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614 切個桃子也能突破(下)

楊晨不會管宗門如何應付,因為五大宗門表達善意的最終目標還是他本人。說到底,五品煉丹師依舊還是唯一的一個,這種超凡脫俗的存在,本來就該無數人抬頭仰望的。
  在經歷了先后到來的五大宗門的宗主和掌教宮主的商談之后,純陽宮掌教宮主分別笑瞇瞇的和五大宗門的宗主達成了一系列的合作計劃。當然,在外人看來,純陽宮得到的東西似乎有點多了,但這并不意外,你家宗門有個五品煉丹師,也能得到五大宗門的照顧。
  許多不明就里的人自然以為是作為合作者,五大宗門的門主親自來看望受到攻擊的純陽宮,雖然純陽宮并沒有損失什么,但這就是一個明確的信號,表明五大宗門在力挺純陽宮。
  而有些隱約猜到了內情的人,更是不敢隨便的多嘴,誰知道他們隨便說的一句話會引起五大宗門怎樣的報復?不看純陽宮都把所有參與人滅口,不留半點后患了嗎?誰敢在這個時侯多說五大宗門的不是,那是自己挑著燈籠找死。
  宗門的這一關相對來說好過,但楊晨這一關可就沒那么輕松了。楊晨直接用了一個閉關修行被打擾,走火入魔,不便見客的理由,便將五大宗門的門主拒之門外。
  由不得楊晨這般的憤怒,這一次的事情,最主要的目標還是沖著楊晨,不看楊晨這邊就直接聚集了十個大乘期高手和數十個元嬰嗎?為的就是對付楊晨和高月公孫玲。那些人什么目的,簡直是昭然若揭。
  楊晨要是什么架子都不擺,就被人忽悠的心平氣和,那才是讓人看輕了呢。越是這樣,越要擺足姿態,這一次純陽宮僥幸逃過了一劫,下一次呢?公孫玲不可能天天呆在純陽宮不出去,對方有多少魑魅魍魎的手段還沒使出來,誰敢說純陽宮就能夠安如泰山呢?
  五大宗門的門主終究還是沒有見到楊晨,只能悻悻的離開。不過,太天門,五行宗和乾坤門還是有辦法的,既然楊晨和自家宗門的弟子都有私情,至少在他們眼中是這樣的,而純陽宮這次沒有把陶珺琪,師無雙和慕容一并束縛結果就是明證。
  既然如此,三大宗門索性樂的大方,當著掌教宮主的面,將陶珺琪,師無雙和慕容五姐妹送給了楊晨,為奴為婢,任由楊晨處置,宗門絕不干涉,這是鐵了心的要把美人計用到底了。
  相對而言,青云宗和碧瑤仙島就很尷尬,兩大宗門分明和純陽宮是姻親,卻發生這樣的事情,實屬不該。有心想讓孫輕雪和石珊珊幫忙說項一二,但兩女聽到事情之后,直接把頭搖的撥浪鼓一般。自家宗門的長老暗算相公,還要讓她們說好話,這怎么可能?別說兩女,就連花長老和閔長老,說起這個事情,都有些沒臉見人。
  沒有了孫輕雪和石珊珊居中調停,兩大宗門就不得不付出更多的代價來求得楊晨的諒解。她們也不可能做出三大宗門這種事情,送幾個美女來拉攏楊晨,說不得也只好在別的方面動起了腦筋。
  孫輕雪和石珊珊的日子,突然一下子就變得更好了許多,各種宗門資源,簡直就是任由她們隨時來攫取。海量的資源,不要錢一般的朝著兩女堆過來。同時,十萬大山的收益,兩大宗門也決定各自拿出總數額的一成,交給純陽宮。
  總算是在宗門層面暫時將事情的影響放到了最小,接下來才是秋后算總賬的時候,那些牽連在此時當中的長老們,就開始遭了秧。
  不到長老這個級別,可能連宗門布置了哪些棋子都不清楚,所以,真正能夠調動這些人手的,只能是宗門的長老。這些事情一調查,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誰也沒辦法把自己摘出去,反倒是有幾個無辜的家伙因為平日里和這幾個長老走的近,也遭了池魚之殃,被一并處置。
  純陽宮從沒要過什么說法,從頭到尾在這個問題上都表示沉默。但是,不開口并不意味著不要說法。開玩笑,你們差點就把我宗門滅門了,還指望我三緘其口什么都不說?現在不說是給你們面子,但你們要做的過分,就別怪我們不理會這個情面了。
  私自動用宗門隱藏力量,直接導致損失無數,加上不遵從宗門號令等等,一系列的罪名下來,所有涉事的長老全部都被門規處置。這一次五大宗門是拿出了雷霆手段,門規處置也不是簡單的閉關多少年什么的似是而非的說法,而是真正的下了殺手。
  一次性的殺宗門這么多的長老,這是五大宗門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不敢說絕后,但也絕對是空前了。但是,和這些長老們的性命相比,宗門的聲譽以及和純陽宮以及楊晨的合作才是更重要的。
  犯錯的長老們,即便不是招惹了純陽宮,不是招惹了楊晨,也一定會被宗門滅口的。沒有宗門的核心高層會喜歡這樣的長老,他們肆意的舉動,絕對會將宗門帶入萬劫不復的境地。這一次運氣好,純陽宮沒有大肆的叫囂,事情還在可控制的范圍之內。但誰敢肯定這樣的事情不會再次發生?
  也許下次再發生的時候,針對的對象說不定就是門主本人了呢?事關自己的生死和權勢,哪個核心高層會手軟?
  五大宗門加起來,一共有兩百多顆人頭被秘密的送到了純陽宮,請掌教宮主他們過目。這是五大宗門給純陽宮的交代,也是必須擺出的一個態度。雖然是秘密的不公諸于世的,但對于掌教宮主他們來說,已經是絕大的光榮了。
  “果然楊晨說的對啊!”掌教宮主在看過了那些腦袋,確認了腦袋的真假之后,回到議事廳和其他長老們說起這件事的時候,忍不住眉開眼笑的說了一句:“看他們自己人送上來的人頭,果然是比我們親自砍下來還要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