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647 誰的損失大(上)

如果只有三大宗門出價的話,勢必不能利益最大化,看在石珊珊和孫輕雪的面子上,楊晨無論如何也要通知碧瑤仙島和青云宗一聲的。當然,丹鼎門也是一個大客戶,他們是最能出得起價錢的,一定要通知。
  說起封魔陣,現在凡間想要找到一個玄龜那等修為的護山神獸,幾乎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即便沒有了玄龜,光是那個單純的封魔陣,也是各大宗門夢寐以求的東西。
  五大宗門都有太上長老,現在各大宗門的太上長老們,都是處于半冬眠狀態,輕易不敢修行,哪怕有宗門陣法壓制,也生怕一不小心引發天劫。在封魔陣當中就完全不用擔心這個麻煩,可以繼續修行,哪怕光是為了這些太上長老,五大宗門也會勢在必得的。
  其實,封魔陣的作用遠不止此。保護山門就不說了,還有一個重要的作用就是,某些修為已經達到但信心不足的金丹巔峰元嬰巔峰大乘巔峰的高手,可以在封魔陣當中繼續修行,直到自己有了完全的把握之后再引發天劫。
  這一點可能對道門的意義一般,但對于魔門來說,簡直就是救命的法寶。魔門功法,很多都是速成,瓶頸主要還是在心境上。很多魔門高手就是在度劫之時心境不足而失敗,但如果能夠有超強的修為,類似木明遠這樣,心境沒有都無所謂,照樣飛升。
  有了封魔陣的防護,那些魔門高手就不用在臨近飛升之前想方設法的降低修為,只要呆在封魔陣當中,就能持續修行,讓他們知道的話,估計傾家蕩產都愿意得到封魔陣的陣圖。
  回來的路上,楊晨其實已經在趙家莊園中找到了封魔陣的陣圖。研究了一番之后,楊晨也不由的對趙家的先祖佩服萬分,他們竟然能想出這樣的辦法來蒙蔽天機。端的是厲害。可惜,前世一直到萬年之后,他們都是敝帚自珍,秘而不宣,楊晨從來沒有聽說過封魔陣這個說法。
  這樣的大殺器如果單獨掌握在純陽宮手中,那是眾矢之的。對此,楊晨和純陽宮都有計劃,揮淚大甩賣。只要感興趣的宗門,拿值錢的東西來,陣圖你們拿去。當然,揮淚的是買主還是賣主,那就另當別論。
  好東西不怕買家多,所以。掌教宮主很心領神會的派人把消息傳了出去。上次購買五品煉丹師秘密的大客戶,那是第一輪都要通知的,其他的潛在客戶,也要讓他們知道風聲。
  且不說掌教宮主如何操作此事,楊晨和高月回到了高月的香閨之后,高月就迫不及待的撲到了楊晨懷中。放出龍宮,楊晨抱著自己心愛的妻子,打算給她另一個驚喜。
  小別勝新婚,別的事情先不說。兩人先激烈的纏綿一番之后,高月才赤裸著嬌軀軟綿綿的躺在楊晨的身邊,頭枕著楊晨的胳膊,親昵的交談起來。
  高月知道楊晨出去的真正目的,剛剛人多不好問,現在只有他們兩個人,當然要問清楚。
  “李承大哥已經找到了方法,壬水飛劍煉制方法我已經知道,只需要耗費一定的時間就能解決了。”楊晨先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高月。等她高興一會之后。楊晨才摟著高月眉飛色舞的笑著說道:“大哥還給你一些禮物,讓我給你帶回來。”
  “是什么?”高月自然知道李承的厲害。連楊晨都是這般的表情,那一定是了不得的東西,當下也期待了起來,急切的問道。
  “皇者之氣!”楊晨把裝著妖皇之氣魔皇之氣和仙皇之氣的三個玉瓶拿了出來,獻寶一般的放到了高月的面前:“加上你身上的人皇之氣,四皇合一,日后就是神皇之氣,不管任何對手,在你面前都是打落一個大境界的。”
  聽到是這樣的好東西,高月一時之間竟然都有些不敢相信。這三種皇者之氣,哪里是凡間應該有的東西?要不是三個玉瓶就在眼前,而且楊晨絕不會騙她,高月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了。
  驚喜之后,高月又開始犯愁,這三種皇者之氣,她又該如何吸收煉化?不過,這個問題難不倒楊晨,早就有了腹案。
  “當年人皇之氣是如何吸收的,這三種不都是同樣的嗎?”楊晨笑著給出了答案:“不過,妖皇魔皇仙皇都比人皇要強勢,吸收的時間要更長一些而已。”
  “又要在墓中躺幾十年?”高月皺起了眉頭,似乎有些不太情愿:“沒有別的辦法嗎?”
  楊晨知道,高月只不過不想躺在墓中而已,并不是排斥三皇之氣。這一點楊晨早有安排,摟著高月的胳膊緊了緊,柔聲安慰道:“這一次不用躺在墓中了,相公我在龍宮布置一個陣法,你只要安心躺在里面就行。”
  在龍宮里就可以,高月心中高興了一些,只不過高月還是有些不怎么開心:“那就要幾十年見不到你了。”
  “如果讓我睡上幾十年什么也不用干修為就能暴漲,我也愿意啊!”楊晨調笑了一句,才正色道:“放心吧,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高月臉上露出了笑容,心中其實更加的開心。正如楊晨所說,只要睡上幾十年就能修為暴漲,換成誰都樂意。楊晨甚至害怕她修行受苦,苦心安排了這些,其中蘊含的情意高月豈能不明白?有夫如此,妻復何求?
  “今后百年,我會一直在宗門修行。煉制我最后的兩把飛劍,提升修為,也為你護法。”楊晨握著高月的小手,慢慢的說著自己今后百年的打算:“等你出關之后,我們一家人一起去瑯琊井長長見識。”
  高月什么也不說,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下意識的問了一句:“然后呢?”
  “然后?”楊晨稍稍一頓,對高月沒有絲毫的隱瞞,接著說道:“等到從瑯琊井出來,相信我們都已經是大乘期境界。到時候,我再找某些人清算一些積年老賬,然后我們就一起平靜修行,度劫飛升。飛升之后,才是真正的廝殺歷練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