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613 哪里找寶貝(上)

如果是幾百個普通人看他們的話,這些高手不會覺得有什么。他們又不是沒有經歷過被無數的普通人當做神仙一般的來崇拜,那種情形,足以讓他們覺得得意。
  但如果這幾百個人都是大乘期高手的話,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尤其這里的每個人,看起來都十分的彪悍,光是身上帶著的煞氣,就足以讓人膽寒。
  “天哪,血手劉老魔……”一個人似乎認出了其中的某個老魔頭,直接低聲的說了一句之后,身體就再也沒辦法停止顫抖。
  “人屠張老度…”
  “尚魔頭……。”
  五個人都算是游歷天下結識無數人的高手,認人的功夫也是一等一的好,但每認出來一個第六百零八章真實與虛幻(下),他們的心就往下沉一分。別說這么多高手一擁而上,光是認出來的這幾個,就足以每一個人收拾他們五個加起來都綽綽有余了。
  這里不是楊晨的私人院落嗎?怎么會有這么多的高手?他們在這里干什么?無數的問題都從五個人腦海中涌起,但此刻他們卻寧愿沒有進來過,也不想知道問題的答案。
  純陽宮的亂相,在經過了差不多一個多時辰之后,終于徹底的平息了下來。此刻的純陽宮,已經徹底的變成了廢墟,再沒有一間完整的房舍,再看不到一個活著的純陽宮弟子,到處都是那些發起攻擊的敵人。
  終于到了該享受勝利果實的時候,無數人的心中,充滿了驕傲。純陽宮又如何,還不是被他們滅門?就算有幾個大乘期高手又怎樣,就算有幾百名元嬰高手又怎樣,還不是想滅就滅,不留下一點的禍根?
  就在所有人都自以為勝利開始翻著瓦礫堆打算收集戰利品的時候,所有人的耳中忽的都清晰的聽到了一聲長嘆。
  “唉!”嘆息聲就在莓個人的耳邊響起,如第六百零八章真實與虛幻(下)此的清晰,充滿了惋惜和遺憾,好像是在為這些高手們不值得一般。
  “什么人?”馬上就有人喝問出來擺出了一副防御的架勢。他們這一激動不要緊其他人馬上意識到,自己剛剛聽到的那一聲嘆氣,并不是只有自己聽到,而是所有人都聽到了。
  “我純陽宮自問從未有得罪過各位,各位卻如此殺上門來,是何道理?”質問的聲音依舊還是在每個人的耳邊響起。如果有人對純陽宮的人都很熟悉的話,一定能聽的出來,這就是掌教宮主的聲音。
  “少廢話,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要怪就怪你們的那個弟子楊晨誰讓他掌握了不該掌握的東西。”在耳邊響起的聲音帶給所有人的壓力是讓人難以想象的,有人馬上就罵了出來。當然,找不到合適的理由,也只能用這個上不了臺面的理由來回應。
  “既然如此,那也就不算是我純陽宮不教而誅了。”掌教宮主冷笑一聲,說出了這番話。這話讓聽到的人都是心中一稟,什么意思?
  正在驚疑不定之間眾人眼前的景色忽的一變,再也不是深夜的純陽宮,而是變成了白晝地點也換成了一個巨大空曠的廣場。
  最讓人感覺到恐怖的是,所有人都發現自己竟然已經全身都無法動彈。不管如何的催動靈力,身體都不能動彈分毫,全身上下,似乎除了嘴巴可以發聲之外,再沒有其他能動的部位。
  掌教宮主和幾位核心長老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眼前,身后是一大群元嬰高手,看他們的樣子,根本就沒有受到什么傷害。
  “怎么可能?”被困住的這些家伙,眼看著那些人出現,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自己已經把其中的某些人干掉了,怎么還會好端端的站在那邊?隨即馬上就明白過來,自己剛剛還在眉清山上,現在就到了這里,分明就是在一個幻陣當中。之前發生的一切,不過是自己的幻覺而已。想到這一點之后,所有人都是冷汗潺潺而下,再不復剛剛才將純陽宮滅門的得意。
  “爾等在我純陽宮布置了不下二十年,真當我純陽宮的人是瞎子,連這個都看不出來?”掌教宮主沖著這些站的整整齊齊的家伙們冷笑一聲,鄙夷的目光讓他們幾乎要找個地縫鉆進去。可惜,全身無法動彈,只能站在那邊,如同木樁子一般。
  老樹妖桂山友在度陰火劫的時候,就把自己的種子撒的滿山都是,從那時候開始,整個眉清山的任何風吹草動就都在老樹妖的掌控之下,對方布置了這么長的時間,怎么可能避過老樹妖的耳目?
  所有的這一切,全部都是早就安排好的。只不過掌教宮主他們也不知道對方什么時候發動,這才一直小心防范并沒有動手。
  公孫玲回轉之后,給宗門帶來一個全新的預防方法。山河地理圖,直接將眉清山全部籠罩在其中,所有人都生活在山河地理圖的幻境之中。完全一模一樣的地形,讓身處其中的人根本就無法分辨是真實還是虛幻。只要離開眉清山范圍,就回到真實世界,進入眉清山范圍,就進入了幻境之中。連遠在眉清山之外的人們看到的,也是幻境當中的情形。
  掌教宮主手一擺,一群穿著純陽宮弟子服飾的人就被大批的純陽宮弟子押了上來。這些人,都是在對方發動攻擊之后,突然襲擊本門弟子的家伙。
  “爾等身為純陽宮弟子,卻吃里扒外,殘害同門,按照門規,斬!”掌教宮主看都不看這些人一眼,直接宣布。
  刑堂的人早就等了半天,聽到掌教宮主的吩咐,頓時間飛劍盡出,嗖嗖嗖嗖聲音過后,掉落一地的腦袋。
  對面看著的人們心中都是一緊,臉上終于開始浮現出害怕的表情。每個宗門對付這種宗門大敵都是幾乎同樣的態度,現在看起來,他們是絕對無法幸免了。只可惜,動手那么多,竟然連一個純陽宮弟子都沒有殺掉過。
  幾個領頭的大乘期高手,更是心如死灰,早知如此,何必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