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664 器靈正合適(下)

瑯琊晶船,所有看到這艘平底大船的人腦海中全部都是同一個心思,他們此行的目的地,或者說暫時的目的地,就是這一艘瑯琊晶船。
  沒人知道瑯琊晶船是如何出現的,更沒人知道瑯琊晶船原本在哪方,大家只知道,突然之間這船就出現在這里,然后引起了一陣的天地異象。所有人都是被那道光柱和爆發的氣勢吸引過來的,至于說原本呆在這個區域的人,沒人知道結果如何。
  巨大的瑯琊晶船足足有接近千丈的長度,外表亮光閃閃,幾乎不能直視。要不是周圍都是修行有成的修士,光是盯著這個瑯琊晶船,就能導致雙目失明。
  當然,現在眾人眼中除了亮閃閃的瑯琊晶船之外,大家關注的重點,就是晶船周圍幾乎有差不多里許的黑暗空間。這個看起來黑漆漆的一片,毫無生氣的空間,連晶船周圍的水都排斥的一干二凈。看起來空空蕩蕩,但所有人都知道,這團黑暗的空間,就是登上晶船最大的障礙。
  按照大家目視的位置,晶船應該就在水下幾百丈深的地方,排斥開水分也是正常的。但沒人知道弱水到底有多深,所以也沒人敢輕易的冒險登船。
  亮閃閃的晶船出現實在是太讓人心動,終于在片刻之后,有人忍不住性急,開始了行動。
  瑯琊晶船外面活下來的人留下太多的傳說,幾乎來這里的所有人都清楚應該怎么登船。大家在外面都做了周全的準備,都等著這一刻的到來。
  呼呼呼,周圍的幾個方向上,直接出現了數十根各式各樣的長索。長索閃爍著各種顏色的光芒,一頭或快或慢的都向著瑯琊晶船飛去。當接近瑯琊晶船的時候,所有的長索都或是勾住,或是黏住,牢牢的固定在晶船的表面上。
  這些長索,無一例外都是經過精心煉制的,各種各樣的材料都有。有蛛絲。有蠶絲,甚至還有的是一些金屬絲,或者是某種毛發搓成的粗繩,所有的長索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結實。不結實的話,根本無法借著長索登上瑯琊晶船。
  長索成功的搭上晶船,一群人還沒來得及開心,其中的幾條長索就猛的從中斷裂開來。黑乎乎的空間中,仿佛有無數看不見的刀刃。在瘋狂的削砍著那些長索。不夠結實的,直接就被削斷。
  “怎么會這樣!”平靜的空間中。忽的傳來一聲聽起來慘絕人寰的悲慘叫聲,那是其中一根長索的主人。辛辛苦苦準備了上百年,卻落得這樣的下場,沒有了長索,登船無望,就只能眼睜睜在這里等死。
  修行之人都是鐵石心腸,大家都眼睜睜的看著那幾個人落入這種境地,但卻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甚至連點同情的眼神都欠奉。沒人逼迫他們進瑯琊井。落入這個田地,說實話,從一開始就得有這樣的心理準備。
  另外,似乎除了有數的幾個人之外,沒人敢肯定自己就一定能夠登上瑯琊晶船。說不得呆會自己也會落得個同樣的下場,哪里還顧的上同情別人。
  那些長索依舊還很牢靠的人,已經開始興奮的開始登船。有幾條經過煉制的長索用一種十分牢固的方式將主人綁在另一頭。然后開始收縮,幾個人影就這么進入了那片黑暗空間之中,向著瑯琊晶船飛速的飛去。
  有眼尖的人已經發現,只是這么一會的功夫。那些長索似乎就顯示出一片斑駁,好像已經度過了許多歲月一般。已經沖出去的人拼命的加速,希望能夠在長索出事之前,將自己帶到瑯琊晶船之上。
  只是,剛剛才飛了一半的路途,十幾條正在收縮的長索猛地斷裂成了好幾截,十幾個人影猛地發出了幾聲參差不齊的慘叫聲,身體仿佛被什么巨大的引力吸引,紛紛向著周圍遠離晶船的方向飛去。
  撲通撲通,幾聲落水的聲音遠遠的傳到了還在觀望的眾人的眼中,那十幾個人已經落入到了空間排斥開的水表面上,就好像從高空中落下一般。不知道怎的,那些修士在空間當中,竟然沒有辦法飛離,不管是元嬰期還是大乘期,甚至連改變方向都無法做到,手舞足蹈的掉進了水中。
  接下來就再沒有了任何聲音,數千人在各個方向上眼睜睜的看著落入水中的十幾個人就在那些清澈透明的水中不停的掙扎了一會,然后身體漸漸的一動不動。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是心中一陣陣的泛寒。
  大家現在都明白,那些從水面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的水中的保存完整的尸體到底是從何而來。但越是明白,心中的恐怖就越來越強烈,信心也越來越不足。
  嗖嗖,兩聲物體高速劃破空氣的聲音響起,兩道如同箭矢一般的光芒已經從兩個方向上向著瑯琊晶船上飆射而去。不用問,這是兩個煉制了高速法寶的人試圖用高速沖過這段空間,順利登船。
  愿望是美好的,但現實是殘酷的,兩道光芒眼看著越來越慢,就在距離晶船還有上百丈的時候,終于力竭停了下來,隨后,就開始了不由自主的下墜過程。
  其中一個修士很聰明,掉落的下方,正好有一根還在收縮的長索,修士在剛剛開始掉落的時候,正好一把抓住了長索的中央,那條長索頓時間改變了一些方向。
  長索的主人發出了一聲驚恐之至的叫聲,卻無法阻止這家伙借著長索的力量靠近瑯琊晶船。
  只可惜,好景不長,借力的家伙正以為得計的時候,悲劇發生,繃緊的長索直接崩斷,兩個人影同時發出了兩聲長長的慘叫聲,一直維持到了掉入水中才戛然而止。
  最開始靠著長索拉近的人,還有十幾個依舊能夠堅持,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關注著他們。成功的話,他們就是登船的第一批人,不成功的話,他們就是另一批為后來人探路的炮灰。
  PS:————
  岳母又住院了,晚上去陪床,更新少點,大家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