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638 殺你個小妾(上)

楊晨跟著客房管家,再次來到了趙家的會客廳。不過,在進去之前,楊晨卻聽到了趙梓枂氣急敗壞的聲音:“沒用的東西,滾!”
  一個人影幾乎是從會客廳真的滾了出來,連滾帶爬的從門檻里竄出來,看也不看楊晨和管家一眼,拔腿就跑,轉眼間就消失在眼前。
  只是,旁人沒有發現的是,在那人和楊晨交錯的時候,楊晨分明看到了那人眼中的一抹憤怒和不甘。
  “楊大師,冒昧請大師前來,還請恕罪!”趙家家主倒是一直表現的好脾氣,語氣一如既往的溫和。
  “好說好說!”楊晨隨口應道,然后看了看旁邊臉色不好的趙梓枂,忽的開口問道:“剛剛那個人,不是你趙家子弟吧?”
  “何以見得?”趙家家主哦了一聲,有些好奇的問道。
  “令媛的態度,看起來可不像是對趙家子弟。”楊晨目光轉向了趙梓枂,臉上也帶上了笑容,慢慢的回答道。
  “那就是趙家一個小小旁支的子弟。既然成了我趙家旁支,就是我趙家的狗,還要什么態度?”趙梓枂的脾氣很差,見楊晨還笑,馬上怒道:“楊晨,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剛剛神識震撼的滋味不好受吧?你覺得你能在那種壓力之下承受多久?還不是遲早要變成我趙家的狗?”
  “原來趙家是想要在下做狗。”楊晨的目光銳利了起來,但臉上卻依舊還帶著笑容:“不過,剛剛那一下,顯然還是不夠的。”
  “哼,那我就等著你的女人全都變成狗以后,再看你能撐多久。”趙梓枂顯然是知道了剛剛楊晨一家在客房精舍的表現,冷笑了一聲。
  趙梓枂的話,也讓楊晨徹底的肯定,這趙家莊園之中。任何人的一舉一動估計都逃不脫趙家人的監視。幸虧楊晨早有預料,從未在趙家和七女說過任何的不想讓趙家人知道的事情。
  “在下等著。”楊晨卻也毫不在乎,慢慢悠悠的說道:“嚇啊嚇的也就習慣了,你們不也沒事嗎?”話說的平靜,但楊晨目光卻越發的發亮,趙梓枂的做派,已經徹底的激怒了楊晨。
  “我們沒事,是因為有秘法可以抵抗。我倒要看看,你的幾個女人,能承受幾次驚嚇。”趙梓枂的臉幾乎都要變形了,聲色俱厲的說道:“你就算天生分心多用,又能承受幾下!”
  “多謝趙長老關心,那就拭目以待吧!”楊晨不再理會趙梓枂。卻轉向了旁邊看好戲的趙家家主的那邊:“家主和令媛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令媛這么賣力的表演,想來家主是打算在合適的時候賣好了。”
  趙家家主被楊晨一口說破了用意,卻也不著惱,臉上還是帶著笑容,慢慢說道:“小女久不在身邊,外面吃了不少苦,自然是驕縱一些。倒是叫大師見笑了,慚愧慚愧。”口中說著慚愧,但臉上卻看不到一絲慚愧的神色。
  “好說好說。”楊晨擺了擺手,看也不看那邊臉色不對的趙梓枂一眼,只是從容的問道:“就是不知道,貝長老的神識催眠可是破了?”
  這一問,頓時間捅了馬蜂窩,趙梓枂那邊直接跳了起來,沖著楊晨厲聲喝道:“楊晨。你到底在貝長老身上用了什么手段?”
  由不得趙梓枂不怒。原以為楊晨用了神識催眠,只要動用神識更高的高手就能輕易解開。沒想到卻是幾個太上長老出馬都無法解決。不得已之下,甚至讓玄龜出馬,結果還是無濟于事,貝雙玉依舊還是那一幅受到了驚嚇的模樣,哪里有一絲碧瑤仙島傳功長老的風范?
  想想之前的大話,再看楊晨現在得意的嘴臉,趙梓枂哪里還能忍得住?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楊晨,包括自己的失敗也是在楊晨身上,要不是有趙家家主在,趙梓枂恨不能將楊晨碎尸萬段。
  “小小手法,不入法眼,呵呵!”楊晨臉上笑的越發的燦爛,完全看不出是被軟禁的樣子,笑嘻嘻的說著:“在下只是沒想到,貝長老竟然有如此的重要而已。”
  這一說更是讓趙梓枂憤怒,她在碧瑤仙島的任務已經失敗,現在貝雙玉如果能配合的話,也能夠讓家族對碧瑤仙島的秘密掌握多一些,可偏偏貝雙玉不知道被楊晨下了什么禁制,變成了這幅摸樣。急于將功折罪的趙梓枂,當然希望貝長老能早日復原,卻被楊晨的手法阻擋,由不得她不憤怒。
  “如果想讓貝長老恢復正常,不知道楊大師要什么價碼?”趙家家主卻揮手制止了趙梓枂想要沖上來教訓楊晨的企圖,不慌不忙的問道:“楊大師連五品煉丹師的秘密都能說出來,想必不會在乎這個小小的手法吧?”
  “當然。”楊晨身子向后一靠,在太師椅上坐的越發的舒服,二郎腿也翹了起來:“家主要是早這么說,不就簡單了嗎?對雙方有好處的事情,在下最樂意做了。”說著,沖著旁邊的趙梓枂一撇嘴道:“倒茶,在下和你父親商談,做女兒的也得有點禮數吧?”
  趙梓枂大怒,登時就要發作,旁邊的趙家家主卻是眼睛微微一瞪,趙梓枂頓時間不敢造次,乖乖的上前給楊晨斟了一杯茶,放到了楊晨的手邊,恭順無比。
  趙家家主卻也是有些稍稍的后悔,楊晨既然都那么說了,結合他之前的表現,似乎只要價碼夠,楊晨就會合作,這樣的話,之前倒是枉做小人了。不過開弓沒有回頭箭,說不得也只能一條路走到黑了。
  “家主家教有方,佩服佩服!”見此情形,楊晨也是沖著趙家家主豎了個大拇指。
  “不知道大師要是出手解決貝長老的麻煩,要什么價碼?”趙家家主卻是沒看見楊晨的動作一般,看著楊晨平靜的問道。
  “好說。”楊晨談起正事,馬上就正經起來,雙眼盯著趙家家主的眼睛,坦然開口道:“正好在下要煉制一種新藥,需要一個神識修為超高的高手協助,今日那道神識的主人,能否出手,幫在下煉制一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