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616 公開五品煉丹師的秘密(下)

駐顏丹,內察丹又開始在萬寶樓拍賣,那些焦急忐忑的人終于松了一口氣,只要還繼續賣就行。希望以后再不要有這種事情發生。
  出關之后的楊晨,嚇了所有人一跳。似乎他真的因為受傷導致身體十分的虛弱。要不是掌教宮主他們知道這是楊晨的計劃,說不定也會被嚇到。
  只是楊晨出面,高月和公孫玲都沒有出現在大家面前。看楊晨的樣子,估計兩女也受傷不輕。看來這一次的確是他們在雙修之時被人驚擾而導致走火入魔,否則一點點小傷勢不會讓楊晨自己都變成這樣。
  “拜見主人!”剛一出關,從龍宮回到高月的小院中,楊晨就聽到了幾聲異口同聲的嬌滴滴稱呼。隨后,就看到太天門的珺琪仙子,乾坤門的青木仙子,和五行宗的慕容五姐妹正沖著自己盈盈拜倒。
  “開什么玩笑?”楊晨一直在龍宮當中修行,外面的消息雖然能傳進來,但楊晨還真沒把幾女為奴為婢的事情當真,突然七女來了這么一下,連楊晨也覺得有些別扭。
  “主人……。”師無雙抬起頭正要解釋,卻被楊晨直接的打斷。
  “不要說了。”楊晨很果斷的否定:“想留下,大家就照舊,千萬不要有什么主人奴婢之說。我先去拜見掌教宮主,你們在這里等我。”
  “是!”這一次,七女倒是齊刷刷的答應了一聲,很是痛快。其實,從她們內心深處,又何嘗愿意讓自己從高高在上的仙子變成別人的奴婢呢?哪怕這個人是楊晨。
  等楊晨離開,七女互相看了看,大家臉上都有些喜色。不過,似乎都很擔憂楊晨的態度。
  楊晨說是拜見掌教宮主,真的就只是拜見而已,并沒有太多的其他事情。反正最近一直在宗門呆著,有事情也早就商量過,只是沒見面而已,閉關出來,總要把該做的一切做到正大光明的地方。
  “怎么傷的這么厲害?”陶珺琪等楊晨從掌教宮主哪里返回之后,第一個急切的問道:“難道你的丹藥也不能治療嗎?”
  師無雙和慕容五姐妹都沒說話,但似乎都很擔心楊晨的樣子口數雙美目擔憂的緊盯著楊晨,讓楊晨很是有一種不自在的感覺。
  “傷了一些根本。”楊晨淡淡的回答道:“一時半會,還補不回來。
  眾女都是默然,修行之人,最怕傷到根本,一旦這樣的話,不但修為受損,而且日后的修行也會受到極大的影響。除非是有什么辦法能夠盡快的補充,否則就算是毀了一半了。
  “……,君,如果妾身做鼎爐的話,能不能讓你恢復的快一點?”陶珺琪一開始的稱呼似乎很是別扭,似乎想要稱呼郎君,卻又有些說不出口,只能稱呼了一個君子,但自稱卻是變成了妾身。
  珺琪仙子可是早就有言在先的,如果楊晨愿意合籍雙修的話,她愿意在開冇始充當楊晨的鼎爐,現在果然是言出必踐,主動在楊晨面前說出了這番話。
  “妾身也愿意!”看楊晨聽了一下之后有些遲鈍,其他幾女怎么可能放過這種機會,全部都是齊刷刷的這般說道,連稱呼也都全部改成了妾身。
  “這又何必呢?”楊晨苦笑著『明兒文字』搖了搖頭,他和掌教宮主已經商量好了,既然一時無法拒絕三大宗門的這種安排,那就暫時虛以委蛇,慢慢的拖著。甚至有必要的時候,也讓她們見識一下楊晨的厲害,說不定會慢慢打消一些各大宗門的猜忌。
  可幾位仙子的表現,卻是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架勢,讓楊晨有些感嘆。哪個宗門都有這種忠心耿耿的弟子,為了宗門可以不顧一切的。除了太天門和自己有仇外,如果太bó待其他兩家的話,很是有點說不過去的。尤其是自己日后報仇還需要借助人家宗門力量。
  “你能早日恢復,我們也是多一些駐顏丹使用啊!”師無雙卻沒有多說什么其他的,而是直接把原因歸結到了自己的需要身上。事實上,眼前的七位仙子,除了陶珺琪是使用過駐顏丹的之外,其他人可全都是本身就是青春靚麗的仙子。
  “真不必如此。”楊晨只能很正式的回答道:“珺琪姐姐,無雙姐姐,慕容姐姐,你們似乎都剖已了,我是什么人了。”
  幾聲姐姐一出口,七女頓時間喜出望外,楊晨既然開始這么稱呼,那就意味著之前那些家伙們鬧出來的事情,終于可以有一個解決的切入點了。不過,楊晨這話是什么意思,他是煉丹師,可要是能治好傷勢的話,豈不早就治好了,何必等到現在。
  “你是五品煉丹師。”慕容姐妹之一說道,楊晨至今無法分辨,五姐妹到底哪個是那個,除非用神識感應對方的五行屬性,不過,這樣可就太失禮了。
  “對,我是五品煉丹師。”楊晨含笑點頭:“既然如此,哪里還需要用那種損人利己的手段呢?”
  “那你為何不煉制一些丹藥,治好了再出關?”珺琪仙子好奇的問道,她是真的打算犧牲自己的一部分修為來成全楊晨,以彌補之前的裂痕,楊晨這么說,她卻是有點想不明白了。
  “缺一份合適的主藥。”楊晨微微笑了笑,回答道。
  “什么藥材?妾身讓宗門送過來!”珺琪仙子馬上大包大攬起來。
  只不過,珺琪仙子剛說完這句,其他幾位仙子也是不依,紛紛表示,她們也可以幫忙解決。楊晨只是缺少藥材,那實在是太簡單了,別的不敢說,萬年十萬年份的藥材,只要楊晨需要,三大宗門如果還湊不出來,那這天下就沒有人能拿得出來了。
  如果楊晨用哪家的藥材,就意味著那一家宗門和楊晨的關系又接近了一層,這種機會,誰會放過?
  “彌補生命本源的藥材,隨便哪種都行。”楊晨笑嘻嘻的說道,目光卻看向了七女,似乎在等著她們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