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669 蘊靈爐度劫(下)

高月公孫玲她們四個正妻都沒有動手,動手的是陶珺琪她們。自從發現了高月等人經歷過妖魔大陸歷練戰斗力十分彪悍之后,她們就覺得自己隱隱落了下風。
  明明是大乘期高手,但卻被四個元嬰期的正妻死死壓住,這感覺讓她們很不爽。所以,有這樣的戰斗機會,她們早就有言在先,動手交給她們,高月公孫玲她們四女,只要安心照顧好相公就行。
  妖魔大陸的廝殺加上后來百年時間的紅塵歷練,高月公孫玲石珊珊和孫輕雪對于某些事情看的很開,動手誰也不怕,不動手也不是怕了誰,這種小場面,就沒必要這么多人出手,沒的抬舉了那些不知好歹的家伙。
  七女出手,甚至還沒有放出鐵翼飛鷹,里面的人就已經受不了。這里本就是一個中等難度的陣法所在,真正的高手可都集中在高等陣法那邊,留在這里的沒幾個能和七女抗衡的。
  一出手就解決掉十幾個家伙之后,七女對面就再沒有什么人敢輕易挑釁,呼啦一聲,全部跑了個干干凈凈。
  敵人逃跑,七女也沒有追的打算。進來是為了找東西,還真不是為了殺人。公孫玲這么一會功夫,已經把陣法保護的區域內的地形地勢都模擬了出來,幾個值得懷疑的點也都直接標了出來。
  楊晨的神識瞬間掃過了那些地方,探查之后,直接搖頭。只是幾樣不怎么樣的法寶而已,對他來說,除了能換點可憐的靈石之外,再沒有其他價值。看都不看那些東西一眼,楊晨直接轉頭離開。
  他這一走,眾女自然也跟在了后面。等到一家人都離開之后,才有幾個膽大的依舊不死心在附近逡巡的家伙又飛快的跑了回來,不一會,有四五個人就興高采烈的離開,隨后。這個地方被幾波人光顧之后,就再沒人會進來看一眼。
  連續的幾十個陣法,耗費了一家人大概幾個月的時間之后,楊晨他們都沒找到一點和純陰真火以及龍鱗有關的影子。每次看到的都是些可有可無的東西,少有幾件眾女能看上眼的。也都收了起來。剩下的都原封未動的留在原地。
  雖然知道在這數萬里方圓之內尋找純陰真火和龍鱗不易于大海撈針,但真的這么漫無目的的一個一個找過來,也的確是讓人一次次氣餒的。
  “還是看看那幾個重進瑯琊井的家伙在什么地方吧!”嘆了口氣,楊晨終于放棄這種無頭緒的尋找。或許找個熟悉這里的人帶路才是正道。當然,論起對這里的熟悉,除了那幾個第二次進入瑯琊井的家伙還能有誰?
  眾女其實一直都在關注那幾個家伙的下落,高月公孫玲她們甚至已經偷偷的給那幾個家伙打下了神識印記。別看那幾個都是大乘期的高手,以她們現在人仙二品的神識修為。神不知鬼不覺的盯住那幾個家伙簡直是輕而易舉。
  楊晨做了決定,那么接下來大家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那幾個家伙。幾個人分的很開,楊晨也不想只聽一個人的一面之詞,所以還是決定把人找齊之后再來打聽。有公孫玲在,有飛梭在,找到他們每個人的身邊并不是多難的事情。
  “這位道友,在下楊晨,向道友打聽一件事,問個路。還請賜教。”每找到一個,楊晨就是這番話語:“區區謝禮,一顆六欲丹,不成敬意!”
  一見面就充分變現出了楊晨財大氣粗的那種氣概,一顆六欲丹的謝禮先奉上。語氣態度都是拿出了十成十的請教態度。誠意態度十足,不管是誰都沒有拒絕的理由,他們能為了五十斤上品靈石就帶一個人登上瑯琊晶船,當然也不會把六欲丹這種外面已經炒得火熱的極品丹陽往外推。
  說句不好聽的。進了瑯琊井,能不能找到比六欲丹還好的東西還未可知。這也就是楊晨。能有這樣大方的出手,換成其他人,敢對別人說問個路就給一顆六欲丹,直接就會被當成騙子,然后打的連自家媽媽都認不出來。
  “楊大師盡管吩咐,在下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實實在在的拿到手六欲丹,確認了自己不是在做夢之后,那些人全部都是同樣的態度。對于楊晨要把所有人都集中起來再問,誰也沒有異議,大家都明白,這是楊晨怕其中某一個欺騙他,所以大家集中起來也有對質的意思。
  等到所有人都找齊,楊晨這才讓自己的七個小妾護在外圍,隨手布置下幾個隔絕聲息的陣法,這才開始詢問。
  “在下進瑯琊井,只想找一樣東西,幾位道友對這里都比較熟悉,不知道有沒有見過純陰真火?”楊晨也不隱瞞,直接對這幾個“向導”說出了自己的目的。當然,龍鱗肯定是隱瞞下來不說的,說出來的只有純陰真火一樣。
  楊晨喜歡搜集火種用來煉丹,這在外面也是出了名的,就如同楊晨喜歡搜集雜書一樣,名聲在外的東西,誰也不會懷疑。況且,純陰真火七品火種,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染指的,就算是純真的大乘期火修,都不一定敢碰,這樣的東西,如果知道下落的話,告訴楊晨獲得不菲的謝禮,又有何妨?
  一共七個人,聽到楊晨要找純陰真火,眉頭全部都皺了起來。黑漆漆的地下,楊晨看不到他們的表情,卻能通過神識探知他們此刻臉上的那種猶豫。
  “不瞞楊大師,在下雖然進來過瑯琊井一次,但還從沒聽說瑯琊井中有純陰真火。”馬上有人把自己知道的東西說了出來。其他幾個人,聞言也都是點頭,似乎全都沒有聽說過的樣子。
  “大師是不是消息有誤?”有一個機靈的問了一句之后,立刻醒悟到不對,急忙補救道:“以我等的經驗,如果不是這里根本沒有純陰真火的話,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了。”
  “什么可能?”楊晨一聽,就發現這家伙似乎話里有話,可能還真的知道點什么一般,急忙的問道。
  PS:————
  今天把人從醫院帶回來了。今明天休息一下,后天恢復。