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644 行不行試了再說(下)

除了趙家家主和趙梓枂之外,現在面對楊晨一家的就只有大乘巔峰和人仙級別的高手。陶珺琪能瞬間斬殺兩個大乘后期的趙家族人,說明楊晨一家的戰斗力不容小覷,沒有實力的根本不會上前來礙手礙腳。
  這么多的高手面前,楊晨一個小小的元嬰老祖,卻敢在這里侃侃而談,尤其還維護自己女人的舉動,有不少人是心中暗暗點頭的。可惜的是,這家伙不肯歸附趙家,那就是趙家的敵人。五品煉丹師很重要,但既然不是自己的,那就寧可毀掉,也不能成為別人的助力。
  本已經打算動手的趙家高手,聽到楊晨如此急切的說出這句“且慢”的時候,個個臉上都浮現出了蔑視的笑容。五品煉丹師又怎樣?在真正面對死亡威脅的時候,還不是要服軟?
  “本來有句話是我想和諸位說的,但有人比我更想說,只是他的話你們暫時聽不到,所以由我來轉述一下。”楊晨仿佛沒有看到周圍那些趙家高手劍拔弩張的架勢,很是平靜的說道。
  “什么話?誰讓你轉述的?”趙家家主皺起了眉頭,楊晨這是什么意思?轉述什么人的話?不光是趙家家主,趙家其他人也都是一副這樣的疑惑表情。
  “是誰諸位估計很快就能見到。”楊晨臉上浮現出了笑容:“就不用那么好奇了。”
  剛剛沉默的那一會,楊晨已經徹底的將盤踞在龍玄識海周圍的濃郁魔氣一吸而空。不知道趙家是如何弄到這般濃郁的魔氣,又如何的盤踞在龍玄識海周圍的,不過這些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龍玄神識已經不受限制,相當于已經恢復了一半的自由。
  剩下的另一半,自然就是封魔陣的束縛。如果不是楊晨,換成任何一個人。或者說楊晨沒有哮天的話,那么在封魔陣的壓制下,不管是楊晨還是龍玄都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可現在不同,楊晨有哮天在手,加上前世記憶中對于高級陣法的理解,眼下的封魔陣,也只不過是一層脆弱的窗戶紙而已,一捅就破。
  “那他讓你轉述的是什么話?”趙家家主畢竟是趙家家主。從楊晨的語氣和表現中,分明聽出了點什么,不動聲色的移動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將還是元嬰期的趙梓枂擋在了自己的身后,狐疑的問道。
  “冤有頭,債有主。”楊晨的口中。忽的冷森森的吐出了這六個字,臉上也浮現出一陣讓人有些發寒的笑容:“他托我對諸位說,這么多年的帳,今日就一并算清,動手吧!”
  隨著楊晨的這一句動手,地面之下忽的傳來了一聲輕微的咔嚓聲。聲音很輕,但在場的人都是高手,都能夠聽的清楚,現在大家才注意到。楊晨雙手拄著的刀,是插在地面上的。
  之前一直以為楊晨只是在耍酷擺架子,在趙家莊園,確切的說,在封魔陣之內,別說楊晨一個小小元嬰的飛劍,就算是那些太上長老的本命飛劍,控制陣法的人不允許的話,也不可能造成任何的破壞。陶珺琪動手的時候。只是誰也沒有想到而已。控制陣法的人來不及反應,難道楊晨還想要靠著那柄刀翻天不成?
  腦海中剛閃過這點心思。地下卻傳來了一連串的咔嚓咔嚓的聲音,就好像什么東西在碎裂一般。聲音直接蔓延到了遠方,依舊還是連綿不絕。
  “不好!封魔陣!”趙家人當中,趙梓枂卻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她在趙家莊園中呆的時間最短,對于趙家封魔陣的厲害認識的并不是那么的透徹,所以也沒有建立起對封魔陣完全的信心。而楊晨,卻是一貫創造出奇跡的人,這些聲音讓趙梓枂第一個念頭閃過的,就是封魔陣的碎裂。
  “不可能!”趙家家主臉色一沉,急忙喝斥了趙梓枂一句。這封魔陣可是趙家在凡間的傳世之基,怎么可能會被一個小小的元嬰破壞?
  只是,趙家家主也只來得及說出這三個字而已,那些碎裂的聲音就已經從地面之下開始擴展到了空中。周圍的空氣中,一陣陣虛空碎裂的聲音傳來,咔嚓咔嚓之聲不絕于耳,卻看不到任何的動靜。
  正在趙家人驚疑不定之時,腳下的大地開始瘋狂的晃動起來,原本明亮的天空,突然之間變得奇黑無比。隨后眾人就清楚的察覺到,趙家莊園正在開始瘋狂的上升。與此同時,一股霸道絕倫的神識,猛地掃過了所有人的身體,感受到這股神識的人,只覺得遍體生寒,腦海中再沒有了其他的念頭。
  “想必家主已經知道,是誰要我轉述那些話了吧!”霸道的神識對于楊晨一家卻沒有絲毫的影響,楊晨的臉上,依舊還是那種在趙家家主看來讓人發寒的笑容,沖著趙家家主緩緩的說出了這句話。
  趙家家主的心,已經冰冷的如同萬年玄冰,就連其他的那些趙家高手,也都惶急成了一團。封魔陣碎裂,加上腳下的動蕩,如果他們還猜不到玄龜的變化的話,那趙家一家人都是傻子了。
  “不可能!不可能!”有一個太上長老馬上狂叫起來,再沒有平常在趙家后輩面前的那種鎮定。趙家先祖傳下來的數十萬年亙古長存的封魔陣,趙家的傳世之基,怎么可能如此輕而易舉的就被眼前這個小輩給破了?
  “就算你破了封魔陣又怎樣?你以為那只畜生能救你一家出生天?”趙家家主的臉上,已經帶上了無以倫比的猙獰神色,沖著楊晨狂吼道:“你以為我家先祖會沒有留下制衡那只畜生的手段?你高興的太早了!”
  沖著楊晨吼出這一句之后,趙家家主手上忽的出現了一個陣盤:“先祖就讓你看看我趙家先祖的手段,等我鎮壓下這只不聽話的畜生,再把你一家人碎尸萬段。既然你們都想死,那就成全你們!”
  家主的狂吼聲中,眾人的眼前忽的一亮,卻是已經升到了海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