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623 真正的財大氣粗(上)

“可能諸位前輩會覺得,這御火之術很簡單,只要掌握火種,能夠控制火焰,精準的控制火候,就足夠了。”楊晨的話,慢慢的說出口,讓眾人能有一個思索的過程。
  很多人的確是這么認為的,煉丹的時候,能夠完全的控制住火種,就已經完全足夠,沒有必要再如何仔細的琢磨其中的奧妙。楊晨這么說,顯然是有些不同的意見。
  “事實上,這些還遠遠的不夠。有些藥材,需要對火焰的控制精準到毫厘之分,單純的只是能夠掌控火種,還遠遠不夠。”楊晨說話的速度還是不急不緩,讓所有人能夠聽的清楚。
  “要做到哪一步才算是達到標準?”馬上有人湊趣一樣的問出來。引起一群人的附和。
  這一次,楊晨沒有說話,而是直接動手開始演示。依舊還是一只手伸出,地心火開始從手上冒出,不一會,火焰就變成了一個小人的模樣。小人在楊晨的手上開始做著各種各樣靈活的動作,就如同一個活人一般。
  所有人,看著這個火焰小人的動作,神色都凝重了起來。大多數人并沒有追求將御火之術精細到這個地步,大家很多時候,追求的是火焰威力的大小,而不是這種精細。
  小人忽的散開,變成了一片火焰,隨即,這一片火焰又開始接著變化,片刻間,所有在場的人們都發現,楊晨的手上,似乎多了一個微縮的模型。在場的所有人,都能從楊晨的手上找到。周圍的環境,也精美的被火焰勾勒了出來,十分的逼真。
  這么多人,所有的形態動作,都和本人一模一樣,甚至于有些人踮起腳尖來觀看的樣子,也被實時的模擬了出來。臉上的表情栩栩如生,除了大家一眼看過去就是火焰之外,其他的。根本分不出來到底是真是假。
  楊晨顯露的這一手,頓時將所有人都看呆了。在場的都是高手,馬上就有人不信邪一般的開始試著學習楊晨,也用火焰來勾勒出周圍的環境。
  不能不說,都是煉丹高手,常年接觸火焰,對于火焰的控制還是有一定的基礎。不少人輕而易舉的模擬出了周圍的環境。雖然沒有楊晨的那么精細,但是已經大概的將周圍的情景模擬了出來。
  只是想要再進一步的時候,眾人就發現了困難。許多細節。開始有了麻煩。主要的麻煩還是那些活動的場景。火焰雖然能夠模擬固定的情景,但是。一旦動起來,還想要那么惟妙惟肖的話,就不那么容易了。
  且不說楊晨能夠把每個人的神色形態都模擬的十分到位,光是周圍那些樹木搖晃的樹葉,就已經難倒了大多數人。就算有人能夠勉強讓場景動起來,那動起來的部分也是一塌糊涂。
  “這算什么?御火的基本功?”有人自己做不到,看著楊晨做到,似乎覺得并沒有太多的了不起,很是有些不解的問道:“難道。練習到了這種地步,就能夠達到五品煉丹師的水準?”
  “這種水準,只是筑基期用來錘煉基本功的要求。”楊晨直接搖頭,開什么玩笑,這點水準就想五品煉丹師,想什么美事呢?
  “怎么可能?筑基期的修士怎么可能做到這個地步?”有人根本無法接受這只是筑基期水準的基本功要求,馬上反駁了出來。
  不光是這一個人。很多人其實心中都有這樣的想法,只不過有些人城府深,沒有直接說出來而已。
  “筑基期的修士,能做到這個地步。”楊晨很是肯定的回答道。見大家不信。楊晨很直接的說道:“我找一個人來給大家看看。”
  不一會,楊晨當年驛秀山莊的那個女仆何蓮就被楊晨帶到了眾人面前。何蓮的資質不佳,哪怕筑基成功,但到目前為止,也不過剛剛才筑基巔峰,看樣子馬上就要凝丹的樣子。
  楊晨只是自己再次將周圍的場景用火焰模擬了一下,隨后就吩咐何蓮同樣做一遍。這樣的御火手法,何蓮已經不知道練習過多少次,從楊晨指點過之后,她就沒有間斷過,很快,一幕和楊晨差不多的場景,就在何蓮的手上產生。
  同樣的精細入微,同樣的精雕細琢,同樣的栩栩如生,在場的一干人等,很是無語的看著一個筑基巔峰的后輩,輕而易舉的做到了在場所有人都無法做到的事情,相對無語。純陽宮到底有多少妖孽,隨便拉一個筑基期的弟子都能讓這么多高手無地自容。
  “要怎樣才能達到五品煉丹師的要求?”何蓮能夠做到,眾人也接受了這只是筑基期基本功的水準,馬上有人好奇的接著問了下去。所有人都關心這個問題,大家都是聚精會神的聽著,生怕漏過一個字。
  “至少也得達到這樣的水準。”楊晨這一次也沒有多廢話,直接用事實開始給所有人展示。
  一縷細細的火線,就在空中開始勾勒出一個似曾相識的圖形。楊晨的動作很快,那個完整的圖形很快就完成。隨后,在楊晨完成最后一筆之后,那個圖形開始發動。
  水屬性的聚靈陣,上面聚集起來的水屬性的靈力,在火焰的映襯下異常的醒目。周圍一群看的呆住的眼睛,個個瞪得如同銅鈴一般,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東西。
  接下來,楊晨又繪制了一個木屬性的聚靈陣,土屬性的,金屬性的。五行屬性齊備,沒有一個落下的。
  用火焰來構筑一個其他屬性的法陣,這樣的手法簡直是讓在場的諸人們整個的顛覆。這是什么樣的御火手法?和楊晨一比,那些號稱御火大家的家伙們,每一個都是渣中之渣。
  要怎樣的妖孽,才能夠達到這樣的水準?要怎樣的聰明,才能夠想到這樣的辦法?就算這樣的御火手法不用在煉丹上,在戰斗中,在修行中,那也是數一數二的讓人無法相信的高明手法。
  怪不得楊晨是五品煉丹師,有這樣的想象力,有這樣的基本功,楊晨要再不是五品煉丹師,那還有天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