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627 什么都知道(上)

“外面的人都說,你們的修為都比我高。”楊晨笑著說道:“既然如此,索性就讓他們看看,現在我身邊的女人,不但個個都是絕色,而且全都是大乘期高手,嫉妒死他們。”
  聽著楊晨說著這個理由,眾女卻一個笑的都沒有。事實上,她們也聽到了針對楊晨的這些傳言,只不過,傳言的確是事實,她們每一個都比楊晨的修為要高,是以總是害怕楊晨會因為這個而有什么想法,誰都不敢和楊晨說關于這些的事情。現在楊晨這么說,卻是出乎她們意料的。
  “怕什么?你們家的相公我還沒有小氣到那種地步。”楊晨看著眾女的心思就知道她們在想什么。事實上,有師無雙在,很多事情都不用楊晨多操心,她自然會聯合其他的幾女為楊晨辦的妥妥帖帖。連怕楊晨不開心不說這些事情,也是師無雙的安排。
  “我的女人修為高,那是值得我驕傲的,以后,誰也不要沒事胡思亂想,否則的話,家法伺候!”對著還沒有真正成為自己女人的七位仙子,楊晨很是正式的說道。
  楊晨的這番話,讓幾個女人徹底的放下了心結。原本以為如同謠言一般,女人比男人修為高,會讓楊晨很沒面子,卻沒有想到,楊晨會這樣說,會為她們驕傲。一時間,幾個女人心中,都充滿了一種無法言語的幸福。成為楊晨的女人,還是很讓人感覺到溫暖的一件事情。
  “另外,這種駐顏丹,只是權宜之計。”楊晨不介意自己的女人個個都看起來年輕漂亮,不過,眾女現在還沒到和楊晨一心的地步,至少在楊晨眼中,還沒有到那種地步,雖然已經發過心魔大誓。但楊晨還是不會把好東西一次性的都拿出來:“先吃下去開心幾天,以后有更好的東西。”
  “還有更好的駐顏丹?”珺琪仙子忍不住驚喜的問了出來。七女之中珺琪仙子是年紀最大的,也是最擔憂自己容顏蒼老的,現在聽自家相公這么說,簡直狂喜到不知該如何表達。比千年駐顏丹更好的駐顏丹,那是什么樣的東西?萬年駐顏丹嗎?
  “一套駐顏的功法,據說是當年九天玄女娘娘的獨創功法。”楊晨卻稍有隱瞞,沒有直接把嫦娥仙子的駐顏功法說出來。而是說出了次一等的九天玄女娘娘的駐顏功法。雖然沒有嫦娥仙子的那套強悍,但是就算放在仙界,也是讓所有的女修士打破頭要爭搶的好東西。
  “九天玄女娘娘的駐顏功法?”就連最年輕的師無雙也驚喜了起來,只要是女人,哪里有不在乎自己容貌的?慕容姐妹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她們期待中差點要冒出火光來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
  “你們現在修為還不夠。等到日后大乘巔峰的時候,也許可以開始修行。”九天玄女的那套駐顏功法,不如嫦娥仙子的地方出了效果之外,修行的限制也是一個重要的部分,所以楊晨才會說駐顏丹是權宜之計。
  對眾女來說,這根本就不是問題。有這顆千年駐顏丹,她們絕對能夠保持現在的容顏到大乘巔峰。要知道,不管是珺琪仙子還是慕容姐妹,還是青木仙子。都是各自宗門少有的資質上佳的弟子,度劫大乘簡直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不會有任何的波折。
  “謝謝相公!”師無雙也沒有想過,自己才嫁給楊晨幾天,就有這樣的驚喜。沖著那邊看著自己微笑的楊晨,又是盈盈一拜。
  “自家人,不用如此多禮。”楊晨起身,拉著師無雙的小手,自然而然的將她攬入自己的懷中。師無雙一點都沒有掙扎。很是享受的靠在楊晨身邊。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楊晨也不矯情,重重的一口吻了上去。看的其他幾女都是臉色一陣緋紅。
  珺琪仙子和慕容姐妹也都是上前道謝,心中的狂喜已經占據了主要的部分。不過,珺琪仙子還是對七情六欲丹感興趣,忍不住問了出來:“相公,七情六欲丹到底是怎樣的丹藥?”
  “七情丹就是騙人的東西,垃圾貨色,你們現在都已經度劫,對你們已經沒什么用處。”楊晨很是直白的話語讓聽到這話的眾女都是一陣愕然。七情丹竟然是騙人的垃圾貨色?純陽宮四個高手接連度劫,難道是假的不成?
  “既然都是大乘期了,這些丹藥拿著送人玩吧!”珺琪仙子既然已經問出七情六欲丹的事情,楊晨也不吝嗇,直接每人送了好幾顆她們從未見過的丹藥:“六欲丹,同樣是騙人的貨色,嘗嘗味道就算了,想要錘煉心境,有的是辦法,不用太在意這種丹藥。”
  所謂的七情六欲丹,本來就是楊晨因為石珊珊被碧瑤仙島的幾個家伙暗算打壓而弄出來的東西,用楊晨自己的話說,的確是騙人的玩意。雖然他說的那些效果都有,但是錘煉心境的話,這種壓制了效果的丹藥,哪里有九幽飛劍來的徹底。
  只是,在眾女的眼中,卻完全不是這樣的感受。這樣珍貴無比的六欲丹,就這么給了她們,感覺是那般的不真實。至于楊晨說的什么騙人的垃圾之類的話語,已經讓她們自動的過濾。這樣的東西用來送人,不知道接受禮物的人會欠下眾女多大的人情。
  幾位宗主親自來參加楊晨的婚禮,未必就沒有賣楊晨面子,想拿七情六欲丹的意思。七情丹已經是讓人望眼欲穿的好東西,更不用說六欲丹,至今還沒人見過。她們現在手上卻已經每人拿到幾顆,光是這幾顆六欲丹,就足以讓外面的人搶破頭了,而這些在自家相公的眼中,卻不過只是微不足道的小玩意而已。
  哪怕是出身三大宗門,七女也從來沒有過這樣財大氣粗的感覺,那種震撼簡直是讓人無法自拔。
  眾女的震撼楊晨當然看在眼中,對此,他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笑吟吟的問道:“今晚誰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