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615 真正的仙桃(上)

第六百一十章為奴還是為婢(下)
  楊晨沒有料到三大宗門竟然如此的無賴,直接把七個美女送給自己,為奴為婢任由楊晨決斷。固然這個體現了三大宗門對于楊晨的重視和討好,但是卻也是直接把楊晨推到了七位仙子仰慕者的對立面。
  本身楊晨已經算是“霸占”了四位仙子,這事情已經讓許多的修行俊彥們敢怒不敢言了,現在竟然把魔爪伸到了珺琪仙子,青木仙子和慕容五仙子的名下,是可忍,孰不可忍?
  楊晨不得不頭疼起來,如何安排七女,成了他現在最大的麻煩。更可氣的是,作為妻子作為師父的高月不但不幫他解決麻煩,甚至還有推波助瀾的架勢。
  “既然她們的宗門都這么說,那你就收下她們幾個做奴婢唄?”高月明亮的眼珠一轉,仿佛回到了少女時代的頑皮,笑嘻嘻的說道:“我也很想嘗嘗被幾個大乘期仙子伺候的滋味。”
  說起來這個,還是因為公孫玲。公孫玲的山河地理圖實在是太強悍,經過這么多年的祭煉,已經十分的成熟。最近,楊晨又把公孫玲的神識修為推到了人仙二品的境界,讓她對于山河地理圖之內的掌控越發的得心應手。
  被困在山河地理圖的家伙們,就成了公孫玲沒事找陪練的犧牲品。本身經歷了妖魔大陸的歷練,公孫玲的戰斗力就是直線上升,在山河地理圖當中,純粹就是她一個人在虐待那么多的大乘期高手。
  到最后,那些高手也被公孫玲打服,一個個乖乖的聽話,成了乖寶寶。大家也知道自己身在公孫玲構筑的幻境之中,誰也沒有僥幸的打算,于是,平日里他們就聯合起來開始共同的研習一些修行之道。
  攻擊發動之后,沖進來的五個大乘期高手看到的那一幕,就是這些高手中的某一個在公開自己的修行心得。可以想象,這種場合被他們幾個如同小丑一般的打斷,這些被公孫玲一直壓制的但又在妖魔大陸叱咤風云的家伙們是如何的暴怒。
  二話不說,這些高手們就圍了上去,沒用多少的靈力,直接用拳腳先把他們打了個四腳朝天,鼻青臉腫,狂虐無數遍之后,這才丟出去,等著公孫玲發落。可憐的五個家伙,哪里會想到,以他們堂堂大乘期高手之尊,有朝一日會被人用這種莊稼把式打成這副德行?
  公孫玲收服了這批大乘期高手之后,自然也就沒事享受他們的伺候。這讓高月很眼饞,只不過,她可沒有山河地理圖這么強悍的法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公孫玲享受,或者楊晨在的時候,也跟著沾光。至于她自己,卻是從未主動向公孫玲提過,雖然高月也清楚,只要她開口,公孫玲一定會應允,但她可不愿意拉下這個面子。
  “你真的想要?”楊晨可不當高月是開玩笑,事實上,只要高月提出來的,楊晨能夠做到的,絕對會不遺余力的幫高月實現。但這個事情很是讓楊晨為難,所以他要確定高月的態度:“不吃醋?”
  “哼,你收了她們,充其量也就是幾個姬妾而已,難道她們還能和正室搶相公不成?”高月在這方面卻是有著絕對的信心,她能夠從楊晨對她言聽計從的態度上感覺到楊晨的心意,所以毫無心理壓力。
  說起來,高月還是疼惜楊晨。沒辦法,楊晨的身體經過了兩萬多仙人的生命精華的改造,某些方面實在是太強悍,以至于高月公孫玲孫輕雪石珊珊齊上也不是楊晨的對手。盡管雙修之道并不是讓人沉溺于**之中,但高月也并不希望楊晨總是這么憋著。
  高月也是清楚純陽宮和太天門恩怨的,正如當年師祖王永的態度,高月也是一脈相承,既然暫時動不了你的根本,那就先收你點利息。讓你宗門的珺琪仙子做奴婢,也算是小小的利息吧。反正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不算是巧取豪奪。
  也正是因為高月清楚純陽宮和太天門的恩怨,所以她更愿意聯合其他幾大宗門的力量來共同對抗太天門。這一點上,師無雙和慕容五姐妹就是很好的媒介,只要真心接納,日后少不了會得到五行宗和乾坤門的臂助。
  當然,大宗門的權力傾軋很殘酷,也很復雜,這一次的事件就充分的說明了這一點。宗主不許動手,但下面卻有人管不住,非要動手。如果此舉能拉攏幾個大宗門內部的人,總歸是好的。
  純陽宮被襲擊事件,讓純陽宮和五大宗門的合作關系,直接降到了冰點,雖然依舊還是一本正經的按照原先達成的協議合作,可誰都能感覺得到那道看不見的鴻溝。
  碧瑤仙島和青云宗尤為的突出,大好的形勢,就被幾個擅自行事的家伙硬生生給毀了。幾百年辛辛苦苦維持到現在的關系,一朝被毀,想要彌補,還不知道要花多少的功夫。一想起這個來,兩大宗門的宗主就恨不能將那些不聽話的家伙碎尸萬段。
  青云宗的花長老毫不壓抑自己的火氣,把宗門幾乎掀了個底朝天。那個做主的長老,一切舊識好友,全部都調查了一遍,有牽連的直接處決,就差誅九族了。花長老更是強硬的放出話去,宗門日后誰再敢讓自己的弟子不開心,那就不要怪她出手,讓主事的人全家都永遠不用不開心。
  碧瑤仙島這邊更難堪,直到在宗門大肆調查的時候,碧瑤仙島的高層才發現,本應該在萬丈海眼接受懲罰的傳功長老貝雙玉和劉梓枂,竟然只在萬丈海眼那里呆了不到一個月,就被人放走,至今下落不明。
  更離譜的是,連標注她們元神的玉牌也不見了蹤影,讓宗門靠著玉牌來追蹤她們的下落也變得不可能。
  還有什么比這更挑戰澹臺島主的權威?怒火萬丈之下,澹臺島主和閔長老聯手,將貝雙玉和劉梓枂那一系的人幾乎連根拔起。首級全部都送到了純陽宮那邊。是宗門高手不錯,但這種吃里扒外的宗門高手,還是越少越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