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668 簡單問題復雜化(上)

“這是什么?”龍靈一開始還有些驚訝,似乎沒有見過哮天一般,但哮天身上的龍氣卻讓龍靈馬上歡喜了起來,想也不想的就直撲上去。
  吼!哮天當然也察覺到了龍靈的動作,沖著龍靈就是一聲憤怒的嘶吼聲。豺首上忽的顯現出一種看到了獵物的欣喜,然后張開了大嘴巴,猛地一吸。
  身為睚眥,平常本就是以器靈為食的。器靈是什么?說白了就是靈體,只不過是屬于法寶的靈體而已。龍靈雖然是真龍的真靈,但從本質上來說,還是沒有脫出這個范圍。哮天很清楚,純凈的龍靈被他吸收之后有多大的好處。
  哮天一吸之下,龍靈就身不由己的向著哮天的口中飛去。這一下,頓時將龍靈嚇的魂飛天外,同時也知曉了哮天到底是什么。就算哮天的修為境界比起龍靈來說還差不少,但這種天生的克制能力卻是容不得他挑戰的。
  “不要!”龍靈發出一聲驚恐之極的厲叫聲,瘋狂想要脫離哮天的控制。只可惜,他只是靈體,在哮天面前,根本就不可能掏出哮天的控制范圍。
  “你不是要真龍的身體來奪舍嗎?”楊晨好像看戲一般的,聲音傳入了龍靈的耳中:“哮天勉強也算是龍子,你就將就一下吧!”
  “不要!”龍靈已經再沒有之前的那種高高在上和頤指氣使,除了驚恐的說不要之外,再也說不出其他的任何話來。而在他傳達這個意思的同時。龍靈已經離哮天的大嘴越來越近。
  哮天口中噴出的絲絲龍氣,再也不是龍靈眼中那般的親切,此刻就如同勾魂奪命的無常一般的恐怖。不管龍靈怎樣恐懼的大叫,身體向著哮天口中飛去的動作并沒有停止。
  一直到龍靈就快要進入哮天的口中,哮天只要伸出舌頭輕輕一舔就能將龍靈舔掉一層皮的時候,所有的動作才停了下來。緊挨著睚眥的嘴唇,龍靈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眼前原本看起來十分合適的奪舍對象,現在看起來如此的猙獰,如此的讓人害怕。
  “龍族之間也要奪舍。你也好意思?”楊晨的揶揄話語,再次傳入了龍靈的耳中。
  “自相殘殺不是你們人類的專屬。”龍靈雖然害怕,但也明白,楊晨此刻并沒有要他命的想法,語氣也平靜了下來。
  一揮手,將哮天送回到了龍宮,楊晨這才再次單獨的面對龍靈:“說說吧,你是誰,怎么會在弱水之中。還有,那蝕靈龍火是怎么回事?”到了這會。楊晨連前輩晚輩之類的稱呼都省略,直接用你我相稱。
  神識無法撼動楊晨的神識,自己本身還被哮天牢牢的克制,龍靈也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沒辦法,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龍靈連反抗的可能都沒有,只能老老實實的配合。他可不想再一次面對哮天的大嘴,感受到哮天口中呼出的氣息。
  “我被人攻擊,失了肉身。不得已之下,進了弱水之中,借弱水之力溫養靈識。”龍靈認清了形勢,沒有半點的隱瞞,飛快的回答道:“蝕靈龍火是我的本命火種,但我失去了肉身,火種開始反噬。導致我越來越虛弱。如果不是遇到你,也許再過千年,我就徹底消亡了。”
  龍靈的話聽起來簡單,但里面卻蘊含了許多的消息。被人攻擊。被什么人攻擊?敢攻擊真龍一族的,到底是多膽大包天?另外,這家伙即便在那種孱弱的情形之下,還能抵抗蝕靈龍火上千年,足以說明這家伙在控火上的出色。
  “這瑯琊井到底是怎么回事?”有這個勉強算是半個地頭蛇的家伙在,楊晨當然要問清楚。
  “當年襲擊我的宗門,被我一怒滅門,但我也失去肉身,宗門護山大陣還在起作用,每過幾百年就開啟一次。”龍靈很是輕描淡寫的說道,語氣中卻免不了有一種得意,孤身一龍將一個宗門滅門,也的確值得他驕傲。
  “蝕靈龍火是你的本命火種,你居然無法抵擋?”楊晨不給他得意的機會,換了一個問題問道。
  “我失去肉身,靈體天生被蝕靈龍火相克。”這一點上,龍靈倒是的確得意不起來,只能悻悻的說道:“要不是每過幾百年就有成千上萬的家伙沖進來,掉進弱水之中被蝕靈龍火吞噬,加大火勢,我早就把這火滅掉了。”
  龍靈說起來有些不服,但真的讓他把自己的本命火種熄滅,估計他自己也舍不得。一方面是自己的本命火種,另一方面卻是本命火種克制自己,這種矛盾的感覺絕對是相當的難受。
  人們一直以為這里是弱水傷人,連楊晨之前都這么認為,現在才知道,真正要人命的是蝕靈龍火。這種燃燒起來無聲無息無形無色的火種,即便在弱水中也沒人能看出來,甚至沒人敢輕易的下來探查。要不是遇上楊晨這個怪胎,在登上瑯琊晶船之時還想著要收取一些弱水,根本就不會發現這里面的隱秘。
  龍靈想必也是發現機會難得,蝕靈龍火纏上了楊晨,他本人自然可以悄悄脫困。唯一沒有料到的就是楊晨竟然能夠克制蝕靈龍火,這也讓龍靈有了和楊晨合作的打算。之前對楊晨客氣,一方面是承情,另一方面卻是覺得楊晨可以利用。
  “打的好算盤!”楊晨笑了笑,接著說道:“現在有什么打算?不過,奪舍就不用考慮了,哮天你想都不用想,真龍這凡間已經沒有,等我飛升再說吧。”
  “我還能怎么辦?”龍靈哀嘆了一聲,很是無奈的說道:“還是你來安排吧!”眼前這形勢,根本就是楊晨說了算,龍靈看的很清楚,所以表現的也很光棍,絲毫沒有那種不甘心。
  “兩個選擇。”楊晨笑瞇瞇的說道:“一是做我妻子的龍角飛劍的劍靈,另一個是做另一件火屬性法寶的器靈,當然,等遇上合適的肉身,我會放你出來奪舍的,你自己選擇吧。”
  PS:————
  再去三天醫院,周一估計就能出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