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661 無形無色的危機(下)

“楊大師的船,能登上瑯琊晶船嗎?”在某個神秘的空間中,十幾個人正在小聲的商量著。
  這是一個類似藥園一樣的空間,由一個高手攜帶,然后可以帶著幾個甚至更多的人同時隨行。不過,雖然有這樣的好東西,但真正值得信任的人并沒有多少,這里也不過就是十幾個人而已。
  沒人敢隨便在這種空間中帶上太多自己無法信任的同伴,一旦有人心懷不軌,登上瑯琊晶船,說不定就是自己的死期。說起來,楊晨一家人倒是完全不用顧忌這些,說到底人家還是一家人,不是嗎?
  “不知道。”有人馬上回答了疑問:“弱水之中,誰也不敢保證什么法寶一定可以,船型法寶未必就合適,這弱水之下,也不知道淹沒了多少這樣的法寶了。”
  回答的人十分不肯定,大家也都理解。沒辦法,從瑯琊井出去的人很多,但折損在這里的人更多,有不少人以為自己煉制的法寶可以在弱水之中來去自如,但真正到了這里才發現,那只是自己的一廂情愿而已。
  沒人愿意輕易的試驗,一旦失敗,那可不僅僅是損失一件法寶,而是連帶自己的命也會丟掉。
  瑯琊井當中那個巨大的湖泊,看起來一切正常,里面甚至還有活魚游動。但只要研究過瑯琊井傳說的人就會明白,那湖泊下面的水,全部都是傳說中的弱水,一種無法承載任何東西的水。
  如果光是這樣還簡單。關鍵是,那艘號稱裝滿了寶藏的瑯琊晶船。就是在弱水當中。也不知道當年是怎樣打造的一樣法寶,居然能夠在弱水當中浮沉自如。
  弱水號稱能夠隔阻一切神識探查,以至于水下所有的情形,都無法用神識探查得知,反倒是靠著肉眼能夠看到。人們能夠捕捉到瑯琊晶船的影子,就是因為能夠看到。
  方圓萬里的巨大湖泊,幾乎可以稱為海洋了。誰也不知道瑯琊晶船會在什么地方出現,所以。現在大家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瑯琊晶船的下落。與此同時,順手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盡可能的減少競爭對手。
  湖泊上方是普通的水,公孫玲的樓船輕而易舉的浮在水面上,然后慢慢的向著湖心的方向行駛。除了楊晨如同一個大老爺一樣坐在船艙之中之外,其他眾女都是各自占據了一個方向。緊緊的盯著水下的動靜。
  樓船的目標很大很明顯,在周圍幾百里的范圍之內,至少靠過來數撥人,大家都有默契的圍繞在楊晨的周圍,似乎想要跟著楊晨找到晶船的蹤跡。
  楊晨博覽群書的名聲傳的很廣,無數人寧愿相信楊晨是找到了關于瑯琊晶船的某些詳細記載。一定還有十分珍稀的寶藏,才會動起瑯琊井的腦子。否則,一個前途無量的五品煉丹師,要什么東西沒有,實在沒有必要為了區區只是價值幾個靈石的東西就帶著一家人來這里冒險。
  基于這個前提。暫時來說沒人會對楊晨一家人出手。況且,楊晨一家十二口當中。有七個大乘期的高手,其中還包括一個大乘巔峰的陶珺琪。光是這股強悍的個人力量,就已經足以震懾許多人。這還不算眾女背后的宗門,道門五大宗門到齊,只要稍微有點腦子,就沒人敢同時得罪這么多超級宗門。
  但另外的一些方向上,可就沒這么平和。進了瑯琊井只是第一步,接下來就是找瑯琊晶船,有些人眼尖,不時的會發現水下有些船型的影子,以為自己撞了大運,發現了瑯琊晶船。隨后,只要他們一表現出不一樣,就會招致周圍人的共同打擊,毫不留情。
  萬里方圓的湖泊,分布了上萬人,就算是平均分布,最遠幾百里之內也一定有旁人。區區百里的距離,還真的擋不住一些高手的神識探查,所以,有幾個地方已經是血海屠場。
  誰都知道早登上瑯琊晶船就意味著最大的機會,沒人愿意別人比自己更早發現晶船,動手在所難免。
  “水下有人。”孫輕雪爬在船舷邊上,旁邊就是被她強行拉出來的楊晨,正坐在一邊慢慢的品茶。孫輕雪的一雙腳丫子就在楊晨身邊甩來甩去,目光卻盯著船外的水下。發現有人的影子,馬上驚叫了出來。
  孫輕雪一叫,其余眾女馬上就聚攏過來,一起向著下方仔細的觀看著。很快,眾女就發現,水下似乎真的有人,而且還不止一個。
  “不用看了,都是尸體。”楊晨根本就沒有探頭,似乎一切都盡在掌握,淡淡的解釋了一句:“弱水之中,多少年的尸體都不會腐壞,那是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人了。”
  在瑯琊井當中死去,實在是太正常了。楊晨不會對這些人有任何的同情,道路是自己選擇的,沒人強迫他們進來,既然進來了,就要有死的覺悟。當然,這種心態不包括楊晨自己以及自己的妻妾們。
  這里的水真的很清,幾乎一眼可以看到湖底,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深,反正沒人敢輕易的嘗試。
  楊晨一家的樓船,就如同一艘普通的漁船一般,一直在向著一個方向慢慢的行駛。走了很長的時間,也不過才駛出幾百里。楊晨一家人,尤其是楊晨,更是絲毫沒有什么急迫的表情,除了一開始眾女還在船邊盯著水底之外,現在都已經坐到了甲板上,該干嘛干嘛,只剩下一個孫輕雪還在不死心的盯著水底看。
  “這么跟著,到底要到什么時候?”在暗中追蹤楊晨一家的人終于失去了耐性,眼看著已經有不少人沖到了湖中心那邊,他們卻還只是走出了幾百里。誰都明白中心肯定比邊緣有機會,現在這架勢,就算是有機會,也被他們耽誤了。
  “反正已經到了這里,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我們何必還要這么遮遮掩掩的?”失去耐性的人開始發飆:“早動手晚動手不一樣還是要動手?動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