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66 地心火(下)

在這個隱蔽的角落里,楊晨徹底的修行溫養了一次。因為長期的在輸出靈力控制蘊靈爐吸收地心火,楊晨已經許久沒有如此徹底的溫養練過。這一次下來足足花了有十天的時間,才把半年來累積下來的疲勞一掃而空。
  經過這一次的溫養,全身的經脈和靈力全部都恢復到了鼎盛的水平。不出楊晨所料,火屬性的靈力獨樹一幟,開始成為五行靈力當中的翹楚,比起其他的靈力修為,足足高出一個層次還有余。
  這樣倒也正合楊晨的意思,身為天靈根火屬性的資質,火屬性靈力突出,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火屬性的修為,甚至在楊晨的控制下,能夠蓋住其他屬性的靈力,至少楊晨從仙落淵出去的時候,也不會引起人太多的懷疑。
  現在楊晨要做的,就是找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然后開始慢慢的將蘊靈爐中的地心火一絲一絲的抽出來煉化吸收。這和之前楊晨所做的不同,蘊靈爐畢竟本身有容納火種的能力,而且同時也是楊晨的一個媒介,想要真正的控制地心火,還需要楊晨自己的力量。
  悄無聲息的,楊晨出現在巖漿河的河面,周圍沒有一個人在。已經過了半年的時間,那些人如果還在這里守候的話,楊晨絕對會佩服他們的耐心和判斷的準確。
  仙落淵中絕對安全的地方,似乎只有楊晨作弊的那個地方。那里不但不會有地底靈獸的攻擊,而且還有一道地下靈脈可以供楊晨修行,簡直就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小洞府。
  外面倒是也有不少好地方,不過,仙落淵一個修士只能夠進來十年,中途出去的時間,也要算在內,這么早的出去,實在是有些得不償失,楊晨還是在這里把事情辦完為好。
  正要離開,楊晨忽的心中一動,神識稍稍的放開一些,幾道細如蠶絲的神識,緩緩的向著周圍鋪散開來。這也是三清訣當中的一點小小的神識使用手,一般來說不虞會被人發現。
  神識細絲直接鋪開數十里,很快楊晨就不得不嘆息起來。這么長時間,依舊還是有人在巖漿湖周圍死耗著,讓人著實的意外。
  楊晨低估了一群野心家得到煉氣期可以成就三品煉丹師方的貪婪,哪怕再在這里登上幾年,只要有那么一線機會,說不定這些人依舊還是會死等下去。
  可以說,之前的楊晨,嚴格說起來實際上是極不光彩的被這幾個人逼迫四處逃竄。原本楊晨還打算,自己先吸收了地心火之后,再出去找那些人算賬。但現在,這些人竟然一直在這里死守,讓楊晨瞬間怒火填膺。
  見過欺負人的,沒見過這么欺負人的。楊晨上一世就是被人幾乎如同軟禁一般的控制,最反感的就是這種死死盯著人不放的家伙。
  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如果自己對這些家伙還是不聞不問的話,那么以后一定還會再有這樣的情形出現,甚至于某些原本沒有這個打算的家伙,說不定也會被這些人影響而加入到這個行列中來。這些人,不教訓一下,不讓他們知道楊晨的厲害,絕不會善罷甘休的。
  不過,憤怒雖然憤怒,楊晨卻沒有失去理智。自己現在只是蘊靈爐吸收了地心火,而這些對手最差的也是一個筑基中期的高手。成筑基溝通天地之后,那種實力上的變化,楊晨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絕不是說一個煉氣期的境界能夠抗衡的。除非對方類似金濤那般,對楊晨先做了虧心的事情,心虛之下被楊晨趁虛而入,種下心魔,否則的話,面對面根本就不是對手。
  不能面對面的堂堂正正的教訓,楊晨就只能背后偷襲。對這一世的楊晨來說,根本就沒有什么這種做對不對的問題。前世的一生,楊晨看過靠著各種手段取得勝利的例子簡直是數不勝數。
  仗著地底靈獸不會對自己有任何威脅,楊晨靜悄悄的靠著火遁,接近了那個離開人群最遠的家伙。強大到可以媲美金丹中期的神識,緊緊的包裹著楊晨在地下隱藏的身影,絲毫沒有驚動那個正在這里一邊獵殺地底靈獸,一邊死守楊晨的家伙。
  偷襲一個沒有發現自己而且正在和地底靈獸廝殺的家伙,對楊晨來說,基本上沒有任何的難度。最為難的一點,就是在驚動其他人之后在其他人到來之前離開。
  楊晨并沒有打算悄無聲息的干掉這個家伙,那樣起不到震懾的作用,旁人甚至不會知道是他做的,只會以為獵殺地底靈獸不慎。楊晨要給這些家伙們一個教訓,自然不會輕易的動手。
  正在控制飛劍的家伙,完全沒有料到身邊的危機,還在一絲不茍的獵殺著靈獸。一頭符合他生克的靈獸被他攻擊幾次之后,遠遠的逃到了原理巖漿湖的方向上,眼看著再有飛劍的一次攻擊,就可以得到至少兩塊靈髓。
  想都不想的,監視者控制著飛劍攻向那頭靈獸。而就在這個時候,身后卻陡然有人暴起,手中的一片刀光,迅如雷霆一般砍向了他的頸項,與此同時,耳邊陡然傳來一聲震撼人心的大喝之聲:“冤有頭,債有主,既然你殺上門來,怪不得我,受死吧!”
  夾雜著撼神術的大喝,讓監視者一愣。只是這一愣的夫,遭到了致命的的攻擊。楊晨的劍匣,已經劃過了監視者的脖子,人頭被熱血沖起幾尺高,然后遠遠的落下。
  其他幾個方向上的人,包括最中心的那個高手,全部都在這一瞬間聽到了楊晨的這一聲。驚詫之下,全部向著這個方向飛遁而來。人還沒有過去,神識就已經瘋狂的探了迂來。
  可惜的是,就算是神識再快,他們也只是靠著神識發現,楊晨已經撿起了掉落在遠處的飛劍。
  “洗干凈脖子等著吧,我們后會有期!”楊晨只留下一句讓人琢磨萬分的話語,人影就悠忽之間從他們的神識探查之中消失。
  等到所有人趕過來的時候,這里除了那個監視者的尸體之外,再沒有留下任何的東西。乾坤袋,飛劍,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楊晨充滿威脅的話語還縈繞在幾人的耳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