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631 果然好手段(下)

得要飛升之后才有可能做到的方法?楊晨也被李承說的這些提起了興趣,飛升之后比現在多什么優勢?莫非必須要有靈界或者仙界的靈壓才能煉制?
  “我在祖上傳下來的典籍當中發現,有一樣虛幻的東西可以約束住那些黑色汁液。”李承沒有賣關子,緊跟著解釋道:“天庭的功德。也許你現在不明白,但以后一定會明白的。”
  功德?楊晨心中立刻長出了一口氣。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功德?別的不敢說,要功德的話,楊晨是絕不會缺的。光是斬殺玉帝和王母,就有數倍于無量的功德。
  “雖然聽起來很虛幻,但是,功德這種東西,如果用在實處,也是很讓人防不勝防的東西。”李承還在對面侃侃而談:“先祖留下的典籍有一些記載,但是現在想要實現的話,不現實。”
  一邊說著,李承一邊遞過來一片玉簡。楊晨伸手接過,神識一探查,馬上就看到了里面的內容。當然,也只是掃了一下而已,具體的內容,楊晨還要日后慢慢的研讀,而不是現在。
  “多謝大哥!”楊晨由衷的感謝道。這可是李承祖上傳下來的典籍,說句不好聽的,肯定也是李承家族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才從仙界傳下來的家族秘辛,就這么給了楊晨,沒有絲毫的猶豫,怎不叫楊晨感激?
  “你我兄弟,就不用說這些了。”李承搖搖手,捧起面前的酒壇和楊晨的碰了一下,大口豪飲。楊晨當然也是奉陪到底,很快一壇美酒就見了底。
  “我倒是有些好奇,你這一身的人皇之氣,卻是從何而來?”李承同樣是一口氣將酒壇干完,伸手捏起一塊貝殼肉扔進口中,嚼了幾口咽下才好奇的問道。
  關于人皇之氣,楊晨也沒有多隱瞞。當下就把自己帶著四個妻子在棲霞鎮封印修為錘煉心境的經歷講述了一番,連最后在墓穴之中假死幾十年都完整的講了出來。
  “原來如此!”李承恍然大悟一般的說了一句,卻沒有多問楊晨是如何知道人皇之氣會在那個時候在那個地點出現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如同楊晨也絕不會問李承為什么會有這么恐怖的修為一樣。
  接下來,楊晨還是沒有多隱瞞,把指點孫輕雪吸收終極魔化妖藤,指點石珊珊吸收呂祖留下的無上純陽劍氣,指點石珊珊用人樁布陣的事情一一說明。這些經歷。幾乎把李承都聽的呆在一邊,不敢相信。
  終極魔化妖藤還好說,畢竟只是尸體,楊晨只要能夠吸收上面的魔氣就完全沒有問題。同樣的有龍族的山河地理圖幫助,收服幾十個上百個大乘期高手同樣不是什么難事。但是,能找到呂祖留下的無上純陽劍氣。這就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事情了。
  “你這氣運,簡直讓人無話可說啊!”李承也不由得慨嘆起楊晨的機緣來:“那個家伙據說只給一個神秘老友留下了一道劍氣,指望他能夠借著這道劍氣飛黃騰達,結果他的朋友倒也硬氣,硬是沒用,靠著自己的修行度劫飛升。想不到留下來的東西竟然便宜了你。”
  “不是便宜我,是便宜了你弟妹!”楊晨笑嘻嘻的糾正著李承口中的小小錯誤,滿臉的開心。能讓李承流露出這樣表情的時候可不多,能見一次是一次。
  “你就沒有便宜占嗎?”李承直接白了楊晨一眼:“別告訴我說那個劍鞘你就隨手扔掉了。以后只要你修為提升。持續煉制,還有什么劍氣能夠傷到你?”
  這話倒不是李承吹牛,呂祖留下來的那個劍鞘,看起來不起眼,但是能夠承受無上純陽劍氣的好東西,別的劍氣,只要沒有呂祖的劍氣強悍,就絕不可能破壞,相當于楊晨輕而易舉的就多了一樣終極防御法寶。
  “嘿嘿!”楊晨嘿嘿的笑出聲。滿臉的得意:“大哥覺得我是那種不識貨的棒槌嗎?”言下之意。卻已經是承認了李承的話。
  “小雪珊珊和阿玲都有指點,阿月呢?”李承斜著眼睛瞥了楊晨一眼:“你不是要一碗水端平的嗎?阿月你是怎么安排的?”
  “阿月自己煉制的龍角飛劍。加上人皇之氣,應該勉強算是能夠自保了。”楊晨臉上依舊還是笑嘻嘻的說道,在李承面前,楊晨完全不用掩飾自己的內心想法:“我也一時想不到有什么好辦法,只能先讓阿月照舊。這不,還指望大哥能指點阿月一下嘛。”
  伸手不打笑臉人,李承看著楊晨這幅無賴的樣子,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不過,他倒是和楊晨對了眼,言笑無忌,楊晨這么求上門,說不得李承也是要好好動一番腦子的。
  看李承開始思索,楊晨很是殷勤的給李承再次打開了一個酒壇,送到了他面前,然后慢慢的等著。他相信,李承一定有辦法讓高月修為更上層樓的。
  因為太在意,所以楊晨自己反倒是有點不敢太多的干涉高月的修行,尤其是在沒有高月前世修行記憶的情形之下,楊晨更是小心翼翼。這種心情,大概就如同醫不自治一個道理,越是看重的人,越不會輕易地出手。毫無疑問,高月就是在楊晨心目中最重要的那個。
  李承這一思索,就是小半個時辰。楊晨也不催促,就坐在對面慢慢的一口一口的喝著酒,靜靜的等待著。終于,李承長出了一口氣,伸手撈住眼前的酒壇,大大的灌了一口。楊晨知道,李承肯定是有辦法了。
  “你這個家伙,定是不知道從哪里知道我剛剛弄到些好東西。”李承看楊晨一臉期待的樣子,忍不住笑罵道:“也罷,看來這東西終究還是留不住,索性還是成全了弟妹吧!”
  說著,李承手在桌子上一抹,桌面上就出現了三個古樸的銅瓶。看瓶子的樣式,無法判斷是什么年代的,不過,上面復雜的花紋和陣法,卻無一不彰顯出這瓶中物品的珍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