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630 無事獻殷勤(上)

在宗門平靜修行過著平靜的居家生活的日子,在某個散修的到來之后終于結束。
  這個散修是受人之托,前來向楊晨送一樣東西。東西很簡單,就是一個包裹的很嚴實的盒子而已,同時,隨著盒子送來的還有一句話:“壬水飛劍可以煉制了。”
  一接到這個消息,楊晨就知道,這是自己的那個結拜大哥李承送來的消息。壬水飛劍的煉制,除了楊晨和自己的四個夫人之外,就只有李承知道。而且楊晨是拜托李承想辦法的,現在李承讓人送來了可以煉制的消息,顯然是已經找到了煉制的方法。
  一顆二轉內察丹,就讓那個送來消息的金丹期散修開心的找不著北。只是跑了一趟,就有這樣的好事,他恨不能每天什么都不干,就替楊晨跑腿。
  盒子用一種十分玄奧的禁制封鎖,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該怎么打開。不過,對于楊晨來說,這并不是什么難事。這個禁制,破開的方式十分的簡單,只要神識修為達到了人仙五品就可以。神識一催動,盒子就順利的打開,露出了里面的東西。
  一個羅盤,看起來并不精致,好像是很倉促的隨手用幾樣東西煉制而成的。上面也沒有任何的標志,只有一個靈活的指針。只要用靈力催動,指針馬上就會指向一個方向。
  不用問,這是李承給楊晨指點方向用的。李承的意思楊晨也很清楚,就是要他按照羅盤指點的方向,前往會合。想必那個可以煉制壬水飛劍的方法,并不是那么簡單,需要會面面談才行。
  楊晨毫不懷疑李承會騙自己,沒有那個必要。雖然楊晨一直不知道李承的真正身份,但是卻從未懷疑過李承舉手之間就能讓自己魂飛魄散。這純粹是一種感覺,可楊晨卻異常堅信。當年的那個太天門的太上長老,被李承一劍梟首絕不是偶然。
  有了這個好消息,楊晨總算是不用一直呆在宗門了。這一次。高月和公孫玲都留在了宗門,臨行高月卻叮囑七女隨著楊晨一路前往,路上千萬要伺候好相公云云。
  這不是楊晨第一次和七女外出,但這卻是她們嫁給楊晨以來第一次隨著楊晨外出。連楊晨都不知道要去的是什么地方,更是讓七個大乘期妾室大惑不解。沒有目的地的行程。到了她們這個境界。似乎就顯得有點輕率了。
  不過,既然楊晨堅持,那就沒人反對。大不了就當是外出歷練一番,跟隨自家的相公。也不是不能忍受的事情。
  趕路過程中,楊晨才發現,自己的七個大乘期妾室,居然也是人手一種十分高雅的愛好,而且水平很是讓人驚訝。
  珺琪仙子平日里就喜好書法。遇上什么煩心的事情,也是用不停的書寫來達到平心靜氣的目的。在書法上浸淫接近上千年,各種書體都有不俗的造詣,凡間那些大師級的高手,在珺琪仙子的手書面前,不過就是一群牙牙學語的孩童涂鴉而已。
  青木仙子卻是喜好圍棋,修行閑暇,總是閉目一個人下盲棋。對于縱橫取舍之道,也是研究頗深。怪不得前世青木仙子就是長袖善舞,和這種愛好也脫不了關系。
  慕容五姐妹就很是讓楊晨驚訝了,五姐妹最喜歡的,就是一起合作繪畫。讓人拍案叫絕的是,她們每人都只會用自己的屬性靈力夾雜在畫筆中。將本身的那一種五行味道繪制成風景。五女每次合作的一幅畫,都能讓人感覺到其中的五行相生相克之道,整幅畫說不出的靈動和諧,讓人拍案叫絕。
  平日里就是這樣的心意相通一般的合作。怪不得在修行和戰斗中,都能夠五人如同一體。從這一點上。不能不說,任何事情都不是毫無緣由的。
  “我也只是知道一點點而已。”當眾女各自問起楊晨的時候,楊晨一概都是這樣謙虛的回答。不過,當他開始分別和她們交流的時候,眾女就發現,楊晨說的每句話,都仿佛說到了她們內心隱藏的最深處一般,那般的讓人發自內心的歡喜。
  楊晨前世的時候,在天庭修行無望,曾經涉獵過各個方面。身受酷刑,能夠讓楊晨堅持下去的,除了對師父的思念和報仇雪恨的念頭之外,就不得不將心神集中在一些身外之事上。
  盡管只是有限度的涉獵,和天庭那些家伙們相比,完全談不上專精。但在凡間的這種程度上,楊晨還是能夠和眾女在各自的愛好上相談甚歡,甚至能夠在她們各自喜歡的領域之內進行深層次的交流,進而指出她們目前的一些不足之處。
  七女完全沒有料到,自己的相公竟然還是這樣的一個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雅人,驚喜之下,更是慶幸自己的選擇。說到底,就算她們飛升了,也終究還是個女人,誰不喜歡躺在自己深愛的相公懷中,和相公一起交流自己喜歡的愛好呢?
  那種孤芳自賞數百年上千年,突然之間遇上一個莫逆知己的感覺,莫過于此。每個人和楊晨單獨在一起的時光,仿佛都已經在夢中經歷過許多次,那般的熟悉,那般的融洽,那般的和諧,恨不能就這么霸占著相公,琴瑟和鳴,直到永遠。
  甚至于大家在一起的時候,楊晨也總是能夠把所有人的愛好都集中在一起,從書法引申到畫技,再牽連到棋藝,偶爾說出來的一些觀點,總是能讓眾女都若有所思,歡喜不已。
  楊晨就仿佛一座神秘的寶庫,多一層接觸,就多一層發現,卻總是望不到邊際,讓每一個仙子,都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這個時候,眾女似乎都已經忘記了宗門的囑托一般,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自家相公的懷抱。不過短短的幾年時間,卻好像已經一起生活過了幾百年。偶爾眾女會想起宗門的吩咐,卻也忍不住會擔心,一旦楊晨和宗門有了齟齬,她們又該如何的自處?
  不知不覺之間,楊晨已經帶著七女離開了道門地界,再次沖入無邊的大海之中,向著海洋的另一面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