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635 威逼利誘(下)

趙家外支,顯然就是要楊晨加入趙家,成為他們的附屬家族。這種關系,在修士當中很常見,不光是這種古老的家族有這樣的關系,大部分的修行家族其實都有。
  只不過,這種外支明顯就是附庸,一旦點頭,就意味著楊晨必須服從主家的支配,要他做什么,基本上就得做什么。說是外支,其實就是下屬。
  “沒興趣!”楊晨直接搖頭。開什么玩笑,別說楊晨這種紅透半邊天的人,就算是隨便一個小宗門的弟子,沒事誰會給自己找個爹頂在頭上?除非是是在走投無路沒辦法,要么就是受了什么無法償還的恩惠,否則沒人會喜歡這樣。
  楊晨的態度在趙家人的意料之中,趙家家主和幾個長老看著楊晨點頭,卻沒有進一步逼迫的意思。趙家家主反倒是臉露微笑,平靜的說道:“楊大師一路辛勞,可能有些累了,不妨到客房再休息休息,順便和大師的幾位內眷商量一下,這事情,不急。”
  昨天明明還要問魔氣的事情,今天卻馬上就變成了要楊晨附庸,很明顯,這一天當中,似乎發生了一些不為人知的變化,至少楊晨還不知道。
  趙家人還是很客氣,一個低輩的子弟帶路將楊晨送回了客房。楊晨也沒有和幾位妾室隱瞞,直接了當的把趙家人的要求說了出來。
  陶珺琪當場就爆了,火屬性靈根的她,實際上性格也并不是在楊晨面前一貫的柔順,在宗門也好,在外面也好,誰不知道珺琪仙子的火爆性格?要不是這樣的性格,面容身形絕佳一流的陶珺琪,怎么可能一直單身至今?
  想找個能壓住珺琪仙子的道友,那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出身名門,地位又高。資質絕佳,容貌出眾,修為高絕,稍微有點心思的人見了珺琪仙子也只能是自慚形穢。也只有楊晨這樣的,才能夠壓住。
  “欺人太甚!”陶珺琪一掌見旁邊的桌子拍成了粉碎,大怒道:“我們殺出去!”
  “恐怕,現在想要離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旁邊的師無雙卻是直接接上了陶珺琪的話頭,搖頭道。
  大家都不是第一次外出闖蕩的菜鳥。當然明白師無雙的意思。事實上,當她們昨日里在進入趙家之前,就在外面留下了尋蹤的印記,宗門的高手能夠按照這個印記,找到她們的所在。
  除了楊晨,陶珺琪。師無雙和慕容五姐妹,全部都留下了這樣的印記。當時在場的趙家人不少,但卻沒有一個人阻止的。現在想想看的話,估計是對方有恃無恐,根本就不怕她們有什么后招。
  這也難怪,趙家一向神秘,等閑人等都不知道趙家的所在。楊晨一家現在也明白,不是找不到,而是趙家的位置根本就是一直在變動。那只玄龜游到什么地方,趙家就在什么地方。
  按照這個邏輯來判斷的話,其實眾女昨日留下的那些印記,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就算是各自宗門的人能夠追蹤到那個地方,也不過是茫茫大海而已,絕不會發現眾女的任何蹤跡。
  別人看不出那只玄龜的厲害,楊晨可是一清二楚。那只玄龜,論起真正實力的話,絕對能和終極魔化妖藤有一拼。差不多地仙二品的水準。只是被某個強大的陣法束縛。不得不屈從于趙家。
  這種等級的玄龜,隨隨便便就能夠擋住凡間幾乎所有人的神識探查。想不被發現的話,根本沒有誰能夠發現,連楊晨自己都不可能。
  不過,想到這個問題,楊晨腦海中還是有些懷疑的。或許,李承能夠輕松發現吧?對這個結義大哥,楊晨一直是摸不透深淺的,至今不知道他的修為到了怎樣的地步。
  如果說之前楊晨還弄不清楚李承為什么要把自己約到那個荒島的話,那么現在,楊晨已經可以肯定,一定和這個神秘的趙家有關。但具體是為了什么,還需要楊晨進一步的探尋。
  越是知道的東西多,就會越發現自己知道的根本不夠多。楊晨現在就是如此的狀態,他有些想不明白,這世上,怎么就突然出現了這么多超越凡間極限的修士。太上長老,魔化種獸,現在又跳出來一個神秘的玄龜。
  甚至于楊晨還清楚,趙家如此巨大的莊園根本就沒有什么靈脈,所有人修行全部都是吸收玄龜的靈力。光是這一點,就足以讓人震撼了。這么多的大乘期元嬰期,甚至于還要加上那些隱藏的類似太上長老一樣的人物,全部都由玄龜提供靈力,那玄龜的修為該有多高?
  現在不是弄清楚玄龜實力的時候,而是大家要商量該如何面對這樣的情形。師無雙的話,其實很有道理。大家進來的時候,并不知道那個陣法有多厲害,現在想來應該還有許多其他的功效,至少能把人困住就是其中的一種。
  趙家人并不在乎楊晨答應不答應,這其實已經很是說明問題了。他們絕對是有把握楊晨一家離不開,就算是有七個大乘期高手,也不可能從趙家離開,所以才會如此的篤定。反正楊晨一家人在趙家,那就不怕他們有任何的舉動。
  這樣的情形,就算是師無雙也有些無可奈何。打又打不過,逃又逃不掉,委實是有些為難。就在師無雙和陶珺琪一個憤怒一個焦慮的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慕容姐妹之一慕容煙卻是輕輕的拉了拉師無雙和陶珺琪的衣角,示意她們看自家的相公。
  兩女的目光一轉,馬上看到楊晨就如同沒事人一般的架勢。非但沒有什么愁眉苦臉的表情,反倒是閉目享受著慕容寒的愜意按摩,這邊還沒事從慕容楠手中接過斟滿的酒杯,小小的嗞一口,煞是輕松。
  “相公!”陶珺琪立刻忍住了火氣,而師無雙臉上也多了一些撒嬌的表情,湊到了楊晨面前,嬌聲道:“相公有什么好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