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67 煉氣巔峰(下)

第一絲地心火被吸入楊晨的體鬯內的時候,瘋狂的灼熱感差點讓楊晨把持不住自己的心境。前世收取太陽真火,楊晨是元嬰期的修為,而現在楊晨僅僅是煉氣期,光是對火焰的耐受力來說,也是遠遠不如的。幸虧楊晨有著上萬年玩火的經驗,而且有著強大的自制力。強忍著如同被上火刑一般的痛楚,楊晨開始慢慢的將自己的火屬性靈力一點點的滲透到地心火當中。
  很快,楊晨就發現,自己全身的靈力也似乎被這一絲地心火點燃,整個的開始燃燒起來。這純粹是一種感覺,只要楊晨愿意,他隨時可以用水屬性的靈力來“澆滅”這股火焰。不過,楊晨卻沒有這樣做。不這樣經歷一次的話,楊晨永遠無真正的煉化吸收不管是哪種火種。
  忍受著那種幾乎要將自己點燃的痛苦,楊晨的神經如同老山竹一般的堅韌,絲毫沒有妥協放棄的打算。強大的神識時刻的監控著自己體鬯內的狀況,一點一點的引導著靈力和地心火的接觸。
  煉氣期吸收火種,本就是個冒險的事情,但是,楊晨卻顧不得其他。一來在仙落淵還有幾個家伙對自己虎視眈眈,二來,在楊晨的心目中,他期待的是當自己重新拜在師父名下的時候,就能夠幫助師父撐起大部分的天空,沒有足夠的實力,根本無做到這一點。
  而吸收了地心火之后,楊晨可以肯定,自己的火屬性修為絕對會突飛猛進。有火種的火修和沒有火種的火修,完舍不在一個量級上。甚至在拼命的時候,拼掉高出自己兩個層次的人都很正常。
  楊晨現在迫切的需要實力的提升,但是他還不能破壞他之前打好的基礎,只能夠強忍著吞服某些天材地寶一步登天的想,一邊給自己夯實基礎,一邊穩步的提升實力。
  前世經歷過飛升靈界仙界的楊晨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些靠著靈藥一步登天的家伙們,飛升之后是什么下場。能給靈界的人當今奴仆就已經是天大的幸運,大部分都是不知不覺的一頭撞到了某個強大的妖獸的地盤內,從此消失的無影無蹤。修行,從來就沒有捷徑。
  隨著時間的流逝,楊晨的身體開始在火屬性靈力的滋養之下,慢慢的習慣這種火焰的灼燒。到了這個地步,楊晨才開始了下一步的動作,將那一絲地心火抽成了更細的形態,融入到自己丁火屬性的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靈力絲當中,進入經脈之中流轉。
  丁火的靈力如同沸騰起來一般,火種迅速的滲透到了一百零八道靈力絲當中,似乎這一下的分散,讓地心火的威力分薄降低了很多,很快,楊晨就再也感覺不到地心火的存在。
  吸收火種,形象的比喻一下,就是用火種點燃靈力。只有足夠多的火焰才能夠點燃,就如同普通的生火一樣,足夠多的火焰才能夠點燃柴禾,一個小火星,有時候是沒有辦引燃的。光是吸收一絲地心火,還遠遠不足以到這個地步,只能繼續吸收。甚至因為楊晨現在靈力的奇特狀況,需要的地心火會更多。
  接下來的過程就開始了簡單的重復,一絲又一絲,楊晨靈力絲內的地心火越來越多,終于在達到了某個極限之后,轟,整個經脈都開始“燃燒,起來。
  這一次,是靈力和火種的完全的結合,而且還是一百零八道靈力絲和火種的完全結合,每一道靈力絲內,都充滿了地心火的火焰。原本那些還沒有被影響到的地方,也仿佛被點燃一般,舍部都“燃燒”起來。
  丁火靈力如同吃了十舍大補丸一般,瘋狂的奔流起來,在火焰的刺激下,飛快的沿著訣的經脈開始了周天流轉。楊晨已經完全沒有了那種火熱的灼燒痛苦,取而代之的是每一周天之后,從體鬯內自發產生的那種熱乎乎的舒服感。
  地心火是屬于丁火屬性,但是,融合了火種之后,并不僅僅是丁火屬性的靈力暴漲,連帶的丙火靈力也是陰陽相濟一般,在丁火靈力的刺激下,瘋狂的開始吸收地脈靈氣,一路狂漲。
  暴漲的靈力開始在體鬯內橫沖直撞起來,但在楊晨強大的神識控制之下,很快的就被牢牢的約束在經脈之內,越來越強大。等到靈力的積累楊晨自覺已經足夠的時候,楊晨開始引導這火屬性的靈力開始沖擊經脈中幾個關鍵的位置。
  轟,幾乎是勢如破竹一般,火屬性靈力就將某個關卡沖開,楊晨也終于進入了火屬性靈力煉氣九層的層次。
  突然多了一個通道,靈力頓時顯得有點不足,但地心火卻又一次開始燃燒,地下靈脈的靈氣瘋狂的涌進了楊晨的體鬯內,再次開始了一個持續的補充過程,等到靈力積累的足夠多的時候,楊晨又一次引導者,向著下一個關卡沖擊起來。
  一鼓作氣之下,經脈內的這個關卡依舊是沒有任何懸念的被突破,煉氣十層,煉氣的巔峰境界。頓時間,楊晨生出六種隱約感受到天地靈氣的感覺。到了這個境界,楊晨要做的,就是積累足夠的靈力之后,開始突破自己心境上的感悟,進入到溝通天地的地步,進而筑基成。
  對楊晨來說,心境上的突破完全不是問題,有大羅金仙經驗的他,怎會受困在一個小小的筑基境界上。
  只是,楊晨并不想要馬上突破,煉氣巔峰的境界上,一來只有火屬性靈力提升,其他屬性也需要適當的提升不能相差太遠,二來,楊晨需要徹底的將這個境界鞏固,而不是片面的追求境界提升。欲速則不達,適當的穩一下,對于今后的發展,絕對有著無估量的好處。
  到了這個地步,楊晨稍稍的計算了一下日子,卻陡然發現,不知不覺中,已經又在這里度過了半年的時間。
  感受著體鬯內澎湃的靈力,楊晨也有了一種想要動手的沖動。那些在巖漿湖堵過自己的家伙,是時候和他們算一算以前的舊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