楊晨煉丹水準天下無雙,有這么多的四海玄珊液,哪怕再艱難的丹藥,到了楊晨手里也會容易上百倍。五品煉丹師算什么,如果給一個四品煉丹師這么多四海玄珊液,他能直接煉制出六轉的丹藥來。
  原來楊晨煉丹大師的秘密,就在于此。五個人都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這一下,就不用擔心楊晨不配合,不肯交出自己的煉丹秘籍了。現在大家可以放心大膽的將楊晨擊殺,然后名正言順的霸占這些四海玄珊液。
  腦海中轉著無數的念頭,大家卻跟著土狗的身影不停的在四海玄珊液池子里游弋。這只土狗他們都聽說過,當年楊晨在萬獸閣沒有購買高級妖寵,而是買了一只土狗,這些楊晨的資料當中都有。以前人們好奇一只沒有看到這只土狗,現在終于知道土狗在什么地方了。
  游了一會,土狗爬上了岸邊,然后站在岸邊,嘟嚕嚕的將濕透的毛發抖摟了一遍,將上面的四海玄珊液甩干。隨后就在五個大乘期高手目呲盡裂的憤怒目光中,抬起一條腿,直接在四海玄珊液當中撒了一泡尿。
  土狗當然就是哮天,這是它最開始的形態。在哮天大爺的眼中,自己往四海玄珊液中尿一泡,那是能夠大幅度提升四海玄珊液的各種效果,你當哮天大爺是什么地方都會隨便撒尿的?
  可看在五個大乘期高手的眼中,這分明就是在暴殄天物。能讓人搶的打破頭的四海玄珊液,竟然是這畜生的游泳池,而且還尿了一泡,一想到他們以前從楊晨手中求到的丹藥中很可能就有這畜生的尿,眾人就是一陣的怒火填膺,是可忍,孰不可忍?
  現在的五個人,直接把哮天生吞活剝的心都有了。
  你憑什么敢往我們的四海玄珊液當中撒尿?下意識當中,這里的一切已經是他們的私人物品,見不得有人破壞和糟蹋。
  終于忍住了將哮天碎尸萬段的心思,大家結伴向前。來這里的主要目的還是制服楊晨,這一點誰都沒有忘記。只要制昨者殺了楊晨,這里的一切,就是他們的,誰也搶不走。
  進入第一個宮殿當中,眾人的瞳孔又是一陣的縮緊。這里是個寬大的會客廳,只不過,從桌椅板凳到上面的茶壺茶杯,隨便拿出哪一樣,都能讓人瘋狂。有兩個高手甚至恨不能馬上丟掉自己的本命法寶,替換成桌上的那個茶杯。
  見過奢靡的,沒見過這么奢靡的,還要不要人活了?幾個人心底都是忍不住的長嘆一聲,枉自己自詡見多識廣,到了這里才發現,原來自己只不過是井底之蛙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