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639 送楊大師上路(下)

說起來很長,但故事卻很簡單。玄龜被趙家某個先祖看中,作為奠基神獸,將煉制的山莊放在他的背上,然后用封魔陣束縛他,使得他只能被趙家控制。
  玄龜的壽命極長,這也是趙家先祖看中他的原因之一。一開始玄龜的修為并沒有這么高,不過就是大乘中期而已,但趙家卻想辦法將玄龜的修為不斷的提升。
  提升的方法說起來匪夷所思,連玄龜自己都沒辦法說清楚。只知道是被約束在一個地方,在趙家先祖的控制下,在一個十分奇怪的法陣的輔助下,用盡全力的攻擊某處之后,那個地方就有一股強悍的氣息開始不停的吹拂。玄龜就在那股氣息的蘊養之下,持續了千百年之后,玄龜就有了人仙六七品的修為。
  那個冒出強悍氣息的地方,某一天突然之間開始噴發一種十分奇怪的氣息,普通的修士一沾染,就會不由自主的被引發心魔。而玄龜也無法承受,最終在趙家人的控制下離開了那個地方。
  不過很顯然,趙家先祖是故意要打開那個地方的,后來又在那片區域布置下一個巨大的法陣,似乎把整個大陸都圈了進去。不能不說,當時的趙家先祖,的確是大手筆。
  楊晨聽的玄龜的這番描述,心中的驚訝卻越來越甚。這情形,分明就是妖魔大陸的形成過程,奇怪的引發心魔的氣息,不就是魔氣嗎?想不到妖魔大陸竟然是趙家先祖的杰作,那么趙家上上下下到了時間就去妖魔大陸歷練,也就不是那么的不可理解。
  罪魁禍首原來在這里,怪不得李承會約楊晨在那個小島會面,莫非就是讓楊晨來徹底的解決妖魔大陸的問題?
  玄龜后來又是成千上萬年的修行,成就了現在地仙二品的實力,但是因為封魔陣的緣故,卻始終沒有天劫降臨,他也只能一直被陣法封印。成為趙家莊園的基石。
  “他們是怎么控制你的?”楊晨對這個問題比較好奇,用神識的話,玄龜只要一動念,那些想要控制玄龜的高手就能變成白癡,顯然不是用這樣的辦法。
  “有一些黑色的十分濃郁的氣息,從一開始那個地方滲出的,環繞在我識海周圍。”玄龜老老實實的回答道:“他們有一種陣法和法寶,可以控制這些氣息。如果我不按照他們的指揮行事,那黑氣就能讓我苦不堪言。”
  玄龜傳過來這個意念的時候,甚至還帶著一種心有余悸的感覺。這讓楊晨很是奇怪,什么樣的氣息,能讓玄龜都害怕成這個樣子?
  “是不是這樣的黑色氣息?”楊晨忽的靈光一閃,將九幽飛劍露出少許。九幽飛塵頓時撞到了玄龜的神識之上,魔氣立時開始影響玄龜的神識。
  “就是這種氣息。”玄龜馬上察覺到了九幽飛劍的魔氣的氣息,飛快的回應道:“不過比這個濃郁許多,這種程度,還不足以影響我。”
  果然是魔氣,楊晨心中更是肯定了趙家絕對和妖魔大陸有關系。不過,讓楊晨驚訝的是,自己的九幽飛劍顯然已經是吸收了終極魔化妖藤尸體上的濃郁魔氣,但依舊還是不能讓玄龜難受。那控制玄龜的魔氣有多濃郁多強悍?
  “只是因為魔氣的控制?”楊晨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光是一些魔氣,應該還不足以讓玄龜如此的老實聽話吧?
  “還有一個陣法,時刻的抽取我身上的靈力。”玄龜無奈的聲音傳到楊晨的腦海當中:“如跗骨之蛆,沒辦法驅除,必要的時候,他們能讓我立時昏迷。”
  那種無奈的感覺傳到楊晨的意念當中,帶著一種絕望到無以復加的情緒,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這玄龜已經承受了不知道多少年。
  這邊在神識溝通,楊晨卻已經又炸碎了一個煉丹爐。這純粹是做給趙家人看的。甚至于趙家人一點都不覺的奇怪,反而送了幾十個下品煉丹爐過來,供楊晨消耗。
  楊晨卻沒有動手用功德篇的方法來煉丹,而是在考慮另一個問題。這個玄龜顯然對趙家積怨已深,相信一旦他能夠擺脫趙家的控制,第一個滅掉的就是趙家。問題是,楊晨和七個妾室都在趙家莊園,到時候,楊晨可不想被玄龜一起干掉。
  “你是不是覺得激發赑屃血脈就能讓你擺脫趙家的控制?”楊晨忽的問玄龜。
  “不能嗎?”玄龜一愣,傳過來一道意念反問道。
  “赑屃血脈無法保證。”楊晨直接搖頭,慢慢悠悠的繼續溝通:“但我有辦法能讓你徹底的恢復自由,不過,我憑什么幫助你?”
  “你不想離開趙家嗎?”赑屃奇怪的問道。楊晨的情形,他現在已經很清楚,分明是被趙家軟禁的,從根本上來說,應該是和玄龜一樣的狀況,大家應該同仇敵愾才對。怎的現在楊晨竟然會如此的說?
  “離開趙家對我來說并不是多難的事情。”楊晨從玄龜的一路描述中,已經基本上明白玄龜的心思。這家伙沒多少花花腸子,被折騰了這么多年,早已經認命。現在忽然有一個自由的辦法,他已經是迫不及待了。
  “大言不慚!”玄龜的意念傳過來,語氣中充滿了不屑。連玄龜地仙二品的修為都無法突破趙家的控制,楊晨一個他吹口氣就能夠消滅的小小元嬰,也敢說這樣的大話?忍不住譏笑道:“要真能離開,你又何必用盡心思和我說這么多?”
  “要怎樣你才相信?”楊晨卻不在意玄龜的語氣,他被控制了數萬年甚至更久,始終不得自由,這種態度也是正常的。
  “除非你能證明!”玄龜倒也不是真的對楊晨如何,只是對楊晨說大話不相信而已,激發赑屃血脈的方法還在楊晨手中,他想要自由的話,就還得老老實實的從楊晨身上想辦法。畢竟這么多年來,這還是第一個趙家以外的人和他溝通。唯一的機會,成不成都要抓住。
  PS:————
  忙碌中,千萬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