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639 送楊大師上路(上)

什么要高手神識幫助煉制,純粹就是個借口,楊晨要的就是和那個玄龜的神識進一步的接觸。
  那個封魔陣的確是厲害,不光是封住了楊晨等人進出的通道,封住了天劫,連玄龜的靈力和神識也都封印在其中,沒有趙家的允許,甚至沒辦法探出一絲。
  玄龜身上有淡淡的赑屃血脈,這不是楊晨前世記憶中的東西,這是哮天告訴楊晨的。同是龍族后裔,徹底激發了睚眥血脈的哮天對龍子的氣息有著敏銳的感覺,幾乎是看到玄龜的剎那,就能夠肯定這一點。
  赑屃楊晨當然聽說過,只是沒有想到凡間會有這么強大的一只而已。既然哮天可以確定,那么楊晨就可以在這只玄龜的身上打主意。
  哮天犬的精血現在已經沒有,但哮天的精血卻還是能拿出來的,只是不知道有沒有激發赑屃血脈的功效,這一點楊晨還需要試驗。不過,楊晨自己還是胸有成竹的,別的不敢說,剛剛得到的功德篇可不是擺設,只要哮天的精血有那么微弱的一絲激發血脈的功效,楊晨就能放大到最大。
  這次煉丹楊晨也是打算用哮天的精血來試試,功德篇剛到手,具體的操作如何上手,除了親自煉制一番之外,沒有別的辦法,哪怕失敗了,也正好推脫說手不熟。
  關于功德篇的事情,除了李晨和楊晨,沒有任何人知道,楊晨也不打算和其他任何人說。
  趙家家主的安排很周到,絲毫沒有因為楊晨對趙梓枂的態度而有什么刁難。事實上,趙家家主在這件事情上,卻不得不承楊晨的情。他沒辦法直接開口訓斥自己的女兒,還是借助楊晨的口先喝斥一番,才達到了目的,不能不說,趙家家主對自己的女兒還是關懷備至的。
  經過這次教訓之后。趙梓枂也明白到了自己的問題。正如楊晨所說,她的心性實在是太差,連簡單的喜怒都形于色,和稚童沒有多少區別。看楊晨不過才元嬰初期接近中期的修為,但即便到了這種地步,卻也一直笑臉相對,沒有任何的憤怒表現,相比之下。她簡直就成了市井潑婦。
  楊晨的表現,加上趙梓枂知道的石珊珊和孫輕雪的表現,讓趙家家主對楊晨是如何快速的消除到妖魔大陸歷練影響很感興趣。趙家幾乎每個人到了合適的時候都會到妖魔大陸修行,活著回來的,幾乎都要長時間閉關來消除那種影響。即便如此,也總還是有些不受控制的時候。哪里像楊晨這般的輕松無礙,從不出問題。
  據趙家家主所知,楊晨和石珊珊孫輕雪他們并沒有閉關,只是不知道如何辦到。有心想要打聽,只是這個時候,不是適合的提出的時機,反正大家都是修行中人,也不差這百八十年的,只要楊晨還在趙家莊園。那就總能知道這個辦法的。
  第二天楊晨剛剛準備好一批藥材和哮天的一滴精血,玄龜的神識就已經再次出現。不過這一次并沒有針對楊晨的女人,而是十分聽話的按照楊晨的吩咐,用神識將哮天的那滴精血裹在空中,不停的震蕩。
  楊晨的神識,自然已經和玄龜再次建立了聯系。通過御獸決,楊晨根本不用開口就能夠清晰的表達自己的意思,旁人決計想不到,楊晨正在和他們自認為控制的周密的玄龜在交流。
  “在下楊晨。見過前輩!”楊晨的意念直接傳到了玄龜的腦海。很是平靜的打招呼。這次有充足的時間,楊晨不用擔心交流被打斷。沒必要像第一次那般激起玄龜的憤怒來引起他的注意。
  玄龜修為地仙二品,而且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不管從那個方面來說,都當得起楊晨這個前輩的稱呼。
  楊晨這般打招呼之后,玄龜卻好長時間沒有半點的回應,只有它神識包裹的哮天的精血在不停的震蕩,仿佛它只是一心在按照楊晨的吩咐辦事一般。
  就在楊晨納悶的時候,玄龜的聲音終于在腦海響起:“小子,赑屃血脈,從何說起?”竟似根本不知道自己身懷赑屃血脈。
  這一點楊晨絲毫不覺的意外,當年楊晨找到哮天的時候,哮天不過是一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土狗,連神智都沒有,哪里談得上知道自己有睚眥血脈。這只玄龜估計也是同樣的情形,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出身有多高貴。
  當然,這和經歷了許多年許多代之后,赑屃血脈被稀釋到了極點也有關系。楊晨要做的,就是激發他身上的赑屃血脈,成為如同哮天一般的龍子。
  楊晨耐著性子,開始為玄龜解釋他身上有很稀薄的赑屃血脈,而他自己正在煉制幫助玄龜激發赑屃血脈的丹藥。
  到了地仙級別,哪怕玄龜再無知,趙家這么多年這么多人修行交流,玄龜也知道赑屃血脈到底是什么,怎么可能不在乎?聽到自己還有激發赑屃血脈成為龍子的機會,玄龜怎不興奮異常?
  一激動,玄龜的神識就開始劇烈的波動,楊晨想都不想的直接引爆了自己手上的那個丹爐。本來就是打算試驗功德篇的用法,拿出來的只是普通丹爐,不是蘊靈爐,炸了也絲毫不可惜,卻可以向趙家解釋剛剛玄龜神識波動的原因。煉丹出現了意外,炸爐的事情常有發生,不足為奇。
  趙家人果然沒有人意外,楊晨很快就換了一個煉丹爐,再次重新開始。反正哮天的那滴精血一直在玄龜的神識包裹之下,沒有損毀,只是損失了一些普通的藥材而已,楊晨還消耗得起。
  很快楊晨就和玄龜再次建立起交流,這一次,玄龜也壓住了性子,不再激動。以他地仙二品的修為,實在是很容易辦到。
  “前輩到底是如何淪落到這個地步的,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逃離嗎?”楊晨也不再和玄龜說赑屃血脈之事,而是開始問起了玄龜現在的處境。
  “此事,說來話長。”有足夠的時間,玄龜也許久沒有和旁人如此暢快的交流過,談興正濃,加上激發赑屃血脈的興奮,玄龜開始侃侃而談起來。
  PS:————
  忙碌中,大家擔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