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628 功德篇(上)

陶珺琪覺得很舒服,仿佛已經無數年沒有享受過如此美妙的睡眠,甚至有點不想要醒過來的感覺。
  半夢半醒之間,陶珺琪似乎發現自己出了很多的汗,讓身體很是難受。但很快,就有一雙溫柔的手將自己抱著送到了溫暖的水中,將身體的那種淤膩一洗而空,然后,自己就被送到了另一種溫暖的液體當中。那種清爽舒適的感覺,讓陶珺琪再次陷入了沉睡。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陶珺琪緊閉的雙眼終于微微動了動,長長的睫毛緩慢的忽扇了幾下,徹底的張開來。
  一醒來,陶珺琪就發現自己竟然是赤身裸體的泡在一種奇怪的紫色液體之中。沒來得及想其他的東西,陶珺琪大驚,守身如玉上千年,陶珺琪還從來沒有在別人面前如此的袒露過,哪怕在自己的女仆面前也沒有過。一想到自己夢中的那種感覺,陶珺琪差點崩潰。
  “不用緊張,阿琪。”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到了陶珺琪的耳中,隨即,一只溫暖的大手就從身后探出,毫不避諱的摟住了陶珺琪赤裸的酥胸,將她的身體拉進了一個同樣赤裸的人懷中。
  一聽到那個聲音,陶珺琪就再沒有了緊張和掙扎,順從的被那只大手肆意的放上了自己的身體。那是楊晨的聲音,自己相公的聲音,自己相公的手,以及相公的身體。
  昏睡之前的一切記憶又回到了陶珺琪的腦海之中,那種被自己的相公溫柔呵護,送上欲仙欲死巔峰的感覺,讓陶珺琪忍不住想起來就有些羞澀。自己怎么會那樣的放蕩,似乎當時自己的聲音也不小,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肯定被其他幾個姐妹聽到了。
  相公肯定也聽的更清楚,陶珺琪不明白,為什么守身如玉的自己。在那種時刻會那樣的無法控制。一想到這一點,陶珺琪就有一種無地自容的感覺,同時又有點微微的害怕,生怕自家相公會誤會自己淫蕩。如果讓相公有那樣的認識,陶珺琪恨不能死了才好。
  “不要胡思亂想。”楊晨好像在這方面被芳華夫人指點過之后,很有一種觸類旁通的悟性,無師自通的明白了陶珺琪這時候的心情,在她耳邊柔聲的安慰道:“相公喜歡。”
  陶珺琪的一顆忐忑的心。總算是徹底的放回了肚子里。只要楊晨不責怪她淫蕩就好,尤其楊晨那句喜歡的話語,更讓陶珺琪有一種重回天上的感覺。
  “這是什么?”等到心神安定下來之后,陶珺琪才注意到周圍的情形。詭異的溫暖紫色液體之中,不光是她,慕容姐妹和師無雙都在。只不過她們還在沉睡中而已。頓時間,陶珺琪想起了自己在沉睡之前喝下的那杯醇酒,忍不住問道:“相公,你喂我喝的是什么?”
  “一大杯用四海玄珊液調制的數十萬年份的玉龍釀酒母,里面融化了一顆五品靈芝玉露丹和一顆千年駐顏丹。”楊晨摟著陶珺琪赤裸的嬌軀,隨口回答道。
  懷中的軀體猛地僵硬了起來,好一會之后,才放松下來。對此,楊晨早有意料。并不覺得奇怪,只是不失時機的在懷中美麗軀體上撫過,感受著那種驚人的柔滑和彈性。
  陶珺琪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自己喝下的一大杯東西,居然包含了這樣驚人的東西。五轉靈芝玉露丹,不用問,是楊晨為了緩解陶珺琪破瓜之痛。千年駐顏丹更不用說,那是這世上的每一個女修士都夢寐以求的好東西。
  說起來,那數十萬年份的玉龍釀酒母。不過是讓那杯液體顯得味道醇美。更加好喝的調劑品,真正珍貴的。卻是一大杯的四海玄珊液。身為太天門的長老,怎么可能不知道四海玄珊液的功效?自己半夢半醒之中出汗之后的不舒服,肯定就是因為身體的雜質排出的緣故。
  剛剛在震驚之中,陶珺琪沒有意識到泡著楊晨和眾女嬌軀的詭異紫色液體到底是什么。在意識到有四海玄珊液這種東西之后,陶珺琪自然也明白,這紫色液體是什么。
  陶珺琪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自己會用四海玄珊液來泡澡。這樣異想天開的想法,說出去估計會被無數有識之士從頭到腳譏諷一遍,然后大罵她白日做夢。可是,眼前這無比真實的一切,卻又實實在在的告訴她,這不是夢,自己真的是用四海玄珊液在泡澡。
  在陶珺琪沉醉在不敢不信不可思議的狀態中無法自拔的時候,慕容姐妹和師無雙也開始一個個的醒過來。
  楊晨同樣沒有厚此薄彼,每一個都是溫柔的撫慰之后,然后在她們問出和陶珺琪同樣的問題之后,用一個簡單真實的答案,把幾個五大宗門出身,見多識廣,修為高絕的大乘期美女送入那種極度震驚的狀態之中。
  七個美女,就在這種不敢相信的狀態中困惑了許久,這才真正的意識到,自己的相公是怎樣的一個財大氣粗富可敵國的富豪。相比之下,在和相公圓房之前得到幾顆六欲丹和駐顏丹就覺得已經是豪闊的那種心情,是何等的沒見過世面,是何等的小家子氣啊!
  無法置信的感覺,甚至讓她們忘記了喝下四海玄珊液之后對于身體和修行的好處。等到想起來的時候才發現,似乎已經驚訝不起來。在一個用四海玄珊液泡澡的相公面前,喝了幾杯四海玄珊液調制的酒母,忽然就顯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不用大驚小怪的,你們的相公我再怎么說,也不算是個窮人吧?”楊晨懶洋洋的聲音傳到了眾女的耳中,好像有一種說不出的舒爽感覺:“雖然妻妾多了點,好歹相公也能養得起。”
  這種可以直接秒殺凡間幾乎所有號稱有錢人的話語,聽在眾女的耳中,頓時間又引起了一陣哭笑不得。如果這樣的地步僅僅是能養得起妻妾的話,那她們各自的宗門算是什么?丐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