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615 真正的仙桃(下)

第六百一十一章偷懶兩年再說(上)
  連澹臺島主親自下令送到萬丈海眼接受懲罰的人,都能在一兩個月之后就無聲無息的消失,這已經表現出了碧瑤仙島在某些方面致命的缺憾。
  如果結合前面石珊珊的事情,幾乎就可以說,澹臺島主在碧瑤仙島幾乎是沒有什么話語權了,連她的命令能不能出主島,都很難說。
  這樣的事情,澹臺島主要是能忍的話,那還有什么不能忍的?近幾百年來,宗門實力日新月異,原本澹臺島主還看著一個蒸蒸日上的碧瑤仙島正在大步的追上太天門,成為可以和太天門比肩的道門第一大派。澹臺島主自己也晉升大乘期,正準備宏圖大展之際,出了這樣的事情,叫澹臺島主怎能下得了臺?
  負責萬丈海眼的長老,一系列和貝雙玉劉梓枂有密切關系的高手,全部都被瘋狂的調查。這可不是在開玩笑,所有人直接被帶到執法堂,一樁樁一件件的問,到底是誰給了他們這么大的膽子?
  而與此同時,碧瑤仙島也不忘記到純陽宮表達善意,不管怎么說,這次她們做的過分了,攻擊盟友,而且還是正在密切合作的盟友,哪怕碧瑤仙島有一萬個理由,至少在明面上,也得先把盟友關系結束了再說吧?
  總算是讓出了不少的利益之后,碧瑤仙島得到了純陽宮的諒解。她們的解釋純陽宮也接受了。哪個宗門沒有幾個害群之馬,出幾個敗類是正常的,就連純陽宮,不也同樣有過梁紹明這樣吃里扒外的主嗎?
  但楊晨這邊卻是不好說了,楊晨一直避而不見,幾次澹臺島主想要面談都沒有得到機會,只能悻悻的離開。而本身已經有石珊珊是楊晨妻子的碧瑤仙島,又不可能學三大宗門,再塞一個美女過來為奴為婢什么的,盛怒的澹臺島主把一肚子的火氣全都發泄在了那些犯錯的家伙身上。
  貝雙玉和劉梓枂被宗門秘密的懸賞,而放走兩人的那個長老直接廢掉修為,然后貶為奴仆。從一個高高在上的宗門長老,變成了一個低賤的奴仆,就算是修士之心再豁達,也無法忍受。第一天,那個長老就選擇了自殺。
  只不過,她的自殺并沒有給其他人帶來任何的好處,反而讓宗門更加的憤怒,想要用死來威脅宗門嗎?我成全你們!于是,至少有二十多位長老面前都被擺了一個選擇,死,或者成為奴仆,自己選吧!
  有幾個性子烈的直接選了死,剩下的,沒有那么堅決,只能選擇屈辱的做奴仆。如果說做奴仆有朝一日還能重新回到巔峰的話,那么他們其實已經自己把回到巔峰的路堵上了。
  廢掉修為重新修行的例子,舉不勝舉,最近幾百年就有,孫輕雪石珊珊都是,最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就是木柏的爺爺木明遠,那可是已經被廢的再不可能有什么奇跡出現的,依舊還是在楊晨的幫助下直接白日飛升。
  只要楊晨出手,廢掉修為算什么?問題是,楊晨會為了他們出手嗎?會為了涉嫌攻擊純陽宮的人而出手嗎?想都不用想。
  不光五大宗門亂成一團,就連其他的小宗門也同樣如此。純陽宮這樣的宗門都免不了有這么一天,何況他們這些還不如純陽宮的門派?不過慶幸的是,他們的宗門并沒有楊晨這個吸引火力的超級明星,暫時來說,安全上的擔心還是稍微小一些。
  但另一方面的擔心卻是不得不提到了臺面上了,楊晨對外宣布受傷靜養,萬寶樓的某些拍賣就停了下來。事實上,是所有和楊晨煉制丹藥有關的拍賣都停了下來。駐顏丹,二轉內察丹,問心丹,百年丹全部都不再拍賣。
  這下可急壞了許多人,別的不說,單是駐顏丹,一百個女修士當中,就有九十九個半想要,剩下的半個還是正當青春年少,囊中羞澀,打算過一段時間再買的。這一下斷了貨,怎能不讓這些女修士們抓狂?
  真正有能力競拍駐顏丹的,除了各大宗門代表之外,其實就剩下那些強力的女修士,或者是某些強大修士的姬妾,這些人集合起來的力量是相當驚人的。
  需要百年丹問心丹的,不用問,至少也得是元嬰巔峰和大乘期,否則根本就是浪費。這些人的力量更加的恐怖。
  眉清山上不是擺了不少尸骨嗎?有人特意去看,認出來其中的某些人或者某些宗門,二話不說轉身下山,幾個月之內,帶回來一大堆的人頭。直言這些人頭就是某人家族或者某宗門余孽的首級,特地帶來,給楊大師解氣用的。
  從頭到尾,楊晨沒有多說一句話,純陽宮也同樣如此,那些參與的宗門和家族,就一個個的被連根拔除。那些人出手之狠,完全就沒給任何人留活路。五大宗門也只能捏著鼻子吃下這個啞巴虧,如果這些已經暴露的棋子能夠讓楊晨諒解的話,他們估計都愿意親自動手。
  楊晨就這么借著養傷的借口,在自家龍宮當中陪著兩位嬌妻,悠哉游哉的過了兩年。
  這兩年當中,楊晨給了公孫玲最后的一次建議。山河地理圖的威力已經足夠強悍,收取的高手越多,威力就越大。但另有一點,高手在山河地理圖當中呆的時間越長,和山河地理圖的氣息越契合,同樣山河地理圖的威力也會越大。
  這方面公孫玲做的很好,她已經開始讓那些圖中的高手們互相切磋請教,并且聲言,只要他們的修為能沖破幻陣,那就任由他們自由。那些明知道暫時無法出去的老家伙們,爆發出了極大的修行熱情,互相指點借鑒的不亦樂乎。
  而楊晨告訴公孫玲的是,當她需要的時候,用這些不同屬性的大乘期高手當做布陣的材料,那威力絕對會比用一些普通的材料強悍許多倍。尤其是這些大乘期高手現在對公孫玲言聽計從的情況之下,難度也簡單了許多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