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664 器靈正合適(上)

白光出現的方向,當然就是大家此行的目標——瑯琊晶船。瑯琊晶船會在瑯琊井關閉之后的幾個時辰之內出現,現在時間正好,完全和傳說相符合。
  所有人都沖著那個方向飛去,各自使出了手段,唯恐自己跑的慢導致無法登上瑯琊晶船,到時候,說不得就只能困死在這個廣闊的空間。運氣好的或許能等到下次瑯琊井打開,運氣不好的估計只能活活的等死。
  公孫玲的樓船不等楊晨吩咐,就調轉了方向,向著那個方向飛了過去。但在楊晨的特異吩咐下,樓船并沒有太快,而是維持一個不快不慢的速度,既不會是最先趕到的,也不會是落在最后的。
  “相公!”這一次開口的是陶珺琪,太天門出身的珺琪仙子,在性格上有時候也和太天門一貫的那種風格類似,眼看著機會就在眼前己方有余力卻不使出來,很是有些不解。第一個沖過去不好嗎?不是應該是最先到的得到最大的好處嗎?
  “不急!”楊晨直接給了陶珺琪一個安穩的回答:“傳言畢竟是傳言,誰也不知道里面的真正情形,過去看看再說。好東西不是先到就先得的,笑到最后的才是笑的最好的。”
  這是一個穩妥的做法,眼下的情形,就算是先到先得到了好東西,也不見得就能落袋為安。進來的可沒一個省油燈,一擁而上殺人奪寶的事情在瑯琊井當中簡直就是常事,這個時候。誰先拿到東西,誰就是眾矢之的。
  在陶珺琪心目中,自然是自己拿到,然后大搖大擺的亮出太天門的招牌,自然是群邪辟易。可以說,很長時間以來,陶珺琪的行事方式就是這樣的。相對來說,楊晨的這種穩妥做法就顯得十分的保守和不夠主動。
  陶珺琪還想說點什么,師無雙卻悄悄的拉了拉陶珺琪的衣襟:“姐姐,我們在里面要呆至少幾十年上百年。不急于一時的。”
  珺琪仙子也不是笨人,只是因為行事風格使然,師無雙這么一說,陶珺琪立時會意。這么長時間,還真用不著爭這么一會。
  “我們進來只是為了找一樣東西,順便找一個沒人打擾的地方潛心修行。”楊晨并沒有對陶珺琪的行事方式表示不滿,只是慢慢的解釋道:“這樣東西相公我很需要,但又不想和你們分開,只能一家人一起進來。至于說瑯琊晶船里的好東西。還真沒看在你家相公眼中。”
  說實話,楊晨說他沒把這里的東西看在眼里。還真不是什么妄語。至少連陶珺琪她們都知道,楊晨是可以用四海玄珊液給她們洗澡的。另外趙家莊園得到的好東西,簡直數不勝數,一個家族數萬年甚至更長時間的珍藏,全部都便宜了楊晨一家,這瑯琊井里面好東西再好,充其量也就是另一個趙家莊園而已,真不值得楊晨他們動心。
  當想明白這一點之后,眾女的心氣也就平息了下來。楊晨非要來瑯琊井的用意大家也明白了過來。既然只是來找一樣東西,那就真的沒必要和其他人一樣著急忙慌。
  “相公要找什么東西?”孫輕雪是所有人當中年紀最小的,這時候跳出來好奇的問道。不光是孫輕雪,其他眾女都是一副等著聆聽的架勢,都想知道楊晨想要什么。
  “七品火種,純陰真火。”對自己的妻妾,楊晨也沒什么好隱瞞的。都到了這個地方,更是不用遮掩,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瑯琊晶船里有七品純陰真火?”師無雙的眉頭皺了起來,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根據以往那些活著出去的人傳說。好像沒有火焰的氣息啊!相公,是不是消息有誤啊!”
  瑯琊井之所以被命名為瑯琊井,除了因為通道像是井口一樣之外,還有一點重要的原因就是,這里是水屬性為主的區域,幾乎所有那些人得到的東西全部都是水屬性的。在這么一個地方出現七品火種,的確是讓人感覺十分奇怪的。
  由不得師無雙懷疑,水火不相容,完全水屬性的地方突然出現七品火種,那種對立的氣息絕對會讓所有人都明顯的察覺到,不可能出去的所有人都完全沒有感覺。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這里沒有真火,楊晨得到的消息有誤。
  “消息是李承大哥給的,應該不會有問題。”楊晨笑著解釋起來:“如果真的那么容易被人找到,那也輪不到我們進來找,早被人捷足先登了。”
  聽到是李承給的消息,楊晨的妻妾們全部都不再懷疑什么。不管是四個妻子在妖魔大陸對李承的認知,還是七個侍妾得到大乘巔峰鐵翼飛鷹的饋贈,都讓眾女對李承有一種他似乎無所不能的心悅誠服。既然他說有,那么一定不是在騙楊晨。
  楊晨搜集火種是出了名的,幾乎所有的丹方和秘密出賣,都是先接受火種,然后再接受靈石的。尤其是七品純陰真火,早在賣出五品煉丹師秘密的時候就強調過,對楊晨肯定是極為重要。能為自家相公找到他急需的火種,眾女當然開心。
  當然,這個原因也解釋了楊晨為什么不著急,完全不是說怕成為眾矢之的什么的,根本就是因為收取七品火種就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就算有人捷足先登,最多也只是見到,根本不可能得到。只要楊晨能在對方沒有完全收取之前趕到就行,論起玩火,所有楊晨的妻妾們都相信,這世上還沒人能強過楊晨去。
  樓船的速度不快,就這樣不急不緩的混在一群急匆匆行進的修士們當中。這時候人們顯然已經顧不上自相殘殺,還是先登船要緊,最后的廝殺,還是在登船以后,見到了真正的寶貝以后再動手不遲,現在只不過是開胃小菜而已。
  不到半天的時間,修士們就趕到了地點,集中在那個光柱周圍幾里的區域。所有人都謹慎萬分的盯著那個光柱下面閃爍著銀色光芒仿佛鍍了一層晶石一樣的平底大船,目光中都射出了灼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