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65 誰說火種在中心(下)

好容易擺脫了那個難纏的家伙,楊晨卻又發現了幾個人的身影。這些人如同跗骨之蛆,死死的跟著楊晨,不管楊晨怎么變換方向,似乎他們都能夠找得到楊晨的蹤影。好在這些人并不像最開始那個人那般的難纏,楊晨總是能夠及時的逃脫。
  很快,這些人隔一會就跳出巖漿河的舉動引起了楊晨的注意,他們手上的羅盤,也落入了楊晨的眼中。略一思忖,楊晨就意識到自己身上一定是有什么東西能夠讓他們追蹤到。經驗豐富的楊晨,細數了一遍自己身上的寶之后,馬上就斷定,一定是自己的乾坤袋。
  門派內的乾坤袋,都有追蹤陣可以追蹤到各人,而純陽宮中有楚亨這個家伙,楊晨就不難想通為什么自己會被人追蹤,而且幾手還人手!個羅盤。
  身上一定要掛著師門的乾坤袋,楊晨也不過就是要裝一裝樣子,不至于引起什么懷疑,重要的東西都是裝在德戒當中。解決這個問題十分的容易,只要將乾坤袋塞到德戒當中就行。但現在,楊晨并不想要如此輕易的解決,他有一個更妙的主意。
  追蹤的眾人很快就發現,楊晨正在向著那個巨大的巖漿湖跑去,連最開始那個大網的主人也都發現了這一點,忍不住恨恨的一拍腦袋。他自己都猜到了楊晨會來這里尋找地心火,而最有可能有地心火的地方,就是那片巖漿湖最熾熱的地方,這么簡單的問題,他竟然沒有想到。早知道的話,在這里守株待兔,豈不更妙?
  一群人分成了幾個方向,向著巖漿湖那邊圍去。最開始的那人也在其中,不過,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不太好下殺手,只是占據了一個方向,人在巖漿湖的上方,忍者熾熱的烘烤,平靜的看著手上的羅盤心
  楊晨分明是向著最中心的地方行進,那里也是最熾熱最恐怖的地方,甚至后來的幾個人,都不敢輕易的下去。普通的火遁,能夠在流淌了不少時間的巖漿中來去自如,但是在那個口子上,卻絕無可能,沒有特殊的防身寶或者術的話,就只有一個死字。楊晨不知道是不是知曉這一點,反正眾人看著羅盤的指針,卻是向著那個方向。
  陡然,樓盤上的那個指針顫抖了一下,隨即開始滴溜溜的亂轉起來,再也無指明方向。眾人全部都是一呆,這是什么意思?很快就有人反應過來,這顯然是乾坤袋的氣息消失了,不會是楊晨這個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想要煉氣期就吸收火種,還沒到里面就被燒死了吧?
  一般的修士,全部都會隨身帶著乾坤袋,里面幾乎是裝著自己的所有身家。乾坤袋的氣息消失,也意味著乾坤袋被毀,而這在眼下只有一種情況,那就是被熾烈的地下巖漿燒的無影無蹤。
  頓時間一群人都意興闌珊起來,早知道這樣,就不現身威逼了,讓楊晨慢慢知道這里巖漿的厲害,鎩羽而歸的路上,隨時能夠把他困住。現在卻好了,逼的太緊,讓楊晨慌不擇路,一頭撞進了死亡的漩渦當中。這樣一來,雞飛蛋打,楊晨手中的東西,全部都成了一堆巖漿。
  好在楊晨要是這般身弱的話,卻也完成了外面那幾位知交好友的囑托,也算是沒有白來一趟。只是,有點可惜而已。
  眾人都是修士,耐心的守候在大湖這邊,一邊斬殺地底靈獸,一邊觀察著下面的動靜。守了十幾天之后,再沒有什么異常,這才紛紛離開。到最后,就只剩下了一開始的那個使用大網的高手,依日還在這里鍥而不舍的等著。
  “哼,一群蠢貨,一個能在煉氣初期就是二品煉丹師的家伙,會不熟悉火性?”留著的家伙將自己隱藏在暗中,時刻窺視著這邊的動靜,心中暗暗的鄙視著那一群離開的家伙:“難道他修為漲了,腦子就變傻了嗎?小小障眼,就想騙過所有人嗎?”
  高手在這邊冷笑著,殊不知在更遠的圈子外面,那幾個離開的家伙也在冷笑著:“離那么近,生怕人不知道你在守著。楊晨不是笨蛋,會輕易出來送死?”
  大家似乎都已經從楊晨那句離開仙落淵就有三轉丹藥以及后來要大家搜集火種的話語中,知道了楊晨想要做什么。這里最有可能的就是地心火,大家只要守住那個大湖中心,就不虞楊晨不會出現,想要地心火,那里是唯一的可能。
  各懷肚腸的家伙們,誰也不知道,楊晨正在另一個地方偷笑著心他只是到了大湖快接近中心無忍受的時候,將乾坤袋收進了德戒當中,隨后馬上就轉了一個大彎,向著另一個方向遁去。
  沒有了乾坤袋的追蹤,這此人馬上就失去了具體的目標,只能夠守株待兔,守在這個大湖邊上。畢竟在所有人的猜測中,這里是最可能有地心火的地方,楊晨只要一天想要得到地心火,一天就得在這附近出現。
  遠遠的用神識查探著那此傻傻的打算死守在大湖的家伙們,楊晨差點要暗地里笑破肚子。如果他現在能夠光明正大的出現在那些人眼前的話,一定會狂笑著質問:“誰說地心火一定在這里的?”
  是的,地心火并不在大家猜則的巖漿湖的湖心。通常的人們,會想當然的以為,最熾熱的地方就應該是火種最可能存在的地方,事實卻并不是如此。
  地心火是丁火,屬于陰火,并不是如同太陽真火那般的以熾烈為主。地心火的特點,連綿持續,火性溫和,存在的地方,絕不是巖漿出口,而是在另一個方向上。
  而楊晨此刻,就正在一條小小的巖漿河的支流上。
  通常到了這個支流之后,巖漿就會慢慢的冷卻下來,凝固成石頭。但這條小支流卻略有不同,盡管巖漿并不那么溫度高,看起來也就是普通的暗紅色巖漿,卻比其他地方的巖漿有著更好的流動性,楊晨是花費了好長時間才找到了這個地方的。
  能夠讓快要凝固的巖漿依舊還保持著非常好的流動性的原因,就在于下方的地心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